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狂鳄海啸 > 第十章 温馨之夜

我的书架

第十章 温馨之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十章 温馨之夜

  抬头看了一眼闻莱,姜芃晃了晃有些沉重的脑袋,站起身,走出了拘留室。

  简单录了个口供,姜芃就被放出了警察局。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能从局子里出来也是好事,闻莱也说了会严惩这些混混,并调查清楚所有事情。

  姜芃吸了吸鼻子,夜里的冷气进入胸腔,让他的精神头好了一些。

  自己是被警车带来的,没有开车,警察局离唐人街距离很远,姜芃只能自己打车了。

  好不容易招到一台出租车,姜芃坐了上去,报了个地名,离开了警察局。

  警察局内,闻莱正在看一段视频。

  视频的内容正是今天下午矮冬瓜一行人来到唐人街打砸的画面,一直到后来姜芃出手和警察到来。

  画面非常清晰,分镜也很流畅,拍摄者显然是用了专业的设备,并且有相当丰富的摄影经验。

  闻莱叹了口气。

  今天这件事谁对谁错没有这段视频他也是一清二楚,可警察局里并不是他说了算。

  他只是一个小小的警司,做不了主。

  看似公平的警察局,其实并不公平。

  早些年闻莱还是一名充满着热血和斗志的警察,但这些年的经历,早已将他的正义感消磨的一干二净了。

  按部就班,甚至有些墨守成规。

  闻莱隐隐知道一些内幕,这些混混身后站着的人,似乎是3A公司。

  原本上面的意思是要以寻衅滋事罪逮捕姜芃的,但他们收到了这一段视频和一封匿名信。

  如果姜芃没有被释放,那么这段视频就会出现在泰国互联网之上。

  现在是2020年,网络发达,消息的传播速度只需要短短几个小时就可以遍布全球。

  这件事本来就不是姜芃的问题,如果这段视频发了出来,后果不堪设想。

  不仅是警察局,如果有心人稍加调查,就会联系到3A公司,到时候一顶官商勾结的帽子扣下来,所有人都吃不消。

  所以姜芃被放走了。

  放走了也好,闻莱松了一口气,姜芃是一个有本事的人,短短的交谈中,他能感受到。

  “希望不要再见了。”闻莱喝了一口咖啡,继续忙碌起来。

  回到家门口的时候,已经快要凌晨一点了,姜芃推开房门,打开电灯,吓了一跳。

  姜小湖鞋也没脱,校服也没换,就那么斜靠在沙发上,呼吸均匀,显然已经睡了过去。

  灯光打在了姜小湖的脸上,她睫毛微动,随即睁开了眼。

  揉了揉眼睛,姜小湖看着回到家里的姜芃,猛然跃起,想要说什么,却没有开口。

  “我回来了。”姜芃微微一笑,看着姜小湖,做出一副没事的模样。

  “……”姜小湖很想说些什么,可话梗在喉头,怎么也说不出来。

  “你怎么不回房里睡啊,小心着凉。”姜芃有些责怪地说道。

  “我在等你……”姜小湖眼眶微红,看着姜芃投来的眼神,赶紧补充道:“我在等你吃饭。”

  姜芃闻言,扫了一眼饭桌,才发现几道菜动也没动。

  姜芃心中大笑,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

  “哦,那我去热热。”快步回到厨房,姜芃将饭菜麻溜的热了一遍。

  父女同桌,气氛有些尴尬。

  姜芃正在回想上一次跟姜小湖同桌吃饭是什么时候。

  姜小湖坐在一边,低声问道:“警察那边没事吧。”

  姜芃摇摇头,给姜小湖盛了一碗鱼汤,开口道:“没事,都解决了,下次不用等我了,你胃不好,要按时吃饭。”

  姜小湖“哦”了一声,端起鱼汤默默喝起来。

  姜芃自己也喝了一碗汤,盛了一小碗饭。

  现在已经很晚了,虽然有些饿,但也不能吃的太多。

  姜小湖没有吃饭,喝了两碗汤,吃了几口菜就吃饱了。

  姜芃也没说什么,吩咐她赶快去休息,自己则是收拾起餐桌。

  干完了一切,姜芃才松了口气,坐到沙发上,将上衣脱下,拿起一瓶红花油,倒了一些放在手里,用力揉搓起来。

  姜芃虽然年过四十,但向来自律,不沾烟,很少喝酒。

  经常运动,身材保持的很好。

  胸肌腹肌虽然不大,但线条分明,看起来质感十足。

  手掌搓热了之后,姜芃才用右手手掌贴在被棍棒击打的左手小臂。

  搓了好一会,左臂的疼痛才少了很多。

  左臂是好了很多,可后背上的伤,姜芃却有些犯难。

  “我来吧。”

  姜小湖的声音传来,姜芃回过头,看着换了一身睡衣的姜小湖,笑了笑。

  “不用了,小湖,你快去休息吧。”

  姜小湖哼了一声,走到姜芃身边,拿起红花油,用略带命令的语气说道。

  “什么不用了,你后背都肿了,弯下腰。”

  姜芃赶紧弯下腰。

  姜小湖在手心倒了一些红花油,揉搓了一会,然后轻轻按在姜芃的患处。

  姜芃立马感到一阵剧痛。

  看着姜芃微微颤抖的身体,姜小湖低声问道:“疼吗?”

