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狂鳄海啸 > 第三章 怒火中烧

我的书架

第三章 怒火中烧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三章 怒火中烧

  视频的内容是潘达用手机拍摄的,有些摇晃,但还算清晰。

  画面里是姜芃手下的工人们正在装卸货物阀门。

  镜头拉近,来到一个一米高的木箱边上。

  通过声音能听到,潘达正在喊人。

  很快两名工人前来用撬棍把木箱撬开了一角。

  镜头透过缝隙,可以看到木箱中的阀门。

  可不仅仅只有阀门。

  阀门周围的空隙有着四五个大大小小的黑色编织袋,透过编织袋的轮廓可以大致看出里面装的是一些弯曲的棍状物。

  “这是?潘达,那些用木箱包装的阀门里面都是这种东西吗?”姜芃看着视频,开口问道。

  “是的,芃哥。”潘丹点点头,随即低声说道:“编织袋里都是违禁的野生动物制品,象牙,熊掌,犀牛角,凡是用木箱装的阀门里都是这些东西。”

  姜芃眉头紧皱,看了一眼潘达,回答道:“你们太鲁莽了,拆开的箱子都装好了吗?”

  潘达哈哈一笑,露出一口微黄的牙齿,说道:“芃哥,你放心,这件事做得很干净,其实我也么没别的意思,桑切斯那个鬼佬一直拖欠,我只是想看看能找到什么把柄。”

  姜芃点点头,之前桑切斯找上自己的时候,姜芃还有些狐疑,这明显是一个肥单,一般都会给有关系的人来做。

  可这怎么会轮到姜芃的公司来,现在想来,原来是走私野生动物制品。

  难怪昨晚桑切斯那个家伙听到自己要报海关的时候立马改口。

  爽快地点头付清欠款,竟然是这种原因。

  “动物走私?”姜芃心中权衡了一下,随即对潘达说道:“桑切斯拖欠的款项已经付过了,这件事就不要再提了,免得给我们自己惹麻烦,还有让下面知道这件事的工人们都注意点,不要乱讲。”

  潘达看姜芃如此严肃,有些不以为然道:“芃哥,不就是走私么,在多猜市很常见的,也不是什么大事,基本每个货船大大小小都沾一点。”

  姜芃盯了潘达一眼,说道:“你这小子,按我说的做,不然我扣你三个月工资。”

  潘达赶紧一缩头,说:“知道了,芃哥,这件事就我和另外两个人知道,我会叮嘱的。”

  “视频发我一份,你去码头看看吧。”姜芃挥了挥手,走进了办公室。

  姜芃之所以这样顶住潘达,因为昨晚桑切斯说过,他在跟3A公司合作。

  如果这批走私物品是3A公司的话,姜芃真的惹不起。

  3A公司的幕后老板有钱有势,在多猜市很有名声。

  据他所知,有不少挑衅3A公司的人,最后都找不到了。

  3A公司的生意很多、也很杂,姜芃不想惹到这样的庞然大物。

  自己经营着一家物流公司,手下虽然有十几号人,但公司是在勉强运转。

  除掉所有人的工资和日常开销,姜芃每个月利润微薄。

  在多猜市混了快十年,还是这般模样,四十岁的姜芃心中不免有些沮丧。

  打开电脑,姜芃随意翻着网页,突然一条新闻从右下角弹了出来。

  “太平洋海域受热带低压影响,海平面时长伴随四到五级风力,请需要出海的人员注意防范。”

  萧羽也没多想,刮海风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

  随手关掉新闻,开始工作。

  为了养活自己和手底下的人,姜芃必须不停地找生意做。

  上一批单子的雇主桑切斯虽然是个混蛋,但他的回款也让公司回了一大口气,姜芃接下来的两个月都可以轻松一些了。

  生意难做,钱难赚。

  姜芃公司旗下只有两条的运输船,承载货物容量有限。

  小活挣不了钱,大活接不了,这就是姜芃的困境。

  所以他只能找一些外包或者是分包的工作。

  时间过得很快,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站起身来,活动一下有些僵硬的肩膀,姜芃看了看时间。

  “快六点了,今天要早一些。”姜芃可没忘了今天是女儿姜小湖的生日,为此他精心准备了礼物,还打算带女儿去唐人街吃一顿川菜。

  虽然姜芃自己一点辣都吃不了,可姜小湖随她妈妈,川湘人,爱吃辣。

  想到这里,姜芃关上电脑,走出办公室,冲文生说道:“好了,文生,今天没什么事,下班吧。”

  听了姜芃的话,文生抬起头,推了推眼镜,说道:“芃哥,你先走吧,我还有点事,要用下电脑。”

  姜芃也没说什么,点点头,说道:“嗯,我先走了,记得锁门。”

