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狂鳄海啸 > 第二十五章 欺诈合同

我的书架

第二十五章 欺诈合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十五章 欺诈合同

 江忆桐也曾假想过姜芃的过去,但没想到会这么惨痛。

 好友背叛,妻子离世,远走他乡。

 每一件事都足够摧毁一个人。

 闲聊过后,二人慢慢走到了乐叔杂货铺前。

 “不管怎么说,这几天小湖的事还是麻烦你了。”

 “小事。”江忆桐笑了笑,随即补充道:“我们现在应该算是朋友了吧。”

 “嗯,当然。”姜芃点了点头。

 “既然是朋友,这点小事真不算什么。”

 “……”听到江忆桐这话,姜芃不知道该怎么接。

 正在此时,耳边正好传来了乐叔的疑惑声。

 “乐叔,怎么了?”

 姜芃扭过头,上前几步,来到乐叔身边。

 乐叔正戴着一副老花镜,坐在小板凳上,盯着几张装订好的A4纸皱着眉头,嘴里还止不住的念叨着。

 “乐叔,咋了?”

 听到姜芃的询问,乐叔这才摘下老花镜,揉着眉心,长出一口气。

 “小姜啊,你来的正好。下午小辰这孩子突然回来,带了一份合同,说是什么房屋买卖合同。

 说有人愿意出大价钱买下我这套老房子,下午那会他说的急,我没仔细听,稀里糊涂就签下了。这不,现在正在这琢磨呢么。”

 姜芃听了这话, 顿时感到一丝不对劲,卖房这种大事,怎么一个下午就解决了,还是周辰带的合同。

 “乐叔,合同能借我看看嘛?”

 乐叔点点头,把合同递给了姜芃。

 姜芃接过合同,仔细打量起来。

 很常见的房屋买卖合同,用的是中泰双文,姜芃翻看了一下合同。

 发现对方出价很高,买下乐叔这栋老房,绰绰有余。

 姜芃虽然感觉不对劲,但毕竟对合同这方面接触不多,看了一会,也没看出什么端倪。

 只是在最后一页的买卖双方看到了熟悉的名字。

 “3A公司?”

 姜芃眉头紧皱,念出了这个名字。

 “什么?”

 一边的江忆桐听到了3A公司几个字,也是来了兴趣,走到姜芃身边,看着他手里的合同,开口问道。

 “这是3A公司的合同?”

 姜芃点点头,冲乐叔问道。

 “乐叔,周辰拿这合同给你签的时候,有没有说什么?”

 乐叔回忆了一下,回答道。

 “小辰就说了一些‘这次机会难得,对方愿意出大价钱。’

 还说我的房子住了这么多年,迟早要换,总之就一直催着我签合同。

 我好久没见小辰了,见他着急,也没仔细问,就签了。”

 “周辰人呢?”

 “小辰他带着另外两份合同早走了。”

 乐叔刚说完,江忆桐立马开口道。

 “合同给我看下。”

 姜芃把合同递给了江忆桐。

 江忆桐接过合同,打量起来。

 不一会,就皱着眉头,开口道:“这合同有问题。”

 “什么问题?”姜芃有些惊讶,这合同竟然真有问题,自己都没发现。

 江忆桐眼睛微眯,走到乐叔的身边。

 “乐叔是吧,你好!”

 乐叔虽然不是第一次见江忆桐,但还不知道他的名字。

 “乐叔,她是我的朋友,叫江忆桐,是一名记者。”看到乐叔有些茫然,姜芃赶紧解释道。

 乐叔愣了一下,问道。

 “你也姓姜吗?”

 江忆桐笑了笑。

 “我是江河的江。”

 乐叔挠了挠脑袋。

 “江记者,见笑了。”

 江忆桐摇摇头,示意没事。

 “乐叔,我想问一下,这一式三份的合同签完,您收定金了吗?”

 乐叔听罢,犹豫了好一会,看了姜芃和江忆桐一眼,才咬了咬牙,回答道。

 “收了,下午小辰带回来一张银行卡,里面有总金额的三分之一,说是定金,只要签了合同,定金就可以收下了,剩下的钱,交房的时候付。”

 “这下糟了。”江忆桐叹了口气,拿起合同继续说道。“乐叔,说出来你可能不太信,但我接下来说的都是实话。”

 看着江忆桐的脸色,乐叔也感觉到不妙。

 “江记者,你放心说,下午签了这合同之后,我也感觉有些怪,可身边没有懂行的朋友,只能自己琢磨。”

 “乐叔,你被骗了。”江忆桐开口就是个炸弹。

 “什么?”乐叔呆住了。

 “我报道过一些房屋买卖纠纷的新闻,对这方面有些了解,这份合同是一份陷阱合同,我能肯定出自于专业人士之手,这挖的坑一般人都发现不了。

 乐叔你签的其实是一份房屋认购书,是签订正式房屋买卖合同之前的一份合同。这上面的要求是,一旦签订本合同,双方在正式签约时,不得修改房屋买卖合同的条款,同时委托周辰为您的全权代理人。

 也就是说,一旦乐叔你签订了本合同,就放弃了磋商权和谈判权。

 这份合同里出现的房屋买卖合同只是一个示例,不具备法律效益,上面的金额也只是示范。

 真正的交易金额是你收下的些定金。

 你收了定金,确认你已经将房屋出售了,后续的房屋买卖合同就只是一个走过场的合同,

 如果你违约,必须交付五倍的违约金,用作罚款,这些在合同上写的很清楚。”

