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狂鳄海啸 > 第十一章 原来是她

我的书架

第十一章 原来是她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十一章 原来是她

  姜芃顿时来了兴趣,这个女人有意思。

  上来就是三板斧,让姜芃无法拒绝。

  看了看时间,不到十二点,船厂的事情这两天都可以办,现在自己倒是想会一会这个神秘的“鲸”小姐。

  将手机放在行车支架上,设定好GPS导航,姜芃朝市中心开去。

  维多利亚咖啡屋坐落在市中心,位于托曼达商业区。

  多猜市的周边及码头虽然比较混乱。

  但市中心的商业区不得不说也是相当繁华。

  高楼林立,车来车往,到处都是行色匆匆的白领精英,摩登贵族,时尚达人,俊男美女,应有尽有。

  姜芃有一个心愿,那就是在市中心买一套房。

  只不过,没有钱,一切都是空谈。

  姜芃花了快一个小时时间驱车来到商业区,停好车,找到了装修精美的咖啡屋,推门而入。

  立马有一名穿着正式的女服务员走了上来,恭敬地说道。

  “萨瓦迪卡。”

  姜芃点点头,用泰语说道:“我想找一下十三号桌。”

  服务员立马点点头,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此时正是午后,咖啡屋内的人不是很多,姜芃员远就看到了一头飘逸的大波浪长发。

  这头秀发姜芃似乎在哪见过,但一时间有想不起来,只能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慢慢靠近。

  “这里就是十三号桌。”

  服务员微微一笑,指了指圆桌。

  姜芃点点头,说道:“谢谢你了,给我来一杯红茶。”

  服务员微笑着离开。

  姜芃来到女人的对面,刚想开口,却又皱起了眉头。

  盯着女人的脸看了好一会,姜芃才一字一句地说道:“是你,江小姐。”

  今天的江忆桐跟那日在办公室见到的如同两人。

  一头乌黑大波浪,脸颊略施妆容,没有带眼镜。

  一身休闲装,自然中带着几分妩媚,完全没有那日的干练风,要不是看了好久,姜芃根本认不出来。

  “怎么,看到我很惊讶吗?姜先生。”江忆桐喝了一杯咖啡,抿嘴一笑。

  这一笑,杀伤力巨大,自问定力十足的姜芃,眼睛也立马被吸引了过去。

  “姜先生还不坐下,是要站着谈话吗?”

  江忆桐似乎很满意姜芃的反应,满脸的笑意。

  姜芃这才回过神,轻咳一下,掩饰自己的尴尬,抽出凳子,坐了下来。

  “先生,您的红茶。”服务员将红茶放到了姜芃面前,悄然离开。

  “那天在酒吧里,也是你?”姜芃终于回想起来,那天在酒吧,自己找桑切斯麻烦的时候,撞到的女人,就是江忆桐。

  “姜先生记忆力真不错。”江忆桐笑了笑,有些慵懒地靠在椅背上。

  姜芃可不会再上江忆桐的当了,抿了一口红茶,随口说道:“还行吧,那日在公司里没认出来,反差太大。”

  江忆桐噗嗤一笑,说道:“非工作时间,我的打扮会随意一些。”

  “回归正题吧,还是很感谢江小姐的出手相助,没有你拍的那段视频,我确实不太好脱身。”

  姜芃也不想跟江忆桐唠家常了,直切主题。

  “据我所知,姜先生那晚在酒吧收拾了一位名叫桑切斯的美籍商人,而这位美籍商人曾经是你的雇主,也就是三十五好仓库那一批阀门的货主。”

  江忆桐喝着咖啡不紧不慢地说道。

  姜芃则是越听越心惊,这个女人的调查能力,实在有些恐怖。

  “而桑切斯的老板则是3A公司,也就是察沃。”江忆桐顿了顿,继续说道。

  “盯上唐人街这块地皮的人同样也是察沃,他不想花太多的价钱拿下这片土地,所以雇了一批打手混混,专门来唐人街惹是生非,想要逼迫唐人街居民就范。”

  “而姜先生你呢,则是成为出头鸟,带领着唐人街众人奋起反抗。”

  江忆桐放下杯子,目光灼灼地看着姜芃。

  “老话说的好,枪打出头鸟,如果没有我,姜先生想必一时半会还出不了警察局。”

  姜芃看了江忆桐,深吸一口气,说道:“你想做什么?”

  江忆桐挥挥手,示意服务员再来一杯咖啡。

  “我想做什么?”江忆桐笑了,随即探过身子,靠近姜芃,低声说道:“我想跟姜先生合作。”

  伴随着江忆桐的呼吸,浓郁的咖啡气息扑打在姜芃的脸上,他看着江忆桐,反问道:“怎么合作?”

