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狂鳄海啸 > 第十四章 不速之客

我的书架

第十四章 不速之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十四章 不速之客

火锅盛宴就此开始。

 说实话,姜芃对火锅没什么感觉。

 在乳白色的三鲜锅底里烫着青菜,豆腐,粉条,羊肉片等菜肴,姜芃慢条斯理地吃着。

 看着不断从麻辣锅底捞出菜肴的姜小湖,姜芃摇了摇头。

 “切,不能吃辣,是你最大的损失。”

 姜小湖辣的的满头汗水,小脸通红,尽管如此,筷子却没有停下来过。

 姜芃要了六瓶酸奶,姜小湖已经喝掉了三瓶。

 “真有这么好吃?”姜芃心中涌现出了一个大大的问好。

 终于,在姜小湖的怂恿下。

 姜芃尝试着吃了一口麻辣锅底的菜肴。

 顿时,一团火焰从口中爆发。

 “咳咳咳。”姜芃剧烈地咳嗽起来,连忙吐掉了嘴巴里的菜,面色通红地看着姜小湖。

 “咳咳咳。”姜芃又咳嗽了一阵,喝了三四口茶水,灌下一瓶酸奶,这才好受许多。

 太可怕了。

 姜芃发誓,这辈子再也不会吃一口麻辣火锅。

 看到姜芃狼狈的模样,姜小湖笑的前仰后合。

 看到姜小湖笑了,姜芃也忍不住笑了。

 虽然喉咙火辣辣的,泪水都给辣出来了,但姜芃的心是甜的。

 很久没看见小湖这么开心地笑了。

 一顿火锅很快结束。

 回到家,姜芃闻了闻身上,浓浓的火锅味,顾不上什么,就跑去洗澡了。

 姜小湖的房门虽然依旧紧闭,但姜芃感觉,距离不再那么遥远了。

 躺在床上,姜芃心情不错,拿出手机,看着微信,突然想到了今天在察沃船上拍摄的照片。

 这艘船应该是察沃用来运输某种野生动物的,看着照片上的爪痕,姜芃断定,这只动物的体型绝对不小。

 原本姜芃是不想再掺和察沃的事情了,可察沃和他的3A公司仿佛磁铁一般,不断跟自己沾上关系。

 想到察沃,姜芃就想到了江忆桐,客观来说,姜芃并不讨厌江忆桐这种人。

 相反,他还有些佩服。

 为了自己的理想,可以用尽所有的力量,哪怕对方是一个庞然大物。

 佩服是佩服,但并不代表姜芃认同。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江忆桐没有考虑过姜芃的感受和处境,想把自己的意愿强加在姜芃身上,这一点,是姜芃最无法忍受的。

 哪怕江忆桐的初衷是正义的。

 但这个社会上,哪有绝对的正义和邪恶。

 不过姜芃可以理解江忆桐。

 毕竟是个年轻人,谁还没有个热血了?

 人不轻狂枉少年。

 思索了一会,姜芃将自己在察沃船上拍摄的照片给江忆桐发了过去。

 江忆桐的回复速度很快。

 “这是?”

 “这艘船不是3A公司的,但应该跟察沃有关,这些照片是我在船上拍的,应该是之前运输过一些野生动物,体型不小,你可以着重去查一下这艘船。”

 “为什么帮我?”

 看到江忆桐发来的消息,姜芃笑了笑,回复道:“举手之劳而已。只要你不说,谁知道这些证据是我发现的。”

  姜芃顿了顿,继续打字:“再说了,就算你说是我发现的,你觉得我会承认吗?”

  等了大概有一分钟,江忆桐才回复道:“谢谢,我之前有些错怪你了。”

  姜芃顿时乐了,没想到这个强势的女人还会跟自己道歉。

  “察沃手下有一群持枪的雇佣兵,你自己注意。”

  姜芃好心提醒道。

  “你怎么知道?”

  “我猜的。(笑脸)”

  发完最后一段话,姜芃关掉了微信,打开了斗.地.主,津津有味地玩了起来。

  一夜无话。

  还是熟悉的七点,姜芃起床收拾一切,整理屋子,做早饭。

  今天要带姜小湖去梦幻乐园玩,姜芃特意收拾了一下自己,起床之后又洗了一次澡,还特意抹了一点发胶。

  穿了一身帅气的休闲牛仔衣套装。

  配合上帅气墨镜,简直就是翻版的韩国欧巴。

  姜小湖起的也不晚,八点左右就起床了。

  洗脸吃饭。

  路途遥远,梦幻乐园又很大,一天不能玩完,姜芃打算在那边住一晚,好好玩两天。

  等二人收拾好东西,准备下楼的时候,正好八点半。

  “出发喽!”姜芃关上房门,下了楼,正好碰见收拾摊位的乐叔。

  “呦,小姜,今天不是周末么,也起这么早?”乐叔还是老三样,蒲扇,小背心,加躺椅。

  “带小湖去公园玩,起的早了一些。”姜芃笑着说道。

  “好好好,去把,玩的开心点,路上小心。”乐叔笑眯眯地说道。

  “乐叔,我们先走了。”姜小湖也冲乐叔打招呼道。

  乐叔哈哈一笑,站起身,拿了几瓶饮料和零食,装在袋子里,递给了姜小湖。

  “拿着,路上吃。”

  姜芃赶紧道谢,正要付钱,乐叔摆摆手,道。

  “不用啦,不用啦,快走吧。”

  姜芃从来不是一个占小便宜的人,正要付钱。

  一个急促的声音从耳边响起。

  “姜芃!”

