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成恶毒夫郎养家记 > 第66章 第66章 晋江独发

我的书架

第66章 第66章 晋江独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眨眼的功夫, 天上的雨便从刚开始的淅淅沥沥,很快变成了瓢泼大雨。

原本还算是热闹的广场,此时除了还守卫在原地的衙役们之外,以及不剩多少人了。

县太爷坐在那里, 盯着头顶上的乌云, 不由的皱起了眉头。还好旁边有人及时拿了蓑衣过来, 这才缓解他因为下雨而变得有些烦闷的心情。

县太爷看着这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停下的雨,扭头就看到了站在旁边的沈涟, 他突然想起来自己这位新参谋,身体似乎不怎么好的样子。

“咳咳。”

还在想着林小九什么时候会来的沈涟, 被旁边的动静给吸引了。

等沈涟扭头朝着县太爷的方向看过去, 只见县令已经放下来抵在唇瓣的手,随即有些不太好意思的看向沈涟,像是不经意的道:“沈涟, 我记得没有带伞。今日也不用去衙门了, 那接下来怎么回去?”

沈涟听到县令对自己的关心,他朝他拱了拱手,随即温声道:“小生的夫郎,一会儿应该会来寻我,我跟着他一起回去好了。”

原本还等着看自己这位仿佛无所不能, 过于成熟的参谋为难, 趁机做一把人情的县太爷,突然听到他的这番话, 想要说出来的话突然就卡在了喉咙里, 看着他的表情也有几分怪异。

那是一种和自己的夫人成亲了几十年,还拥有了两房小妾的老人家,完无法理解年轻人之间情趣的某种微妙的不自在感。像是突然吃到了什么甜到发腻的东西, 让他一下子腻得慌。

沈涟自然也看出了县令奇怪的表情,只是他不知道这表情是因何而来,因此还是下意识的问了一句,“大人,怎么了?”

县令抬眼看着面前年轻有为的男人,气堵在喉咙里,最后只能憋出一句,“没事,我只是突然有些难受而已。”

沈涟看着年纪大的县令,有些怀疑他是不是因为今天天气的变化,所以才突然有些不舒服。只是他觉得自己不能直白的这样说,不然县令肯定以为自己对他有什么意见,于是只能委婉道:“最近天气变换,大人还是要多保重身体才是。”

县令应了下来,不知道为什么还是觉得有些堵得慌。只是他看着说完了话之后,目光又移到百姓们惯常走过来的来路的沈涟时,突然感慨了一句,“年轻可真好,连谈情说爱都这般的肆无忌惮。”

就在沈涟笃定的等着林小九去接他的时候,林小九也正如他说料的那般,在看到下大雨的第一时间,他犹豫了一下便决定去接沈涟回家了。

林小九自己举着一把伞,手上也拿着一把伞,一步一个脚印的朝着行刑的广场走去。

一路上,许多刚从刑场回来的人们也急急忙忙的在路上走着。

带了伞的,步伐从容;没有带伞的,脚步匆匆。唯有林小九逆行在他们之间,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异类。

不过雨势太大,也没有多少人在乎这点。即便是有些觉得他这个时候还要过去刑场有些奇怪的人,也只是抬眼快速的看了他一眼,随即很快就又收回去,继续赶自己的路了。

林小九就是在这样的人群当中,看到了许久不见的王二婶子一家。

只见王二婶子身后背着一个孩子,两只手里各自举着一把伞,一把给自己举着,一把努力的想给旁边推车的王虎遮着。

林小九的视线在他们一家三口身上划过,随即很快就落在了王虎推着的板车上,只见上面盖着一块草席,草席之间还裹着有东西。仔细看过去,甚至能看到在他们经过的地方,有点点滴滴的血水留下来。

本来还准备过去的林小九,一下子就停住了脚步,他呆愣在原地,没有再过去的打算。

直到王虎一家艰难的离开了,彻底消失在林小九的视野之后,林小九才像是老旧的机器重新启动,慢慢的收回了放在他们背影上的视线,朝着刑场的方向去了。

在绣娘行刑的这些日子,林小九知晓了她和王虎和离的消息,也知道他们之间的罅隙。可是他没有想到,事到如今,给绣娘收尸的人依旧是这个男人。

一时之间,林小九也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想法。最后只能叹息了一声,再没有多的话。