  开车来到姜小湖所在的高中时已经六点半了,姜芃下车,看着人影稀疏的校门,有些后悔。

  路上耽误了一会,虽然自己已经发了短信,但放学已经有了好一会了。

  掏出手机,“嘟”拨通姜小湖的手机,无人接听。

  姜芃再一次拨打姜小湖的手机,却立马被人挂断。

  再打的时候,姜小湖的手机已经关机了。

  一种不祥的感觉涌上心头,姜芃趁门卫不注意,快步冲进了学校。

  家长会他也来过,所以姜芃知道姜小湖所在的班级位置,可当他来到姜小湖教室门口的时候,却皱起了眉头。

  扫视了教室一圈,姜小湖不在。

  还没走的学生都是抬头看着姜芃,眼神充满了好奇。

  看着教室里三三两两的学生,姜芃目光锁定在了教室最后靠窗的正在吸烟的两个男学生。

  快步走到教室后,姜芃站在那两个人面前,开口说道:“姜小湖呢?(泰语)”

  那两个穿着蓝白校服的学生敢在教室里抽烟,显然也不是什么善茬,既然不是善茬就那他们俩开刀了。

  扫了姜芃一眼,其中一个瘦高个开口问道:“你谁啊?(泰语)”

  “我问你姜小湖去哪了?(泰语)”姜芃也不再废话,一把抓住那人的领口,一下子把他揪了起来。

  “你要干嘛?(泰语)”那个瘦高个看到自己被人直接拽了起来,有些慌乱,另一边皮肤黝黑的矮个子立马上前要帮忙。

  姜芃一脚把矮个子踹了好几米远,直接掐住了瘦高个的脖子,不带一丝感情地问道:“我再问你最后一遍,姜小湖去哪了?(泰语)”

  瘦高个被姜芃掐的面色通红,终于开口道:“里安街,里安街,缪斯酒吧,姜小湖被彭多他们带走了。(泰语)”

  姜芃听了这话,松开手。

  瘦高个揉着脖子,喘着粗气,看也不敢看姜芃。

  姜芃听到里安街三个字的时候,一团怒火立马在胸口燃起,随即飞快地离开了教室,留下有些傻眼的学生们。

  姜芃为什么生气?

  因为里安街是多猜市臭名昭著的黑街,红灯区。

  姜小湖被人带到了这种地方?想干什么,想做什么?不言而喻。

  姜芃回到车上,一脚油门,直奔里安街开去。

  里安街离学校不近,姜芃开了十多分钟才进了里安街。

  里安街很窄,姜芃把车停在借口,下车走进里安街。

  随处可见衣着暴露的女人。

  躲在昏暗巷子中鬼鬼祟祟抽着烟的男人。

  姜芃皱着眉头拽着路人问了好几遍,才找到了缪斯酒吧。

  街道两边如山的垃圾就传来一股恶臭。

  与其说这里是酒吧,倒不如说是一栋难民营。

  缪斯酒吧分为三层。

  第一层的招牌上写着酒吧和一个大大酒杯图案。

  第二层则是一大块粉色招牌,写着按摩推拿。

  而第三层,则是有着大大三个英文字母——KTV。

  姜芃推门而入,一楼没有窗户,灯光灰暗,没有包房,大厅里的人大部分都是躺在座椅上的,不少人还正在用打火机加热锡纸,然后将锡纸上的白色粉末吸入鼻中。

  姜芃扫视了一圈,一股强烈的厌恶感涌上心头,心中的怒火更是强烈。

  但他没有发现姜小湖的踪迹。

  虽然姜小湖处在叛逆期,可她也不能如此作贱自己,来到这种地方。

  姜芃强压心头怒火,上了二楼。

  刚上二楼,就有一名穿着暴露的女子主动走了上来,拉住姜芃的胳膊,指了指泛着粉色灯光的房间,笑着问道;“老板来放松的吗?(泰语)”

  姜芃看着浓妆艳抹的女人问道:“有没有见到过一群穿着校服的学生来这里,还有个女孩。(泰语)”

  女人顿时笑了,说道:“我们这里可都是成年人,玩的都是成年人的游戏。(泰语)”

  姜芃随手掏出几张泰铢,递给那个女人,接着问道:“你们这里没有,其他地方有吗?”

  见到泰铢,那个女人顿时眼前一亮,语气也更加温柔,说道:“老板大气,我还真见到了。”

  姜芃精神一振,问道:“在哪。”

  女人娇嗔一声,看着姜芃深邃的面容,动情地说道:“来玩玩我就告诉你。”说实话,在红灯区工作的女人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像姜芃这样充满成熟气息的型男,女人倒贴都愿意。

  姜芃叹了口气,又摸出了两张泰铢,挣开女人的手腕,说道:“你先说,我忙完了就过来。”

  女人更加喜悦,将泰铢塞到胸前的缝隙中,指了指楼上,说道:“刚才有一群学生来,还带着一个小姑娘,上了三楼。”

  姜芃听罢,立马甩手,上了三楼,留下一脸落寞的女人。 

  姜芃走进KTV,门口的两位门迎就走了上来,开口问道:“老板,你好。”

  姜芃挥挥手,装作一副很自然的模样,来到前台,开口说道:“你好,我来找人,彭多他们在哪个包间?我是他们的朋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