首页 > 秦时天籁 > 第四十章 故地重游

我的书架

第四十章 故地重游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云中君脚下汇集的云气,助他一步步在空中前行。

  云气随着他的步伐缓缓降下,云中君落于地上,众弟子尽皆向其行礼。

  “这就是造纸的流程?”

  他只是简单地看了一眼,便大致搞清楚了原理。

  “正是。我们正在研究如何将它的制造工艺改进成常规方法,以及尽量让‘纸’达到能够写字的效果。”韩终恭敬地汇报道。

  云中君又询问了几句,渍渍称奇。

  他看向熊翊,用带着浓郁后鼻音的腔调说:

  “你能有这种新奇的想法,很不错!”

  “小聪明而已,我也是从书上受了启发。据说在养蚕制丝的过程中,上等蚕茧抽丝织绸,剩下的恶茧、病茧等则用漂絮法制取丝绵。时间久了,篾席上会遗留一些残絮。它们会积成一层纤维薄片,经晾干之后剥离下来,就可用于书写了。这种漂絮的副产物数量不多,在古书上称它为赫蹏(tí)或方絮。”熊翊讪讪道。

  “嗯。”云中君查验了一番新制出来的纸张,点头道,“此物的确不凡,待稍加改进,便可进献给大王。”

  熊翊眯起眼睛,微微打量他几眼。

  云中君捋着胡子继续说道:

  “它似乎可以用任何植物制取……我会调来人手,扩大实验的。”

  “多谢长老。”熊翊拜谢道。

  有了金部长老的支持,阴阳家一下子就倾泻了大量的资源于造纸工艺上,没过几天便总结出了最佳流程。很快,大量能够用来书写的纸便被制造了出来。

  印刷术其实很早便有。商周时期青铜器上的铭文就可以用布帛进行拓印。因为纸张的廉价与便捷,金部的人加班加点,纷纷为阴阳家的典籍制造雕版,由此,纸质书挤进了文理课堂。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器械粉碎竹子的效果不佳,目前的纸基本都是用树皮、麻头、破布、旧渔网等为原料所制成的。但是最好的纸张,还是用玄学制造的竹纸。

  通过将近一个月的研究,造纸工艺进一步廉价化,而且已经彻底淘汰了以法力来催化或粉碎原料。阴阳家也已建成了专用的沤池、绞机,并配备傀儡侍卫专门负责造纸事宜。

  在熊翊的暗中牵头下,阴阳家开发出了白纸、草纸以及各种彩纸,后者只需要往纸浆里加些颜料即可。这些不仅被应用到阴阳家的各个领域,还被贩卖到了嵯峨山下的泾阳、淳化等县,为阴阳家带来了一笔不菲的收入。

  一天,云中君召集了金部的两位五灵玄同与熊翊,对他们说:

  “王上患有偏头痛的顽疾,此番老夫进京上呈丹药,你们带上一批上等纸张,一同前去。”

  熊翊眼眸微转,朗声道:

  “长老英明!纸张这种益学之物普及开来,不仅为我阴阳家扬名,还能使我们攫取到更多的利益。”

  云中君可没想那么多,只是觉得好东西进贡上去能得到恩赏。听了熊翊的话,他饶有兴趣地问道:

  “哦?是何利益?”

  “钱!越多的人用纸,就会有越多的人造纸。而对于制造物品的经济化与高端化,正是我们阴阳家的拿手强项。这种利国利民又有没有什么技术含量之物,朝廷不可能完全垄断,这就是我们的机会。阴阳家完全可以制造高端化与多样化的纸张,在这广阔的市场中跻身龙头。”

  云中君对钱这总俗套的东西不太感兴趣,但能多多益善总是好的。考虑到对方是湘夫人指定的徒弟,云中君便卖给湘夫人一个面子:

  “这种事,回来后就由你来操办吧。老夫会对护法知会一声,盈利的半成可以由你自由支配。”

  咦?还能有零花钱……熊翊心中一喜,连忙谢过。

  云中君摆摆手,无所谓道:

  “你们都回去准备一下,明日就出发!”

  “是。”

  在咸阳城北方,有一道逶迤连绵的北方山系,与秦岭遥相对应,中间既是关中平原。阴阳家总部就位于北部众山之中的嵯峨山上。

  相传,黄帝在此铸鼎,鼎成则驭龙升天;鬼谷子也曾隐于此山传授兵法。更有说法云,老子唯二的讲经之所,一处是周至县的楼观台,另一处就是这嵯峨山的山巅楼台。

  故而,脱胎于道家、传承自上古的阴阳家会在投靠秦国后,选址于此,修建总部。

  跨过山下的冶峪河,熊翊一行便出了阴阳家的势力范围,来到了泾水边。

  他们老老实实地从渡口过河,乘坐马车沿着官道一直向前,来到了咸阳城下。

  这一次,总算是可以进城了……望着那高耸威严的城墙,熊翊在内心感慨道。

  守城人员很快放行,一行人顺利入城,先往阴阳家在城内的据点而去。秦王头痛甚急,云中君没有多待,匆匆赶往宫中。

  至于熊翊、韩终、穆穆三人,则需要等待几日,并提前沐浴更衣,得了机会再正式进献他们的发明。

  这只是走个流程。事实上,云中君已经带了记录药方的纸入宫,算是提前给秦王一个惊喜。

  把这个据点各处都逛了一遍后,熊翊颇感无聊。宫中通知未至,他们还要等一段时间才能办正事。与其如此,倒不如去街上玩耍——啊不,是打探消息。

  熊翊将自己的想法一说,获得了韩终与穆穆的赞同,他们是第一次来咸阳城,因此显得颇为兴奋。

  自有傀儡侍卫驾驶一辆不太华丽的马车,载着他们出行。

  “用这傀儡驾车,会不会吓到路人?”

  马车内,熊翊迟疑道。

  “哈哈,长老对此都见怪不怪的,想必没什么。”穆穆摆着双腿,悠闲地看着窗外的风景。

  韩终也沉思道:

  “阴阳家在秦国颇受尊敬。如此,也算表面身份了,还能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行吧。”熊翊感觉傀儡的车技还可以,也就不再多言。

  马车在坊市中环游,穆穆很开心地指这指那,尽显少女姿态。

  不过还没逛多久,几人便感到了一阵饥饿感。

  毕竟一大早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忙着从阴阳家往咸阳赶路,到了此时已经时至下午了。

  “我们找家店铺歇会吧。”穆穆隐秘地摸摸肚子,发言道。

  “往前走,左拐第三家停下。”熊翊对驾车的傀儡侍卫高喊着,并回身向二人解释,“我知道一家店,那儿的饭菜非常好,服务也周到。”

  “你看起来对咸阳城颇为熟悉呀!”

  “嗯。”熊翊随意敷衍着,眼中闪过一丝凝重。

  马车停了下来,三位少男少女下车,看向了牌匾。

  ——天上院。

  韩终突然摸向腰间,愣神地看着这家豪华酒肆。

  “别担心,钱我带够了,走吧!”熊翊走在前头,带着他们进入。

  他选这里就食是有原因的。

  此店花销不菲,装饰豪华,更有一些特殊服务供权贵们在此享乐。普通人是没资格走进这家店的。

  既然是官员贵胄们的享乐之所,一些机密情报便有几率探听到。

  没错,“天上院”这家店,就是一个有官方背景的情报窟。

  有些事情,熊翊必须要弄清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