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狂鳄海啸 > 第二十四章 那些年那些事

我的书架

第二十四章 那些年那些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十四章 那些年那些事

  故事发生在校园,听起来有些狗血。

  但懵懂纯真的爱恋往往就发生在这里。

  一旦进入了社会,一切东西都会跟“金钱”二字挂钩。

  姜芃和李汶雪是高中认识的,同校不同班。

  高一军训,李汶雪和姜芃所在的班级分在了一个连队里。

  成为了兄弟班。

  李汶雪是班委,类似与教官助理的职位。

  每天负责点名,协助教官维持秩序。

  姜芃是个刺头,大大咧咧,咋咋呼呼,刚来到新学校,一切都很新鲜。

  军训的时候,大家都是穿同样的军装,带同样的帽子,姜芃偏不。

  他喜欢反着带帽子,因为他觉得这样很酷,为此他没少被教官罚站军姿和跑圈。

  军训总共有两个礼拜。

  晚上的时间,都是在教官的组织下,大家表演才艺,或者玩玩什么多人游戏。

  因为人多,最简单的老鹰抓小鸡互动效果就极好。

  有一天晚上,教官组织大家唱歌,由他开头点名,点名上来的人在所有人的围观下,拿着喇叭扩音器完整的唱一首歌,之后可以任意点下一位同学。

  很简单的游戏,但是教官第一个点的就是李汶雪。

  也许是因为比较熟悉吧。

  但李汶雪不会唱歌。

  亦或许是女孩子脸皮薄,不好意思唱。

  总而言之,李汶雪就那么在人群中心尬住了。

  大伙议论纷纷,教官也不说话。

  因为是活动,大家都没带帽子。

  月光下,李汶雪眼眶微红,扎了个丸子头,些许碎发散落在两侧。

  姜芃心突然被触动了,周围都是调笑声,议论声,他都听不见了。

  他想帮她。

  所以姜芃站起身来,在人们的注视下,走到了场中央。

  “教官,我帮她唱吧。”

  在众人的口哨声中,姜芃第一次和李汶雪四目相对。

  虽然只有短短的一秒钟,但姜芃看到了一双动人的眼睛。

  接过喇叭,李汶雪就站在身边。

  姜芃唱了一首《当爱已成往事》

  姜芃虽然很喜欢这首歌,但当时并没有体会到其中真正的感情。

  不过,糊弄一下同学和教官也是绰绰有余了。

  现在的姜芃,才真正听懂了这首歌。

  初闻不知曲中意,再听已是曲中人。

  这些都是后话。

  那晚,唱完了歌,姜芃随便点了一个同学,就下去了。

  姜芃因此就这样和李汶雪认识了。

  之后的发展,姜芃记得不太清了。

  反正在高二那年暑假,姜芃在放映厅,看完一盘录影带之后,冲李汶雪表白了。

  结局自然是好的。

  少男少女,如果对对方没有好感,哪里会同意一起去放映厅?