雨一直下的很大,似乎是没有停止的打算。

沈涟看着这大雨,心里却是盘算着林小九到了那里了。

旁边本来准备等雨小一点再离开的县令,看着这般的景象,最后还是决定不等了。他扭头朝着旁边吩咐了一句,让他们跟着自己回衙门,然后看着沈涟道:“不如同我们一起走?好歹,我们这里还有几把伞。”

沈涟目光一直在看向前方,此时听到县太爷的话,脸上是浮现出了一个笑容来。

在县令疑惑他怎么笑的那么开心的时候,只见沈涟扭过了头来看向他,朝他道:“多谢大人关心,只是我的夫郎来接我了。”

说完,沈涟又扭头朝着前面看了过去。

县令顺着他的视线朝着他看的方向看了过去,只见一个身材纤细的哥儿,举着一把伞朝着他们这里走来。兴许是因为雨太大了,稍稍打湿了他额前的碎发,使得他整个人看起来越发的清秀可人起来。

林小九显然也见到了沈涟,他快步走了上前来。在见到沈涟在这里的时候,脸上一下子就笑开了花,随即意识到旁边有人在看着自己,扭头一看却是县令在盯着自己。

林小九先是吓了一跳,很快反应了过来,朝着县令行礼问了好。

县太爷却是第一次那么清楚的看到林小九的模样,他以前也从那些衙役们口中知道沈涟有个既会做好吃的,又长得很好看的夫郎。

他当时甚至觉得那些衙役们说的夸张了,如今看到了真人,却也觉得这个是事实。县令心里不由的感叹起沈涟的好福气,同时觉得他们倒也般配。

县令看着瞧见自己之后就吓了一跳的林小九,笑眯眯的摸了摸自己的胡子,笑眯眯的道:“是来接沈举人的吧?”

林小九点了点头,有些不太好意思承认。

老人看着他这般乖巧的模样,越发的觉得他好了,于是接着道:“既然这样,那们就早些回家去吧!对了,接下来没有什么事,沈涟可以多在家里休息几天。”

“多谢县令!”

沈涟应声之后便准备同林小九先离开,结果在看到他手里拿着的另外一把伞之后,他有些疑惑的问道:“为什么带了两把伞。”

自从林小九来了之后,他发现不仅县太爷在看他,连带着旁边的衙役们也在盯着他们看,这让他们有些不好意思。此时听到沈涟的问话,小声回应道:“雨下得有些大,我担心我自带一把伞,到时候我们两个人一起打会淋湿的。”

沈涟听到他的话,却是笑了笑,接过了他手里多余的伞,递给了旁边还呆愣的站着的衙役,朝他道:“没事,一把伞就够了。刚好这里还有那么多人,就把这多余的伞给他们好了。”

林小九觉得沈涟说的有道理,点了点头同意了。

随即沈涟搂着林小九,撑着伞离开了这刑场。

直到两人的身影融入了雨幕里,一直站在旁边的衙役才回过了神来,低头看着手里的伞,有些疑惑的抓了抓脑袋,嘟囔道:“我怎么觉得,沈举人给我们伞,并不是因为担心我们淋雨的样子。”

但是因为什么,衙役一下子又说不出来。

沈涟搂着林小九,两人走在漫天的雨雾里,街头除了零星几个行色匆匆要回家的人,仿佛就剩下他们两人一般。

沈涟感受着自己掌心下的温度,十分满意这样的场景。

林小九却是觉得沈涟那本来还有些偏凉的体温,此时透过稍稍打湿的衣裳传递了过来,烫的他有些脸红。

两人就这样相拥着回到了家里。

在踏进家门的时候,沈涟突然问了一句牛马不相及的话,“离开之前烧了热水了吗?”

林小九还没有反应过来沈涟为什么那么问,只是凭借着自己的记忆,呆呆的点了点头,直接道:“嗯,烧了。”

林小九是觉得今天下了那么大的雨,即便是防护得再怎么好,那也是会被淋湿的。既然是被淋湿了,那自然回来得好好得洗个澡,换身干净的衣服。

想到这里,林小九又像是想到了什么,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我把的衣服也拿去浴室了,想着一回来就能洗澡了。”

沈涟听到他这样说,勾了勾唇,将手里的伞放下,直接拉着林小九顺着廊下朝着浴室走了去。

直到林小九被拉进浴室,看着在自己面前关上的房门,他才看着沈涟有些惊愕的道:“把我拉进来做什么,不是自己要洗澡吗?”

