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狂鳄海啸 > 第十九章 家长会

我的书架

第十九章 家长会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十九章 家长会

姜芃有些自嘲地笑了笑,深吸一口气。

“这个问题我能拒绝回答吗?”

江忆桐摊了摊手,没有再追问。

之后二人都很默契的没有说话。

姜芃的驾车技术很好,开的很平稳。

江忆桐也是实实在在玩了大半天,靠在座椅上,倦意上涌,慢慢进入了梦乡。

江忆桐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吉普车刚刚驶入唐人街。

揉了揉眼睛,江忆桐坐起身,伸了个懒腰。

“回多猜市了?”

姜芃扫了江忆桐一眼,嗯了一声。

吉普车拐了几个弯,停在了乐叔的杂货铺门前。

“小湖,你先回家,我跟江记者有些工作上的事情要谈。”

姜小湖也没回答,背着包下了车。

看着姜小湖上了楼,姜芃这才熄了火,靠在椅背上,轻声问道。

“你说吧。”

江忆桐咬了咬嘴唇,低声说道。

“算了,没事了,后面的事我自己解决吧,你帮我的已经够多了。”

说实话,这两天的相处下来,江忆桐渐渐了解了一些姜芃。

在他的眼中,姜小湖就是一切。

同样的,虽然姜小湖对姜芃的态度不是很好,但姜芃如果出了什么事。

江忆桐的世界绝对会崩塌。

察沃走私的事情,江忆桐已经不想在把姜芃拉进来,他说的对。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谢谢你的理解。”姜芃轻声道。“你住在哪,我送你回去把。”

江忆桐笑了笑,解开安全带,下了车。

“不用了,你回去把,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说完话,江忆桐关上了车门,慢慢地走离了街道。

姜芃目送着江忆桐离开,掏出手机,缓缓打出了两个字,点击发送。

“谢谢!”

下了车,跟乐叔打了个招呼,姜芃上了二楼,回到家。

  让姜芃有些惊讶的是,姜小湖竟然坐在沙发上在等他。

  “怎么了?饿了?我去做饭?”

  姜芃说着,就要走进厨房。

  “那个,明天学校要开一个会,你去一下。”姜小湖声音不大。

  “家长会?”

  姜芃反应过来,姜小湖已经高三了,马上面临这升学考试,家长会,姜芃也不是没参加过。

  “什么时候?”

  “明天下午三点。”

  姜小湖回答道。

  “行,知道了,明天我也没事,准时到。”姜芃回了一句,走进厨房,打开冰箱,看看还有什么菜。

  姜小湖站起身,看着走进姜芃的厨房,有些心虚,想说什么,犹豫了片刻,转身回房了。

  家里还有一些菜,姜芃简单做了一些小菜,烧了一锅稀饭。

  这两天吃的都比较油腻,晚饭稍微吃清淡一些,对身体也好。

  姜小湖也不太饿,喝了一碗稀饭,吃了点菜就回房休息了。

  难得过两天悠闲日子,姜芃也乐在其中。

  洗碗,扫地,拖地,收拾家务,洗衣服。

  这些琐碎的事情姜芃早已习惯了,干起来得心应手。

  “汶雪,愿你的在天之灵能保佑咱们一家平平安安,顺顺利利地生活下去,希望小湖这孩子能早点长大。”姜芃点燃三炷高香,深深拜了三拜,心中默念道。

  将高香插在香炉上,姜芃看着一尘不染的灵位,轻声说道。

  “是我对不起你。”

