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成恶毒夫郎养家记 > 第100章 100.晋江独发

我的书架

第100章 100.晋江独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小九站在那里, 一抬眼就对上了沈涟那温柔的眉眼,然后林小九朝他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来。

沈涟看着林小九这幅模样,脸上的神色也越发的温柔了, 他背着背篓朝着林小九站的地方走了过去。

林小九也发现了沈涟今天回来不同寻常的装备, 他望着沈涟背后的背篓,有些奇怪的问道:“这背篓是怎么回事?”

沈涟将那背篓卸下放在了厨房的门口,望向一脸疑惑的林小九, 解释了一下这一筐子东西的由来。

“这里面装的是我在路上买的梅干菜,你前些天不是说想要做梅菜扣肉,但是找不到合适的梅菜吗?我今天碰巧遇到了,我就直接买回来了。”

林小九没有想到自己随口说的一句话, 沈涟不仅记在了心里,而且还时刻惦记着。

就在林小九对此心生感动时, 沈涟又扒开了覆盖在那些梅干菜上面的油纸,露出里面已经的梅干菜来, 朝他道:“你来看看, 这些梅干菜的品相怎么样?”

说到这里,在林小九眼里无所不能的沈涟头一次露出了有些尴尬的表情, 小声补充道:“我尽量照着你同我说的模样对比了买的,只是不知道这些菜和你想要的那些一不一样。”

林小九听着沈涟这样说,心里不禁流过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暖意, 他也没有辜负沈涟的期待,低下头去检查起那些东西来。

最终, 林小九在里面翻了半天, 发现沈涟买的这些梅干菜不仅是他要的那些,而且比他想要的那种还要好上许多。

林小九将这件事告诉沈涟的时候,沈涟稍稍松了一口气, 然后朝着林小九说着带有几分邀功意味的话。

“你教过我的,我就会选了,下次你需要什么菜,我还给你带。”

自从林小九来到这里之后,沈涟一直都是他的领路人,平日里只有自己不会,然后问沈涟的份。

如今罕见的看着沈涟这幅犯迷糊的神态,林小九竟然觉得他有些可爱,同时心里更加的暖了。

若不是沈涟把自己放在心上,那他怎么会专门记住自己说的话,又怎么会特地把自己缺的东西买回来。

在林小九感叹于沈涟的温柔的同时,沈涟也在感叹林小九的好。

沈涟学任何东西都很快,不管是书本上的知识也好,人情世故也好,亦或者是官场上的事也好。

唯有生活中的各种常识,特别是以买菜这类为首的常识,实在是让他头疼。

若不是因为林小九是开餐馆的,而且林小九每餐的饭菜都变着花样做的,沈涟压根就连菜的种类也都认不全。

在这一点上,沈涟甚至都觉得自己和林小九是天作之合,上天送这样的林小九过来就是为了弥补自己这些不足的。

两人就隔着这一背篓的梅干菜,细数着对方的好处,直到旁边传来了一声细微的猫叫,两人才纷纷回过了神来。

低头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黑身白脚的踏雪来到了两人之间,然后把嘴巴里叼着的东西放到了林小九面前,紧接着毫不留恋,看起来格外冷酷的转身离开了。

只是在转身离开的瞬间,它长长的黑尾巴似乎是不经意的擦着林小九的手腕处轻轻滑过了过去。

那毛绒绒的触感,弄得林小九一激灵。

在其期间,踏雪甚至都没有看沈涟一眼。

沈涟觉得自己在这只猫的眼睛里,看到了对自己不屑一顾的神色,那就很离谱。

等到沈涟回过神来,再次朝着踏雪放东西的地方看过去,他就看到了那里静静的躺着一朵粉红色的花骨朵,也不知道它是从那里叼来的。

“这猫儿,倒像是成精了。”

林小九将那花儿捡起来,抬头看了一眼带笑的沈涟,含笑道:“我也觉得,也不知道它从谁身上学会的。”

自从踏雪开始接纳这个家之后,每天开饭之前,它就会给林小九叼一个东西回来。

有的时候是好看的甲壳虫,有的时候是好看的树叶,有的时候是形状好看的石头。

最后,在它发现林小九这只两脚兽似乎特别喜欢花之后,它就放弃了其他的猎物,只带着这种没用又难找的东西回来了。

林小九有段时间猜测,踏雪之所以会这样做,可能是它在墙头看着他们做生意的时候,有人拿着钱过来消费,它自己就学会了。

眼下,林小九拿着那小花,将原先厨房窗台上的那个小花瓶里的旧花换了下来,将其换了上去。

看着那养几日便可开花的粉色花朵,林小九的心情又好了几分,他扭头看向还站在那里的沈涟,温声道:“你刚回来,先去换身衣服吧!我也去做饭了。”

