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狂鳄海啸 > 第十八章 夕阳归途

我的书架

第十八章 夕阳归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十八章 夕阳归途

姜芃轻咳一声,没有说话。

  江忆桐倒是抱着姜小湖的手机看个不停。

  甚至还让她发给自己。

  女人的友谊有时候就这么奇怪,虽然是初次见面,但姜小湖和江忆桐的关系还挺融洽的。

  烟花表演还在继续,姜芃却没什么兴趣了。

  回到大厅,坐到沙发上,姜芃觉得嘴巴有点空。

  摸了摸口袋,掏出一片口香糖,姜芃丢到口中,咀嚼起来。

  掏出手机无聊的刷着,一条新闻简介弹了出来。

  “太平洋海平面因热带气候影响,近期可能会出现台风,请沿海居民注意通知。”

  随手关掉新闻,台风在沿海城市太常见了,秋季雨水多,海面上的风就没断过。

  姜芃其实更在意的是自己的生意,如果台风剧烈的话,自己的海运就得暂停了。

  “你快去洗澡。”姜小湖的声音传来。

  姜芃抬起头,原来,不知什么时候,烟花表演已经结束了。

  “卫生间在卧室,我就不用洗了吧,不太方便。”姜芃看了看江忆桐的方向,低声道。

  “不行,玩了一天,臭烘烘的,你先去洗,等一下我们关门洗。”

  姜芃老脸微红,自己竟然被女儿嫌弃了。

  不过也是,出了一身汗,姜芃身上确实有些味道。

  走进卫生间,姜芃脱掉衣服,开始冲澡。

  男士的冲澡速度一般都很快。

  不到五分钟,姜芃就洗漱完毕。

  披着毛巾,姜芃揉着湿漉漉的头发走了出来。

  “啊!”

  一阵刺耳的尖叫声传来。

  姜芃捂着耳朵,看着江忆桐,皱着眉头说道。

  “你干嘛啊。”

  “你怎么不穿衣服?”江忆桐指着光着上身的姜芃问道。

  “又不是没穿裤子。”姜芃小声嘀咕了一句。

  从包里找出一件干净的T恤,穿在身上。

  江忆桐瞪了姜芃一眼,拉着姜小湖回到了卧室。

  “嘭!”沉重的关门声传来。

  姜芃看着关上的房门,摇了摇头,打开电视机,随意翻看起来。

  江忆桐的心跳的有些快,脸有些烧。

  闭上眼,脑海中满是刚才姜芃光着上身的画面。

  姜芃的肌肉不大,不像健身房中那些大块头一般。

  但线条分明,均衡匀称,非常好看。

  加上姜芃自带的风霜气质,深邃瞳孔,唏嘘胡茬,江忆桐有些恍惚。

  “姜芃好像挺帅的。”

  一个可怕的念头突然涌了上来,江忆桐赶紧拍拍脸,打掉自己的遐想。

  “小湖,你爸爸真的四十了吗?”

  江忆桐躺倒在床,不经意地问道。

  “怎么?你不信啊?”

  姜小湖笑着问道。

  “不是,随口问问。”

  “如假包换,今年四十整。”

  听着姜小湖的话,江忆桐陷入了沉思。

  姜小湖今年十七岁。

  姜芃应该是二十多岁结的婚,妻子早逝,孤身一人拉扯姜小湖长大。

  江忆桐突然有些好奇,他想多了解一下这个男人。

  “你觉得你老爸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

  江忆桐扭过头,冲姜小湖问道。

  “婆婆妈妈,小肚鸡肠,絮絮叨叨。”

  听到姜小湖这些形容词,江忆桐不禁捂嘴偷笑起来。

  屋外,正在看电视的姜芃突然打了一个喷嚏,揉了揉鼻子。

  “空调也没多冷啊,怎么打喷嚏了。”

  姜芃摇着脑袋,将空调度数调高了一些。

  看了一会电视,姜芃也有些累了,倦意上涌,关了电视,电灯。

  找了一张薄毯盖在身上,姜芃斜躺在沙发上,很快陷入了梦乡。

  清晨的阳光撒在姜芃的脸上,睁开眼,七点十五分。

  “啊。”姜芃起身伸了个懒腰,今天的“闹钟”晚了十五分钟。

  姜小湖和江忆桐应该还在睡觉。

  姜芃打开门窗,走到阳台边上,呼吸着湿润的空气,看着不远处波光粼粼的湖面,姜芃心头一阵平和。

  忍不住活动一下身体,姜芃做了几组俯卧撑。

  额头微微冒汗,姜芃精神好了许多,困意尽退。

  卫生间在卧室,姜芃也不方便敲门,只能打开房门,暂时离开了套房。

  来到公用卫生间,姜芃洗脸漱口,洗漱完毕之后。

  来到一楼餐厅,姜芃拿了一些简餐,找了个位子坐下。

  从口袋里掏出套票,打量着剩下的项目,规划着今日的路线。

  喝了一口红茶,姜芃突然想起了昨天江忆桐坐完过山车找公厕呕吐之后的画面,忍不住笑了起来。

  “哎呀。”一阵滚烫传来,姜芃尖叫一声,原来是太出神,把茶水洒在了衣服上。

  周围人立马投来好奇的目光。

  姜芃甚至听到有人用泰语说道。

  “这人傻笑什么呢?”