 江忆桐说的有些复杂,乐叔听得有些迷糊,但姜芃大概听懂了。

 他拿回合同,重新扫了一遍,发现那一笔不菲的交易金额确实是在示例的房屋买卖合同里。

 只不过,“示例”两个字极小,如果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夹在认购书里的示例买卖合同。

 “江记者,你说的我没太懂……”乐叔还有些云里雾里,姜芃开口了。

 “乐叔,这么说吧,你看到的房屋成交价只是一个虚假的数额,你签下的这份合同和收下的钱代表你已经把房卖出去了,如果反悔,需要交五倍的违约金。”

 “什么?”乐叔听了这话,眼前一黑,差点晕了过去,幸好被姜芃一把扶住。

 “这,这给我的钱,哪里够?小辰不是说好这些钱是总额三分之一吗?怎么会是这样?”乐叔被姜芃扶到了座位上,满头冷汗。

 姜芃和江忆桐对视一眼,心中闪过同一个念头,那就是乐叔的儿子周辰,有问题,为什么要在合同里特意加上让周辰成为乐叔的全权代理人。

 “乐叔,你再把下午周辰回来前前后后发生的事情跟我们讲一下。”姜芃面色凝重地说道。

 乐叔长出一口气,才将下午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讲给了姜芃和江忆桐听。

 姜芃和江忆桐听到一半,就觉得疑点重重,耐着心听完乐叔的讲述,江忆桐终于开口问道。

 “乐叔,你知道周辰在哪里工作吗?”

 乐叔摇摇头。

 “不知道,小辰这孩子从来没跟我说过工作的事情,我只知道,他在市中心工作,很忙。”

 “乐叔,有句话我不知当讲不讲。”江忆桐叹了口气,看向乐叔。

 “江记者,你说,你是姜芃的朋友,我相信你。”乐叔看了看姜芃,又看了看江忆桐,点点头。

 “乐叔,你被周辰骗了。”江忆桐缓缓说道。

 不知为何,一向和蔼的乐叔,听到江忆桐这话,气的满脸通红,语气也变得急躁起来。

 “不可能,小辰这孩子不可能骗我,你们一定是搞错了。”

 姜芃看了一眼乐叔,又看了一眼江忆桐,低声说道。

 “你不知道,乐叔对他儿子疼爱的很。要是说他儿子骗了他,打死乐叔都不信啊。”

 江忆桐皱着眉,转过身,回答道:“事实已经很明显了,就是这个周辰带回来的假合同骗乐叔上钩,用极低的价格把房子骗到了手,这还用想?”

 姜芃不动声色地微微摇头,低声说道:“话不能这么说,这房子迟早是周辰的,他也没必要骗乐叔啊。一会注意一下说辞,别把老人家气出个好歹。”

 叮嘱了一下江忆桐,姜芃走到乐叔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脊背,理顺了他的气。

 “乐叔,你别着急。”

 “小辰这孩子乖的很,从来都很听我的话,怎么会骗我,你们一定是搞错了。”

 乐叔满脸通红,短短一会的功夫,白色背心已经被汗水浸透。

 “也有可能是周辰被人骗了,乐叔,你别着急。”江忆桐看乐叔这幅模样,虽然心中早就下了定论,但还是留了余地。

 “哎,都怪我老糊涂了,没仔细看。他们给的钱,连我房子的一半都不到,这可怎么办啊?”

 姜芃听罢,也是点点头,安慰着乐叔:“乐叔,你别着急,你看这会能不能联系上周辰,咱们问个清楚,这个合同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乐叔点点头,掏出手机,可联系拨打了四五遍,电话要么是正在通话中,要么就是无人接听。

 “小辰怎么不接电话啊,这会也才九点多啊,难道是工作太忙了?都怪我太笨了,上了当,这房子我可是留给小辰的唯一值钱的东西了。”

 乐叔电话打不通,又是着急起来,双腿也止不住的哆嗦,整个人状态极为不好。

 周辰不接电话,江忆桐心中更是笃定了就是周辰搞得鬼。

 思忖了一番,江忆桐安抚了乐叔两句,让他暂时别给周辰打电话了。

 “乐叔,你别太自责了,这种陷阱一般人也发现不了。姜芃刚才不也没发现。

 我刚好认识几个懂法律的朋友,这份合同涉嫌欺诈,我看有没有办法能不能让这合同作废。”

 姜芃看了江忆桐一眼,问道:“可以吗?”

 江忆桐点点头,用手机将合同一张张拍好,看了看照片。

 “尽力吧,我先回去问问,明天给你回信。”

 姜芃点点头。

 “要不我送你回去吧?”

 江忆桐摇摇头,说道:“我车就在那边,你陪陪乐叔吧,有消息了我第一时间回复你。”

 姜芃点点头。

 在乐叔的连连道谢中,江忆桐离开了。

 姜芃也是安慰了乐叔好久,让他最近这两天赶紧联系一下周辰。这才把他情绪稳定住,吩咐乐叔今晚早点关门休息,姜芃上楼回家。

 刚一进门,姜芃就看到了略带微笑的姜小湖。

 “聊得这么久啊?挺投缘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