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狂鳄海啸 > 第二十三章 饭后散步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三章 饭后散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十三章 饭后散步

    刚刚下车正在摘头盔的姜小湖也看到了窗户里的姜芃。

  她先是一喜,然后突然发现自己好像还在跟姜芃冷战。

  立马板起个脸,面无表情躲在江忆桐身后。

  江忆桐下了车,脱下皮衣,露出一身干净的白衬衫,看了姜小湖一眼,笑着摇了摇头。

  “躲什么,他是你爸,你躲得了一时,还能躲一世?你早晚要见的。”

  姜小湖“哦”了一声,这才从江忆桐身后站了出来。

  一同进入川菜馆,这会正是饭点,饭馆里坐了不少的人。

  江忆桐和姜小湖两人走进饭馆,立马引起了周围不少人的注意。

  两人风格气质完全不同,但都是美女。

  一下子就拉满了回头率。

  “等久了吧?”江忆桐拉着满脸抗拒之色的姜小湖来到姜芃这一桌。

  “没有太久。”姜芃笑了笑,看了看姜小湖,微微叹了口气。

  这个女儿,太难管了。

  翻脸比翻书还快。

  前脚才带她去梦幻乐园玩了个痛快,后脚就要离家出走。

  为了她,姜芃也是操碎了心。

  “小湖,赶紧坐啊。”

  好在这会有江忆桐打圆场,姜小湖这才扭扭捏捏地坐下。

  “我这个当爹的真是白当了。”看着姜小湖乖乖坐下,姜芃苦笑着摇了摇头,继续说道。“这才几天,你就把这丫头管的服服帖帖的”

  听了这话,姜小湖立马“哼”了一声,把头别了过去。

  “你别太放在心上。你和小湖不也过了这么多年了。”

  正巧赵大哥从后厨端上了一大碗老碗鱼,晃晃悠悠地走到姜芃这一下,随后放下。

  一股浓郁的辣椒香气扑面而来,姜小湖立马嗅了嗅鼻子,转过头,眼睛也亮了起来。

  “小吃货,我还治不了了。”姜芃嘴角扬起,心中暗笑着。

  桌上已经摆了不少菜肴,都是小湖爱吃的。

  “赵哥,辛苦你了。”姜芃冲赵大哥说道。

  赵大哥用挂在肩膀的毛巾摸了摸额头的汗水,看了姜芃一眼, 哈哈一笑,说道。

  “哎呀,辛苦啥,姜老弟,哥哥我就是干这一行的,早就习惯了,你能经常来关顾我的生意,我就很感激了。”

  说完,赵大哥又撇了一眼,姜小湖和江忆桐,眼睛也开始冒光。

  “姜老弟,好福气啊,哥哥我混了这么多年,第一次见到这么漂亮的女人,难怪这么多年没见你身边有人,原来如此啊。”

  姜小湖听了这话,赶紧捂着嘴偷笑着。

  江忆桐也是脸颊微红,有些尴尬。

  “你个闷墩儿。”

  王姐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姜芃这一桌旁边,揪住赵大哥的耳朵,“恶狠狠”地说道。

  “还不快去烧菜,客人都等着呢。”

  赵大哥吃痛,赶紧叫道。

  “疼死了,你这婆娘,赶紧松手,这么多人看着,怪丢人的。”

  “你还知道丢人?还不快走。”

  王姐松开捏着赵大哥耳朵的手,一把将他推走,带着歉意的笑冲江忆桐说道。

  “我家这人就是憨批一个,说话直,抱歉啊。”

  江忆桐立马笑了,摇着头,说道:“没事没事。”

  姜芃也适时出来打圆场。

  “王姐,没事,江小姐不是那种小气的人,赵大哥什么脾气我还不知道,哪里逃得出你的五指山。”

  王大姐立马“咯咯”的笑起来,随后拿了两瓶果汁,放倒了桌上。

  “拿去喝,免费送的,我记得小湖这孩子就爱喝这款果汁。”

  姜小湖立马甜甜一笑,说道。

  “谢谢王姨。”

  菜上的差不多了。

  姜芃也不想再等下去了,清了清嗓子,看向姜小湖,目光严肃。

  “小湖,下次有事大家能不能坐下来好好说,不要动不动就离家出去。”

  姜小湖没理姜芃,眼睛随意乱瞟着,满不在乎。

  江忆桐见状,赶紧拉了拉姜小湖的衣袖,说道。

  “小湖,你要清楚,这个世界上,谁都可能会害你,只有他不会。”江忆桐指了指姜芃,继续说道。

  “哪怕全世界都抛弃了你,他也会站在你的一边,你知道吗。”

  姜小湖身子微微一抖,看了江忆桐一眼,又看向姜芃。

  “一个人如果能十多年如一日地照顾你,保护你,你觉得他会害你吗?他肯定是拼了命的想保护你,想你更好。”