  李汶雪同意了。

  虽然在一起了,也仅限于周末一起偷偷溜出来牵牵手,放学都不敢一起走。

  那个年代的人都很单纯,拉拉手已经是很亲密的关系了。

  就这样,到了高三。

  李汶雪报的是文科班。

  姜芃爱屋及乌,报的也是文科。

  但姜芃学习成绩不好。

  文科很多东西都需要死记硬背,姜芃记忆力不好,这些东西背起来很费劲。

  但李汶雪不同,虽然谈不上学霸,但也处于全年级上游。

  姜芃很急,为了能跟李汶雪考到同一所大学,高三那年,姜芃用尽了脑细胞。

  可结果还是失败了。

  姜芃的成绩虽然有了很大的进步但和李汶雪差的不少。

  没法考到同一所大学。

  姜芃急的都哭了,最后还是李汶雪出的主意。

  同城不同校。

  姜芃不顾父母反对,报考了离李汶雪学校很近的另一所较差的院校。

  就这,大学时光开始了。

  进入了大学,相比于高中时代,就轻松多了,也开放多了。

  姜芃每天下午都会跑步来到李汶雪的学校,和她一起吃饭,散步。

  因为两校离得近,经常会组织活动。

  比如篮球友谊赛,足球友谊赛等等。

  凡是前往李汶雪学校参加的比赛,他都会参加。

  他和李汶雪的关系也慢慢从牵手进步到了交换初吻。

  期间虽然也有争吵,但姜芃永远是主动承认错误,永远处于弱势的一方。

  大学四年恍然过去,经过了将近七年的爱情长跑,姜芃和李汶雪在毕业后的一年选择结婚。

  次年,姜小湖降临在这个世界上。

  一切都很美好,虽然婚后的生活非常紧迫,但有双方父母的支持,一家三口过得还算其乐融融。

  直到2008的到来。

  2008是一个多灾多难的年头,其他的不谈。

  击碎姜芃家庭的就是“臭名昭著”的美国金融危机——次贷危机。

  金融危机爆发之前。

  中国的股市,属于这个月你投入100元,下个月就能变200元的情况。

  全民炒股。

  大街小巷都在谈论着今天哪只股票涨停板了,最近哪个版块利润高啊。

  股票交易所也是天天人满为患。

  在这样的背景下。

  姜芃的发小兼挚友找上了他。

  他们俩一起上学直到大学才分开,是最好的朋友。

  他想干一波大的。

  他要借高利贷。

  但是高利贷需要担保人。

  原本姜芃是拒绝的,可是当他自己玩了一段时间股票之后才发现是真的。

  简直就是明牌赌博。

  姜芃忍不住了,瞒着李汶雪和家里人。

  替自己的发小做了担保人。

  为他借了一大笔的高利贷。

  因为发小答应了自己,只需要一个月,就可以连本带利的翻倍。

  到时候多出来的钱他跟姜芃四六分。

  姜芃也几乎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买了三支股票。

  就在二人等待着翻倍的时候。

  金融危机悄然爆发了。

  看着股票交易所出现的满眼绿色,姜芃和发小并没有在乎。

  这才第一天而已。

  但是,连续七天的跌停板,姜芃和发小坐不住了。

  接下来就是无尽的折磨和深渊。

  直到10月28日。

  A股股市跌到了史上最低点。

  1664.93点。

  姜芃和发小输的血本无归。

  纸是包不住火的,这件事终于被李汶雪知道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李汶雪直接晕了过去。

  是被抬进医院抢救。

  更糟糕的是。

  姜芃的发小一声不响的跑路了。

  他没有成婚,没有家事,直接跑的无影无踪,根本找不到人。

  姜芃崩溃了。

  作为担保人,他现在就要代替发下还款。

  在高利贷的威逼下。

  他不得不卖掉唯一留下的房子,替发小还钱。

  因为他有妻子女儿,这些人发现姜芃发小跑路之后就死死盯住了姜芃。

  只要姜芃敢跑,李汶雪和姜小湖就没有好下场,甚至会连累道姜芃的父母。

  可是卖掉房子的钱依然填补不了巨额的亏损,姜芃只好求助自己的父母。

  他记得非常清楚,自己一个已经成家有了孩子的人。

  那天跪在父亲的面前,被他打断了两根擀面杖。

  最后在父母养老金的支撑下,姜芃还清了所有的债务,但也孑然一身。

  就在所有人认为李汶雪要跟姜芃分道扬镳的时候。

  备受打击的李汶雪没有抛弃姜芃,也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她的父母。

  只是默默承受了下来。

  跟姜芃一起住进了他父母的家里。

  一切从头开始。

  李汶雪也不得不出去做工。

  要知道,姜芃原本的家庭还算富裕。

  李汶雪甚至都没有主职工作。

  只有一份兼职的英语教师工作,想去就去,非常轻松。

  姜芃也是后来才从父母的口中知道,

  那段时间,在看不见自己的时候。

  李汶雪天天以泪洗面。

  可她没有抛弃姜芃,姜小湖。

  姜芃也要咬着牙,起早贪黑,干了三份工作。

  姜小湖则是由自己的父母主要照看。

  可这段时光仅仅持续了一年。

  在姜芃事业稍有起色的时候。

  李汶雪倒下了。

  发病原因很简单,积劳成疾,长期高压引起的喉癌。

  李汶雪是一个老师,经常用嗓。

  嗓子发炎了也不管,吃几颗药继续上课,

  发现的时候,已经是中后期了。

  化疗已经不管用了,只是在浪费钱。

  而且李汶雪不喜欢化疗,会掉头发,也很痛。

  她选择保守治疗,安静地过完人生中最后的时光。

  直到李汶雪发病,她的父母才知道姜芃身上发生的破事。

  想怪,想骂,却已经无话可说了,女儿已经是这个样子了,他们的眼里,只有无尽的悲痛。

  就这样,李汶雪在姜芃的陪伴下渡过了人生中最后的时光。

  她从来没有在言语上怪过姜芃,在姜芃最黑暗的时候,她甚至没有发过火。

  而是选择跟姜芃一起抗下这一切。

  在李汶雪最后的弥留之际,她说不出一句话,吃不下一口饭,全凭输液吊着一口气。

  尽管如此,她还是用手给姜芃留下一句话。

  “把烟戒了。”

  姜芃答应了,也做到了。

  就这样,原本生活已经有了起色,将要走出那段黑暗时光的姜芃。

  世界再一次崩塌,而这一次,没有与他重建世界的那个人了。

  李汶雪的葬礼结束后,姜芃就带着姜小湖离开了家,离开了城市,离开了中国。

  姜芃有一个远房表弟,就在泰国,叫姜汶同。

  很巧,名字中有一个字跟李汶雪相同。

  在他的安排下,姜芃来到了泰国,来到了多猜市,一直打拼,直到现在。

  ……

  “这就是我的故事,应该挺无趣的把。”

  夜色下,路灯旁,长椅上,姜芃面带笑容,讲述完自己的故事。

  江忆桐这才回过神,两滴泪水划过眼角。

  有些慌乱地擦拭掉泪水,看着姜芃淡然的脸。

  江忆桐不知道,在姜芃微笑诉说的背后,有多少心酸痛苦。

  她只知道,经历过这些打击,还坦然面对生活的人,太少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