  姜芃吐出了两个字“不疼。”

  “嘴硬,忍一下。”姜小湖嗔怪了一句,又倒了一些红花油,替姜芃按揉着。

  最开始的疼痛劲过去之后,就好受多了。

  药酒发作,姜芃舒服多了。

  “好了,没事了,你快去休息吧。”按了好一会,姜芃感觉好多了,示意姜小湖赶紧去休息。

  姜小湖按的也有些累,放开手,站到一边,低声说道:“早点休息。”

  姜芃点点头,挥了挥手。

  “晚安,小湖。”

  “你也是,老爸。”

  短短一句对白,姜芃却比吃了蜜糖还要甜。

  转身回房,姜芃起身活动了一下肩膀,疼痛感已经减低了不少。

  其实更让姜芃开心的是,是姜小湖的态度。

  “这几棍子挨的不亏啊。”

  姜芃心中暗想。

  姜芃今天跟人打了一架,又在局子里蹲了几个小时,早就累的够呛了,回到房间,上床没一会,就陷入了梦乡。

  姜芃很久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了,当他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

  起身看了看时间,上午十一点,自己竟然睡过头了。

  翻开手机,倒没什么紧急情况。

  只有潘达和文生的消息。

  潘达那边已经把船开到船厂里去做保养维修了,跟自己通知了一下。

  文生这边则是询问姜芃早上怎么没过来。

  姜芃先是给潘达那边回复了一下,然后给文生发了个消息,让他也休息两天,放个假。

  回复完了二人的消息,姜芃突然发现手机屏幕下方的一个红点。

  原来是有人添加他的好友。

  添加姜芃好友那人昵称是鲸,是个女人,头像则是一只正跃出海平面的海豚。

  姜芃有些好奇,自己的微信很少有人加,外国人谈生意一般都是用E-mail来沟通交流的,基本没有客户加自己的微信,除非是中国人。

  只不过,在多猜市,姜芃能碰见需要自己海运的中国人估计跟中彩票的几率有一拼了。

  姜芃点了接受,很快便通过了申请。

  等了一会,没人回复,姜芃则是起身,刷牙漱口洗脸刮胡子。

  姜小湖的午饭都是在学校里吃,不用姜芃操心。

  将昨晚的剩饭剩菜热了一下,随便对付了一下,姜芃打算出门一趟,去看看自己货船的修理情况。

  货船这个东西可不是闹着玩的,一来是吃饭的家伙,二来出海在外船就是船员的第二条生命。

  昨天一号货船被那群白人雇佣兵的货船撞了,要是不及时维修,将来遇上什么突发的恶劣天气,付出的就是血的代价。

  刚上车,姜芃的手机传来一阵响动。

  掏出手机,姜芃看了一眼,原来是刚刚加的好友“鲸”跟自己说话了。

  “这么晚才加我?真是令人伤心。”

  姜芃眉头一皱,立马将这个人划到了“附近的人”中的某个特殊职业。

  “你开再低的价格我也没兴趣。”姜芃随手打了一句话,发了过去。

  正准备删好友,突然手机如同震动器一般疯狂抖动。

  “你什么意思?”

  “什么叫最低的价格?”

  “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没想到你这个人仪表堂堂,满脑子污秽思想。”

  “忘了自己怎么从警局里出来的吗?”

  “这就是你报答的方式吗?”

  看着这一连串的字符,姜芃不禁暗自敬佩对方的手速。

  当他看到倒数第二句话的时候,突然微微一愣,来了兴趣。

  “你是?”

  姜芃试探问道。

  过了三秒,对方发了一个视频。

  大致内容就是昨天下午发生在唐人街的一幕。

  是昨天晚上闻莱看过的精简版。

  看完视频,姜芃大致猜出了一二。

  警局能那么爽快的放人,这个视频肯定是关键。

  “视频是你拍的?多谢。”

  “就这?”

  “鲸”打出了三个问号,继续说道。

  “你应该知道这些混混背后站着的人是谁吧,没有我这段视频,你觉得你能这么快,这么安全地离开警局吗?”

  姜芃往嘴里丢了一块口香糖,思索了一会。

  这个人说的没错,俗话说的好,杀鸡儆猴。

  这些混混背后站着的人是3A公司,是察沃。

  这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主。

  察沃不会轻易放过自己这只领头的“鸡”。

  “你想怎么样?”

  “维多利亚咖啡屋十三号,我等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