  “姜先生不想惹麻烦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有的时候麻烦会自动找上门来。姜先生之前出手收拾了桑切斯,想必他已经告诉给了察沃。另一边,察沃盯上了唐人街,也是姜先生的住所所在,后续的麻烦会接连不断。”

  “我想要的很简单,姜先生与我合作,找到察沃的走私罪证,将他绳之以法,这样不仅唐人街无忧,姜先生的麻烦也消失的一干二净。”

  姜芃看着江忆桐的脸,他搞不懂,江忆桐为什么如此针对察沃。

  在海上货运中,走私这种行为太常见了,只要不是太过火,海关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而且察沃还是3A公司老板更是一名政客,仅凭他和江忆桐二人,姜芃实在没有想法去干这种事。

  “江小姐,看在你帮了我的份上,我实话跟你说了把。桑切斯那一批阀门中确实夹带着野生动物制品,属于走私行为,我也有视频证据。但你就想凭这一段视频扳倒察沃,那你太天真了。”

  姜芃顿了顿,继续说道:“3A公司的法务部可不是吃干饭的,察沃身上不是没有官司,但他现在依然活的好好的,你就知道,他身后的力量,可不是你我二人能解决的。”

  “我想问问姜小姐,走私在码头太常见了,你为何偏偏针对察沃呢?我能帮你的,只有将那一段阀门夹带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的视频给你一份,至于其他的,像什么出庭指证一类的,恕我不能从命了。”

  姜芃向来恩怨分明,要不是江忆桐帮自己解决了警局的事情,自己绝对不会跟她多废话一句,更不可能将潘达拍摄的视频给江忆桐一份。

  江忆桐脸上流露出几分失望之色。

  “你根本不知道察沃在亚洲非洲做了什么,多少无辜的生灵因为所谓的“特殊性”“珍贵性”成了察沃这种人眼里的黄金,多少濒危野生动物因此灭绝,多少反走私人员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国际野生动物保护协会早就盯上了察沃,可就是没有实打实的证据.....”

  看着振振有词的江忆桐,姜芃忍不住出言打断了她的话。

  “江小姐,你说的情况,你在做的事情,很伟大。我打心底里佩服你们。

  但是你有没有为我考虑过。

  我妻子早逝,还有一个孩子,在上学。

  公司里有一帮兄弟们等着吃饭养家,全都指望着我,如果我替你指证了察沃,你能保证在第一时间拿下他吗?

  你知不知道,察沃一年的上税金额是多少?他幕后有什么势力?如果第一时间逮捕不了他,我的家人,我的兄弟,我的员工会受到他怎样的报复?”

  姜芃叹了口气,缓缓说道:“你没有考虑过,正义没有错,可那也要看清楚现实,姜小姐,视频我会传给你的,其他的事情,恕我告辞了。”

  姜芃站起身,将茶水一口气喝完,长出一口气,快步离开。

  “希望你能再考虑一下。”江忆桐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但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底气。

  姜芃没有停下脚步,来到前台,结了十三号桌账。

  虽然跟江忆桐闹得有些不愉快,但姜芃还是没有花女人钱的习惯。

  看着离开咖啡屋的姜芃,江忆桐的内心头一次有些些许动摇。

  她今年二十六岁,是濒危动物保护协会的成员,本职工作是一名记者。

  曾经的江忆桐以为这个世界上,善就是善,恶就是恶。

  邪恶的存在就一定要尽可能的消灭掉。

  所以江忆桐成为了一名记者,揭露这个社会丑恶的一幕,抒发正道之光。

  可刚刚姜芃的一席话,让江忆桐的心有了动摇。

  打蛇需打死,如果遭到察沃的反扑,自己能应对吗?

  这个问题江忆桐给的答案是一个问号。

  原本以为姜芃是一个胆小怕事,与世俗同流合污之辈,没想到他竟然有如此沉重的包袱。

  江忆桐对姜芃的印象开始有了改观。

  手机传来震动,江忆桐收到了姜芃发来的视频。

  叹了口气,江忆桐回复了一句。

  “谢谢。”

  吉普车上,姜芃的心情慢慢平复下来。

  今天跟江忆桐的交谈,都是姜芃的心里话,姜芃好不容易在多猜市站稳脚跟,不能放弃这来之不易的一切。

  至于为什么不回国创业?

  姜芃没脸,他没脸见自己的父母,更没脸见李汶雪的父母。

  只有在每年李汶雪的忌日他才会回国为妻子扫墓。

  心情烦闷,姜芃很想来一根烟,可想了半天,还是往嘴里丢了一片口香糖。

  他忘不了李汶雪临走前的话。

  “阿芃,抽烟对身体不好,答应我,戒了吧。”

  咀嚼着口香糖,姜芃驱车准备前往船厂,码头船厂离市中心很远,开车要一个多小时,姜芃打开收音机,播放起了动感的音乐,调节心情。

  多猜市只有一个大型船厂,当姜芃驾车驶入船厂的时候,眼角的余光扫到一个声影,他连忙回头,那个有些肥胖的身体已经钻进一辆路虎之中。

  姜芃瞥见了那人的脸,很熟悉。

  他查过资料,看过照片,很确定,那个人是察沃!

  但察沃为什么要来船厂呢,姜芃陷入了沉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