  姜芃也有些呆,这些话他从来不会说,也没想过。

  自己毕竟是男人,打碎了牙肯定是往肚里咽,绝不会说这些煽情的话。

  但江忆桐不一样了,她是一名能说会道的记者,更是一个女人。

  虽然不到三十岁,但也在社会里浮沉了很多年,有些话,说出来,直击人心。

  姜小湖的眼前立马浮现除了姜芃为自己洗衣做饭,鞍前马后的模样。

  每年的巨额学费,姜芃交起来,眉头都不皱一下。

  对他自己,则是省之又省。

  吃的穿的,都是最便宜的地摊货。

  姜芃更不会再自己面前抱怨什么。

  江忆桐说的没错。

  在ktv事件之前,姜小湖还觉得自己在学校混的不错。

  可是,这些都是虚伪的善意,撕开这些虚假的表皮,下面包藏的都是肮脏的祸心。

  姜芃从来没有要求过自己什么,更多的则是出于关心。

  “你想想看,在你最危险的时候,出现在你身边的是谁?”江忆桐又补充了一句。

  在ktv,在乐叔杂货铺门前,在学校大门口。

  在姜小湖马上要受到侵犯的时候,出现的是谁?

  还是姜芃。

  姜小湖突然觉得自己很小气,明明是很小的一件事,自己却闹的这么大。

  姜芃也是关心自己的成绩和未来,是为人父母的人之常情,哪里有错了?

  “小湖,你现在想想,自己做的对吗?”

  江忆桐的声音很轻柔,但却如同利箭一般,直捣黄龙。

  姜小湖的心理防线瞬间溃败,有些愧疚地摇了摇头。

  姜芃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没想到江忆桐的“段位”如此之高,自己一向棘手的“叛逆期”。

  竟然在她手下如此轻松地地降服。

  江忆桐看拍了拍姜小湖的手背。

  姜小湖抬头看了她一眼。

  江忆桐的眼睛看了看姜芃,向姜小湖示意着。

  姜小湖自然懂江忆桐的意思,但又不好意思开口。

  江忆桐投来了鼓励的目光。

  咬着嘴唇,姜小湖面颊微红,转头看向姜芃。

  “老爸,对不起,下次我不会乱跑了。”

  姜芃呆住了。

  这么多年以来,这是姜小湖第一次给自己道歉。

  从前,哪怕是姜小湖错了,最后都是姜芃主动服软道歉,姜小湖从来没有主动道过歉。

  听到姜小湖的道歉,姜芃只感觉鼻子一酸,差点失态。

  “咳咳,哎,爸爸也有做的不对的地方。不过,在学习上,我帮不了了,你想考回国,真的还需要努力。”

  姜芃吸了吸鼻子,喝了一口茶水,掩饰自己的尴尬。

  “好了好了,既然和解了,赶紧开席吧,我都饿了。”

  江忆桐的声音恰当的响起。

  姜芃也点点头,指了指桌上的菜,说道。

  “对对对,赶紧吃吧,不然一会凉了。”

  赵大哥做的川菜相当正宗。

  色香味样样俱全。

  姜芃没想到江忆桐也这么能吃辣,跟姜小湖吃的不亦乐乎。

  姜芃自己则是默默地吃着赵大哥特意炒的几盘不辣的菜肴。

  一顿晚饭很快就落下了帷幕。

  姜芃的家离川菜馆很近,就隔着一条街。

  所以他也没开车,饭后就那么慢悠悠地散着步,朝回走着。

  姜小湖走的快,走在前面。

  江忆桐晚上也没有什么事,暂时没骑摩托车和姜芃则是并肩走在后面。

  “这次又麻烦你了。”

  姜芃叹了口气,有些歉意地说道。

  “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小湖这孩子我也很喜欢啊。”

  江忆桐摆摆手,毫不在意。

  “人和人确实不能一概而论,我一直头疼的教育问题,在你手下,好像根本不是事。”

  “哈哈,可能是职业问题吧。记者一般都比较擅长察言观色,可以通过表情和神情引导他人。”

  姜芃点点头,这方面,江忆桐确实是高手。

  “谢谢。”

  “你总是爱说谢谢。”

  江忆桐笑了。

  “那我该说啥?”

  “这样,我问你几个问题,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

  “你说。”

  姜芃做了一个“请便”的姿势。

  “怎么突然想回国了?”

  “想回,就回了。”

  姜芃的回答很没有营养。

  “额,好吧,下一个问题,回去干嘛了?”

  姜芃沉默了一会。

  “看一个人。”

  江忆桐摸了摸下巴。

  “让我猜猜看。”

  她思索了片刻,回答道。

  “去看她了?”

  江忆桐这个“她”用的很巧妙。

  她就是想避开“妻子”这二字。

  姜芃也没否认,点点头。

  “其实今年的忌日已经过了,只是突然很想回去看看,看看一些地方,看看一些人。”

  天已经黑了,姜小湖的人影早就跑不见了,想必是回家了。

  路灯将两人的影子拉的老长,江忆桐微微偏头,笑着问道。

  “能跟我讲讲么?”

  姜芃的脚步暂时停了下来,他扭头看了看江忆桐,气氛有些微妙。

  “蛮无聊的故事,真的想听?”

  “愿闻其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