  赶紧三两口把早餐吃完,姜芃有些狼狈地离开餐厅,回到了套房。

  让他有些惊讶的是,江忆桐和姜小湖已经起来了。

  “难得啊,能起这么早。”看着已经穿好衣服,收拾的差不多的两人,姜芃惊叹道。“我还以为你们要睡到十一二点呢。”

  “还有好多项目没玩呢,用来睡觉太可惜了。”睡了一觉之后,姜小湖精力再次充沛起来,显得活力十足。

  “既然都休息好了,那就赶紧出发吧。”姜芃挥了挥手中的小地图,笑着说道。

  “你衣服怎么了?”江忆桐指着姜芃带着水渍的上衣,开口问道。

  “啊。”姜芃顿时紧张起来。“啊,没怎么,刚才吃早饭的时候,不小心撒在上面了。”

  姜芃赶紧背过身子,不去看江忆桐。

  “哦?你竟然背着我们偷偷去吃早饭!”姜小湖一听这话,顿时不开心了。

  姜芃赶紧走出套房,站在走廊,说道:“还不是你们起的晚了,现在去还来得及。”

  走出酒店的时候,周围的游客已经很多了。

  暖风拂面,吹得人好不舒服,姜芃走在江忆桐和姜小湖的身后,看着并肩而行的两女,心中有些些许感慨。

  “汶雪还在就好了。”

  姜芃突然觉得自己很贱。

  为什么?

  自己犯下的错误,自己承担,当初的一切,还历历在目。

  自己的罪还没有赎清,哪有什么资格再去谈感情,又想再伤害一人吗?

  自己不配。

  姜芃再次看向江忆桐的目光,就平静许多了。

  “只不过一起出来玩了一趟罢了,回去之后,大家还是有各自的生活轨迹,不会再有交集了。”

  姜芃心中想道。

  “我这一辈子,没有其他的想法了,只希望小湖能平平安安的长大,考上大学。其他的,不敢奢求。”

  今天的游玩项目相比于昨天来说,刺激感少了许多,因为昨天基本上把过山车,云霄飞车这一类的项目做完了。

  今天都剩下比较“文静”的项目了。

  不过,比较有趣的还有“万圣鬼屋”和“极地乐园”。

  “万圣鬼屋”顾名思义,是一个以万圣节为主题的鬼屋。

  鬼屋鬼屋,自然是想着法子来吓人,纵然是姜芃这种胆子大的人,好几次吓得差点动手打“鬼”。

  要不是姜芃三人在进门是收到“严禁殴打工作人员”的要求。

  姜芃怕是一记鞭腿就朝那个“恶魔小丑”的脑袋上踢过去了。

  江忆桐和姜小湖两人更是过分,一左一右,死死抓着姜芃的肩膀,就差整个人吊在上面了。

  姜芃没被鬼吓死,快被这两人累死了。

  走出鬼屋,姜芃出了一身汗,甚至感觉自己瘦了三斤。

  吃过午饭,又玩了几个项目之后,

  接下来就是“极地乐园”了。

  “极地乐园”说来就是一间人造“雪屋”。

  只不过,这雪屋可是冷的够呛,领了三套厚厚的大衣,姜芃三人披上大衣,进入了雪屋。

  一进雪屋,立马就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冷风。

  屋内屋外简直就是两个世界。

  雪屋里有人造的小型雪山,野生动物雕像,冰雕,甚至还可以滑雪。

  姜小湖和江忆桐坐在一个雪兜内,从雪山山顶滑下。

  虽然是人造雪山,但坡度不小。

  从山顶滑下也是刺激无比,对于基本没见过的雪来说的姜小湖。

  这“极地乐园”她是玩的最开心的一个。

  足足待了一个小时,姜小湖的鼻子耳朵都冻的通红,才依依不舍的从雪屋走出来。

  “啊欠。”姜芃看着打着喷嚏的姜小湖责怪地说道:“还逞强待这么久,着凉了吧。”

  姜小湖白了姜芃一眼。

  “知道啦知道啦,烦不烦呐。”

  要不是看江忆桐在,姜芃肯定跟姜小湖理论一下的。

  逛完了“极地乐园”。

  这一次的梦幻乐园之旅基本到了尾声。

  告别了梦幻乐园,离开了巴吞他尼府,姜芃开着车驶向多猜市。

  姜芃不知道昨晚姜小湖是几点睡的,但今天早上她起的很早。

  又疯玩了一天,上车不到十分钟,就在车后沉沉睡去。

  姜芃也是开了半个多小时车之后才发通过后视镜发现斜躺着已经睡着了。

  “不管怎么说,这两天谢谢你了。”姜芃率先打开了话匣,低声说道。

  “是吗?有什么可谢的,这两天我也玩的很开心。”江忆桐歪着脑袋,侧眼看着姜芃。

  “没有你,小湖不会这么开心的,我跟她说不上两句话,就要开吵,有你在,还能给我三分薄面。”

  听到姜芃略带自嘲的话语,江忆桐有些好奇。

  “察沃的事等会再说吧,我不想当着小湖面谈这些问题。”

  江忆桐点点头。

  “那我聊聊其他的,我看小湖是个挺好的姑娘啊,蛮好相处的啊?”

  “好?那是你没有看到她发火的样子。”姜芃握着方向盘,随口说道。

  江忆桐沉默了一会,问了一个有些尖锐的问题。

  “为什么要来泰国,在国内会好很多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