沈涟直接将门关上,在林小九问话的时候,正慢条斯理的解着他的衣服,温声道:“也被打湿了,也需要洗澡,我想着干脆我们一起洗,这样既能节省时间,还能节省一点水。”

“可是…”林小九总觉得沈涟这话有那里不对,可是有想不起来那里不对。

沈涟却不等林小九再说些什么,轻轻的吻住了他,在他的唇瓣上轻轻的咬了咬,温声道:“好了,乖。”

林小九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因为他感觉到自己不可描述的地方被摸了一下。

很快,浴室里就响起了一阵暧昧的声响。

看着主人回来,本来欢喜的跑过来想要一起玩耍,此时只能被关在门外的四郎,听着里面林小九发出来的似哭非哭的声响,烦躁的抓着木门。

半个时辰之后,林小九是被沈涟裹着他的里衣抱出来的。

沈涟低头看了一眼趴在门边,等到他们一出来就直起了身子的四郎,低声笑了一句,“这狗儿平日里还挺聪明,这时候怎么就犯浑了?”

四郎似乎不太明白他在说什么,从地上爬了起来,站直了身子,朝着他们‘汪’了一声。

此时正被沈涟抱在怀里的林小九,听到四郎的叫声,原本就没有消下去的红晕,此时原发的明显了。他轻轻的锤了锤沈涟的胸膛,小声道:“都怪。”

“嗯,都是我的错。”

沈涟如此干脆利落的应了,反倒是让林小九不知道该怎么发脾气了,他缩在沈涟的怀里,小声嘟囔道:“我觉得这样,很容易肾亏的!本来就身体不好了,如果肾亏不就更麻烦了。”

沈涟听着林小九的话,稍稍弯了弯腰,低头在他耳朵上轻轻的咬了一口。

“这样的话,可不能乱说。”

林小九吃痛,抬头瞪了沈涟一眼,可是看着他脸上温和的神色,突然又想到了他以往那些整治自己的手段。顿时,他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紧接着闭紧了嘴巴。

不行,他觉得自己不能再继续刺激沈涟了,不然待会儿再发生点什么,他们这晚饭也就不用吃了。

沈涟看着突然闭口不言,像个小贝壳的林小九,纵然觉得有些失望,林小九怎么就不继续说了呢?

尚不知道自己因为逃过一劫的林小九,待在沈涟的怀里,心里盘算着晚上的菜谱。他觉得沈涟继续这样纵欲下去,对他的身体不好。既然他自己节制不了,那自己就帮他节制好了。

于是,那天晚上的饭桌上,不仅少了平日里都会有的补汤,反而还多了几道清热下火的凉拌菜。

顶着沈涟疑惑的眼神,林小九有些心虚的道:“天天吃肉不好,偶尔吃点素的,对身体也好。”

沈涟眼里闪过几丝了然,却没有揭穿林小九的话,甚至主动夹起一筷子的苦瓜放入口中,随即在林小九期待的目光中,淡淡的道:“嗯,很好吃。”

林小九松了一口气,随即高兴道:“好吃,那就多吃点。”

一边说着,还一边不停的往沈涟碗里夹菜。

沈涟坐在林小九旁边,从始至终都用着一种宠溺的神色看着他,纵容着他的一切。

县令虽然告诉沈涟可以在家里休息几天,后续等着接下来的安排就好了,但是因为前几日同王虎说过的事,沈涟还是掐着时间,在约好的日子一大早起了床,收拾好了自己去了衙门。

于是,等林小九醒来的时候,他就发现床上只有自己一个人了。他先是有些迷茫,不过随即又反应了过来沈涟应该是去衙门了。

林小九想到昨天沈涟同自己说,可能会赶不上他新店开业的事,还有些不开心。不过随即又想到他是有正事要做,也就原谅他的行为。

林小九慢吞吞的下了床,准备收拾好自己就去新店看看,结果才掀开被子就看见了自己身上的痕迹,他脸红了一瞬,随即小声骂了一句:“衣冠禽兽。”

林小九其实有些不太明白,为什么外表看起来斯斯文文的沈涟,私底下会对他的身体有着异常的迷,有时候甚至都让他觉得有些承受不住。

林小九甚至都怀疑,沈涟是不是以前发生过什么事,精神上有什么空缺,所以才会有这样的举动。

“汪汪汪!”