“好。”沈涟抬眼朝着林小九露出了一个笑容,应下他的话之后,转身就去换衣服了。

林小九看着沈涟离开的背影,随即低头看了一眼手上的背篓,盘算起今天晚上的菜谱来。

沈涟的动作很快,不到一刻钟的功夫就换好了衣服,然后回到了厨房帮林小九打下手。

沈涟虽然炒菜、烧饭不行,但是他烧火还是可以的,特别是在林小九从旁指导的情况下,烧火的技术也越发的熟练了。

沈涟坐在火塘旁边,神色认真的盯着炉子里的火,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抬眼看向旁边的林小九。

“对了,慕青和柴源伟很喜欢你酿的酒,明天我想要给他们再拿两瓶过去,可以吗?”

林小九刚开始没有反应过来这两个人是谁,等听到沈涟说明天给他们拿过去之后,他才恍然间反应过来,这两人应该是那天来做客的三人之二。

想到沈涟是拿去给朋友的,林小九那有不答应的道理,很是自然的点头道:“嗯,既然他们是你的朋友,那给他们拿去也是可以的。毕竟,那些酒也不值什么钱。”

说起来,林小九突然想起来自己酿酒的契机,好像是买多了水果,结果用不完,然后他就想试试泡点果酒。

等日后沈涟身体好点了,让沈涟每天晚上睡觉之前喝一点,对他的身体也是有好处的。

沈涟不知道林小九心里所想,见林小九答应了,他便开始盘算起明天拿那两瓶酒过去糊弄慕青他们。

林小九辛辛苦苦弄的东西,沈涟其实也不想拿出去做人情,只是眼下他的势力还不够,他需要借助慕青他们的背景关系帮忙。

林小九不知道沈涟心里所想,答应了沈涟可以拿去之后,他便将这件事给抛到了脑后了,然后专心的指挥着沈涟烧起火来。

半个时辰之后,林小九他们吃的三菜一汤,以及给四郎他们的饭都做好了。

沈涟端着饭菜去桌子上,林小九端着食盆去给四郎它们分饭。

林小九将四郎它们的饭一一倒入了它们各自的饭碗里,看着它们迫不及待的凑过来吃着,忍不住在它们背上各自撸了几把。

这一模,林小九都有些停不下来了。凭心而论,随着四郎它们长大,这背上的皮毛是越发的好摸了。

“好了,吃饭了。”

不远处已经摆放好饭菜的沈涟,在打好两人的饭之后,看着还在那里停不下来的林小九,笑着朝他喊了一声。

“来了。”

听到沈涟的呼唤声,林小九即便是再不舍,还是放弃了继续撸四郎它们的动作。

林小九麻利的站起身来,然后跳下了台阶来到了中间,打了水洗了手,又用放在旁边的干巾擦干了手,紧接着小跑着到了桌前,端起碗准备吃饭。

今天晚上的菜有梅菜扣肉、醋溜土豆片、清炒白菜,以及豆腐肉丸子汤。

林小九夹了一筷子的梅菜扣肉,随即还是皱了皱眉头,有些不满道:“这个蒸的时间太短了,菜和肉的味道没有好好的混合。”

沈涟也夹了一筷子放入嘴里,却是不怎么在意道:“我觉得还行啊!很好吃。如果不行的话,那明天多蒸一会儿,想必会更好吃了。”

林小九本来还有几分沮丧的心情,在听到沈涟的话之后,狠狠的点了点头,“嗯。”

沈涟这边吃的高兴。

许久不见的县令这边却吃的很糟心。

县令看了一眼第三天都还重复的菜色,特别是重点的豆腐炖白菜,又看了看旁边还在生气的夫人,最终还是不敢说些什么,夹起一筷子豆腐麻木的送入了嘴里。

旁边的县令夫人看着他这幅样子,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语气凶悍道:“怎么,不情愿吃啊?”

县令立马就精神了,赔笑道:“那有,那有,夫人做的,我都爱吃。”

县令夫人朝他哼了一声,随即冷声道:“我这都是为了谁,要不是你在外花天酒地的把自己的胃给弄坏了,我何必弄这些给你吃。”

县令看着生气的夫人,苦哈哈的陪着笑脸,敢怒不敢言。

就在两人相互僵持的时候,县令府内的小厮飞快的来报,朝着苦大仇深的县令通传道:“大人,太守那边有命令传过来,需要你过去一趟。”

“既然太守有命,我们自然不能推辞。来人,我们快点过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