  姜芃抬起头,眉头微皱,她怎么来了?

  不动神色将一张泰铢放到摊位一角,姜芃迎了上去。

  “江小姐,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江忆桐来的有些急,气喘吁吁的,看着神色有些不满的姜芃,深吸一口气道。

  “姜先生,我有些事想跟你谈谈。”

  “抱歉啊,今天是周末,有什么事我们可以换一个时间再谈。”今天好不容易带姜小湖出去玩一趟,江忆桐怎么跑过来了,还有,她是怎么找到自己家的。

  “这谁啊?”姜小湖提着饮料,上前一步,仔仔细细打量着江忆桐,江忆桐今天也还是休闲装,头发随意披肩。

  看着江忆桐的容貌,姜小湖立马警惕起来。

  “你不会是想给我找个后妈吧?”

  “咳咳咳。”姜芃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剧烈咳嗽了四五下,才满脸通红地说道。

  “你这孩子,才多大,怎么成天想这种事。”

  江忆桐也是满脸通红,调整好呼吸和状态,诚恳地说道。

  “姜先生,实在抱歉,在周末来打扰你,但我确实有很重要的情况想要咨询你,我问过你的助理,这段时间你的公司休假,我怕很难找到你,才冒昧前来打扰的。”

  姜芃扫了江忆桐一眼,心中暗自记了文生一笔。

  这个小伙子,怎么能随便告诉别人自己的住址了。

  其实文生并没有告诉江忆桐姜芃的住址,是江忆桐通过姜芃公司落户注册信息上查到的。

  “问话,可以,等我忙完再说。”

  姜芃大手一挥,下了逐客令,上了车。

  姜小湖也看了江忆桐一眼,心中暗自做着比较。

  “除了比我大一点之外,也没我好看嘛,老爸的眼光很一般啊。”

  姜芃要是听到这话,绝对会吐出一口老血。

  “你就是姜先生的女儿吧,你好,你不要误会,我是一名记者,找你爸爸有些事情。”老爸那边走不通,江忆桐只好来走女儿这条路。

  “有事你找他说呗,问我干吗。”姜小湖摸了摸下巴,睁着大眼睛反问道。

  “这……”江忆桐一时语塞。

  正在此时,姜小湖听到了姜芃的催促声。

  “赶紧上车,去巴吞他尼府要两个多小时呢。”

  姜小湖赶紧“哦”了一声,上了吉普车。

  “巴吞他尼府?”江忆桐听到了姜芃说的话,神色一变。

  这地方离多猜市可不近,好几百公里啊,鬼知道姜芃什么时候回来。

  看着就要发动的吉普车,江忆桐咬咬牙,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吉普车前,打开车门,上了副驾驶。

  “你?”姜芃看着坐上副驾的江忆桐,睁大眼睛问道。“你来干什么?”

  江忆桐撅起嘴巴,双手交叉,淡淡说道:“不干什么啊,搭个便车。”

  “我跟我女儿出去,你上我的车干嘛?”姜芃看着开始“耍无赖”的江忆桐,有些头疼。

  “有本事你就把我赶下车,拽下去也行,前提是你好意思对一位女士动手!”江忆桐也来脾气了,屁股坐的死死地,大有一副誓不罢休的感觉。

  “这这这……”姜芃顿时被气的说不上话。

  看着陷入僵持的二人,姜小湖拍着额头说道。

  “你们俩要僵持到啥时候?呆到天黑吗?”

  姜芃冷眼看着江忆桐,大声喝道:“下车!”

  “不下。”江忆桐的回答也很果断干脆。

  “行了行了,开车吧,再不去就晚了。”姜小湖也是无语了,只好开口劝说道。

  “我说,江记者,你没有自己的工作吗?非要跟着我?我有这么大的魅力?”看着“死皮赖脸”坐在车上的江忆桐,姜芃反问道。

  江忆桐扭头瞟了一眼姜芃,随口说道:“今天是周六啊,又不是工作时间,哪里需要工作,再说了,本小姐上了你的车,就是你的荣幸,多少人巴不得让我上他的车呢,我看都不会看一眼。”

  姜芃被江忆桐怼的实在无话可说,看了看后视镜里同样气鼓鼓的姜小湖。

  他盯了一眼江忆桐。

  “算你狠。”

  说完,一脚油门发动,吉普车离开了唐人街。

  不远处,乐叔摇着蒲扇,看着离去的三个人。

  自言自语道。

  “缘分这种东西,到了是挡不住的。”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