门外熟悉的狗叫,一下子就把林小九拉回了现实,他今天还有许多事要做,不能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反正,反正沈涟也就对他这样,那他有没有毛病,那又有什么关系。

在林小九嘀咕着沈涟是不是有问题的时候,沈涟已经去了衙门,在县太爷复杂的目光下向他要了一道给王虎的推荐。

“王虎也是可惜了。”

县令虽然是这样说,只若不是沈涟来向他要的话,他也是不会给的。

沈涟看着县令写好的推荐信,并且在上面盖好了章,小声笑了一下,“是啊,也是可惜了。”

等拿到了那东西,沈涟朝着县令道了谢,随即便又去了王二婶子的院子里。

原本简单却温馨的小院子,此时却显得有些凌乱,而王二婶子正在忙着收拾东西,以至于连沈涟进来了都没有发现。

直到沈涟走近了,逗弄了一下乖巧坐在一旁的孩子,王二婶子才一下子反应了过来。她吓了一跳,等到看清来人是沈涟之后,她脸上又浮现出了几分不好意思来。

这些日子一来,王二婶子不仅知晓了绣娘到底做了什么,还隐约猜到了几分她对沈涟的心思。

王二婶子其实一直都挺感激沈涟的,觉得他不仅帮了自己大忙,还给了自己尊重,只可惜的是,绣娘终究还是起了不该起的心思,以至于她现在面对沈涟都觉得有几分尴尬。

沈涟却像是没有看到王二婶子脸上的尴尬一般,同以往那般朝他温和的问道:“王二婶子,我是来给王虎送东西的,不知道他现在在不在?”

王二婶子对着神色平和的沈涟,有些受宠若惊,听到他这样问,立马道:“在的,在的,等等,我去叫他出来。”

说完,王二婶子一溜烟就跑进了房间里,不一会儿的功夫,她就把穿着一身短打,看起来神色还有些憔悴的王虎给叫了出来。

王虎看着沈涟的时候还有些奇怪,不过很快他便反应了过来,看着他的神色也变成了激动。

“沈举人,?”

“我来是把上次说过的东西给的。”

沈涟在王虎激动的目光之下,将县令签署了名字的推荐信给了他。“有了这个,们以后的生活也能好过一些。”

随即,沈涟看着王虎激动的接过那封信,这才接着道:“好了,既然信已经送到了,那以后的日子也就只能靠们自己了。”

说完,沈涟又向旁边呆住了的王二婶子打了一个招呼,紧接着便转身离开了。

“沈举人!”

身后突然传来王虎的声音,沈涟朝着身后看了过去,结果就看到王虎朝他行了一个大礼,诚恳道:“多谢!”

这一刻,王虎为自己曾经怨恨过沈涟而道歉。

沈涟挥了挥手,不怎么在意的离开了。

只是在离开之前,沈涟还是看了坐在旁边,似乎什么都不知道,又似乎知道一点的孩子看了过去。

若不是看见王虎对他的孩子那么爱护,沈涟其实也不会帮他到这种地步。只希望,王虎这份慈父之心,能够一直延续下去。

林小九起床收拾好自己之后,他便照着往常的轨迹,洗漱、吃饭、喂狗,等着嵌大叔送货过来,然后等着店里的帮工们上门来做事。

只是,这次又多了一件事,那就是安排好奶茶店的事。

经过那么多天的整理与布置,独立出去的奶茶店终于要营业了。

林小九看着训练了很多天的陈婶子,蔡哥儿,以及新招的活计李兵,再次问了一句,“们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三声齐刷刷的声响在原地响起。

林小九觉得这份士气不错,朝他们点了点头,“那就走吧!今天第一天开业,可不能出什么纰漏。”

“是。”

其实陈婶子他们都紧张得不得了,但是面对林小九的询问,他们觉得自己还是不能露怯。

林小九将羊肉店的生意暂时交给了金柱来代理,自己亲自带着陈婶子他们,打好这第一天的战役。

林小九早就再几天之前就通知过店里的客人,他们要把奶茶店给独立出去,也同他们说过会增加不少新口味的奶茶,更让人去宣发了不少传单,宣布在新店开业第一天买两杯就送一杯,以期有更多的人能来。

可是当林小九带着人去开店的时候,依旧还是被门口等着的那些人给吓到了,他估摸着会来很多人,可是没有想到来的人竟然会有那么多。

林小九愣了一下,随即朝着身后紧张的陈婶子们再次确认了一遍,“们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好,我们要开店了。”

随着林小九的话音落下,门口庆祝的鞭炮劈啪作响,然后新门打开,客人们源源不断的涌入了进来。

不远处,有个熟悉又陌生的人影站在那里,怀念的看着这里的一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