  ……

  多猜市的教育资源算不上优质稚,学校也不咋地。

  姜芃也不想让姜小湖在太小的年龄离自己太远,所以没有让她去别的地方念书。

  当然,大学例外,能考到哪里,那是姜小湖自己的本事,姜芃不会干预。

  姜小湖所在的高中算的上多猜市数一数二的名校了,要不然,当初姜芃也不会花大价钱送姜小湖来这里念书。

  泰国的高考制度跟国内的制度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

  首先,泰国的高考分并不是只看高考成绩的。

  学生高中三年平时各科分数成绩和综合表现分,占高考成绩的百分之二十,可以说是平时分。

  这个分数是学校给的,只要好好读书,遵守校纪校规,这个平时分不会太低。

  第二个分数则是基础知识考试,这个分数占高考成绩的百分之三十。

  是高中三年期末测评时的平均分数按比例换算的来的。

  剩下的百分之五十就是高考时分数了,这个就是硬实力了。

  总体来说,泰国的高考制度更加人性化,也更加看重学生高中三年的总体情况。

  姜芃现在面色有些凝重。

  他也是第一次听懂泰国的高考制度,坐在教室里,周围都是家长,讲台上的老师正在侃侃而谈。

  姜芃看着手里的成绩单,有些难受。

  虽然姜芃是一个不太看重分数的人,但看到姜小湖的成绩单,姜芃也高兴不起来。

  姜小湖的平时分不高,评价是B-。

  基础知识考试分数也不高。

  姜芃手上的成绩单,有姜小湖之前两年大大小小的测验成绩和期末成绩。

  总体来说,不太好。

  姜芃虽然没有问过姜小湖的成绩,但隐约听到过几次,姜小湖的想法,她想考回国。

  可这种分数,怎么可能考得上。

  姜芃觉得,是时候跟姜小湖好好谈一谈了。

  冗长的家长会听得姜芃脑袋有些发胀。

  台上的老师后半段全程在推广学校的私人定制一对一辅导。

  当然不是免费的,类似于家教,按小时收费的。

  姜芃实在没有兴趣听,他知道,以姜小湖的性格,绝对不会参加这种辅导的。

  终于,在姜芃昏昏欲睡的时候,家长会结束了。

  拍了拍脸,姜芃提起精神,跟一群家主们鱼贯而出。

  打了个呵欠,姜芃走到楼梯,正准备下楼。

  突然被几个人围住了。

  有些诧异地看着几个五大三粗的老爷们,姜芃问道:“有什么事吗?”

  其中一个身材魁梧的光头壮汉拍了拍姜芃的肩膀,狞笑道。

  “你就是姜小湖这个婊子的野爹?打伤我儿子的杂种?”

  姜芃一听这话,双眼冒出一丝寒光,拳头立马握紧。

  “有什么事吗?”寒光隐去,姜芃看着光头壮汉,露出了一个“友善”的微笑。

  “没事,我是察泰他爸,就想找你好好谈谈,跟我们走一趟吧。”

  光头壮汉的眯眯眼中,露出了一丝骇人的光芒。

  “哦哦,原来是察泰同学的父亲啊,抱歉抱歉。只不过,我还有些事,时间不太多。”姜芃极为热情的说道。

  不知情的外人还以为察泰是姜芃的侄子呢。

  光头壮汉看到姜芃这幅模样,心中升起了几分古怪。

  不过他还是指了指一边的男厕所。

  “放心,用不了多久,希望你能好好配合。”

  姜芃心中顿时冷哼起来。

  “堵厕所,老掉牙的招式。”

  这种姜芃上学时玩腻的套路,这些人竟然才开始用。

  “好的,就一小会啊。”

  姜芃脸上的笑容愈发热情,点点头,没有丝毫反抗。

  对于姜芃的态度,四个人有些惊讶,但也没多想。

  就这样,姜芃被四个男人带进了男厕所。

  将厕所门口的告示牌翻到“打扫中”的一面。

  光头壮汉“嘭”的一声关上了男厕大门。

  “小子,打了我儿子,我卸你一条……”光头壮汉刚想放几句狠话,一记铁拳就迎面而来。

  拳头和鼻梁骨亲密接触,光头壮汉一个没注意,连退三步,一屁股坐到了水池中。

  “卧槽。”光头壮汉眼冒金星,鼻血横流,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了一阵激烈的打斗声。

  “嘭”“咔嚓”“咚”“啪哒”

  各种各样的声音进入耳朵,光头壮汉的心头突然惊慌起来。

  过了好一会,光头壮汉,终于缓过神,揉了揉眼睛,晃晃悠悠站起身,看到了令他永生难忘的一幕。

  姜芃正面带微笑,活动着手腕朝他走来。

  他的身后,刚刚跟自己一块进来的几人。

  一人头朝下插入了马桶之中,浑身正在抽搐。

  还有一人,直接躺在小便池中,满身污秽之物。

  至于最后那人,最惨,直接被丢进了垃圾桶,只露出两只毛茸茸的小腿,被垃圾桶桶盖盖着。

  “现在,麻烦你重复一下刚才见面时的第一句话。”

  看着“和煦”的姜芃缓缓走到自己的身边,低下身子。

  光头壮汉浑身抖的跟筛糠似的。

  “啊,我,对不……”

  “啊!”

  ……

  走出男厕所,姜芃来到水池边上,打开水龙头,认真地清洗着手上的血迹。

  连续洗了三遍,姜芃才关上水龙头,甩了甩手,抽出一张纸巾擦干。

  稍微整理了下发型,姜芃掏出一片口香糖,丢到口中,快步离开。

  半个多小时之后。

  一名清洁工阿姨提着水桶来到男厕所跟前,看着上面的“打扫中”的字牌,有些疑惑地摇摇头。

  她明明记得自己没有翻牌子的啊,随即推开大门。

  紧接着,一阵响彻校园的尖叫声扩散开来,久久不能散去。

  回到家,看着门口脱下的运动鞋,姜芃有些犹豫。

  走到了姜小湖的房门前,姜芃抬起手,轻轻敲了敲房门。

  没人说话。

  姜芃又敲了三下房门,靠近了些,开口道。

  “小湖,你在吗,我想跟你谈一下。”

  隔着门,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不一会,房门打开了一条缝隙。

  “什么事?”

  姜小湖探出半个脑袋,身子还留在房内,看着姜芃。

  “今天我不是去了家长会嘛,我想跟你谈谈成……”

  成绩的绩字还没出来,姜小湖脸上就闪过一丝厌烦,随即就要关门。

  “等等。”

  姜芃赶紧用脚卡住房门,继续说道。

  “你干嘛啊?”

  姜小湖看了一眼姜芃的脚,眉头紧皱。

  “起开,我不想谈,烦死了。”

  气氛瞬间凝固了起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