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狂鳄海啸 > 第二十六章 斯文败类

我的书架

第二十六章 斯文败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十六章 斯文败类

  姜芃心中微微一虚,但依然面不改色地说道。

 “胡说什么呢,乐叔被人骗了,刚才我在安慰他呢。”

 虽然是转移话题的手段,但效果很明显。

 姜小湖立马把注意力转到了乐叔身上。

 “乐叔怎么了?”

 “他被骗了。”

 姜芃叹了口气,回答道。

 紧接着,姜芃大致给姜小湖讲了一下事情的经过。

 “这还用问?周辰肯定有大问题!”听完了姜芃的描述,姜小湖一拍桌子,气愤地说道。乐叔这种老好人,身为亲生儿子的周辰这都下的去手,良心真是被狗吃了。

 “嘘,小声点。”姜芃做了个噤声状,然后指了指楼下。

 “你又不是不知道,乐叔对周辰的态度。”姜芃低声说道。

 “那怎么办?乐叔的房子要是卖掉了,我们住哪啊?”

 姜小湖有些担忧,这老房子虽然没那么华丽,但住了很多年,也有一些感情了。

 “不知道,江记者说她那边认识几个懂法的朋友,这件事可以帮上一些忙。”姜芃随口道。

 “还叫江记者呢?多生分啊。”听到姜芃谈到江忆桐,姜小湖立马调侃道。

 姜芃脸一黑,看了看时间。

 “快十一点了,还不上床睡觉,明天还上不上课了。”

 姜小湖哦了一声,做了个鬼脸,回房去了。

 “这丫头,没大没小。”姜芃叹了口气,突然想到刚才姜小湖的鬼脸,又笑了。

 第二天清晨,做好了早饭,姜芃率先出门。

 乐叔今早没有开门,想必是昨晚没有休息好。

 姜芃也没多想,上了车,来到公司。

 将近一个礼拜没上班,公司堆积了不少事情。

 姜芃一一处理起来,潘达那边也来了消息,一号货船已经维修好了,随时可以上岗。

 姜芃立马开始安排工作。

 江忆桐那边姜芃问过,暂时也没什么消息,她也正在问她的法律朋友。

 接下来的两天都很忙碌,

 乐叔也一直联系不上周辰,就算勉强联系上了,周辰也是以工作忙搪塞过去。

 江忆桐叮嘱姜芃让乐叔先不要动那笔钱,又要了一份合同的复印件之后。

 事情就暂时这么拖了下去。

 过了半个星期左右。

 这天中午,忙碌了一个早上,姜芃一边刷着手机,一边思考着中午吃什么。

 微信突然弹出了一个消息。

 姜芃打开微信,看到了一个视频,立马皱起眉头。

 视频画面是乐叔的杂货铺,围观的人很多,姜芃看的不太清,只看到最中心几名穿着西服的男人手里拿着文件夹正冲乐叔说着什么,乐叔急的不停擦汗。

 姜芃顿时有些担忧,想问下发生了什么,可群里说话的人很多,你一言我一句的,字幕滚动极快。

 其中竟然有不少人的都在求助。

 姜芃看到了几个关键字“收房子”“签合同”之后立马感觉不妙。

 思考了一会,姜芃艾特了诊所陈太太,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陈太太立马回复姜芃。

 “听他们说乐叔签了一个合同,稀里糊涂把自己房子给卖了,这些人是来收乐叔房子的。而且,不少街坊邻居都上当了!”

 姜芃仔细询问之下,才知道,原来是有人来收乐叔的房子了,更重要的是,有不少唐人街的邻居,都签下这种陷阱合同,现在地方派人来收房子了。

 姜芃顿时察觉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这件事绝对是有预谋,有组织的。

 “3A公司,真厉害啊。硬的不行,就来软的。”姜芃面色铁青。

 “喂,这会忙吗?”姜芃拨通电话,询问道。

 电话那头立马传来江忆桐的声音。

 “还好,怎么了?你说。”

 姜芃将事情的情况简单描述了一下。

 江忆桐沉默了一会,接着说道。

 “你知道周辰在哪工作吗?”

 姜芃有些疑惑。

 “不知道啊,怎么了。”

 江忆桐呵呵一笑,回答道:“周辰就是3A公司的员工。”

 姜芃也沉默了。

 这件事已经很清楚了,周辰在3A公司上班,出于某种原因,联合公司欺骗了乐叔,骗到了乐叔的房子。

 “我先回去一趟,乐叔一个人应付不了这么多人。”姜芃想了半天,才吐出这句话。

 “嗯,你先去,我随后就到。”

 江忆桐回了姜芃一句,挂断了电话。

 交待了几句给文生,姜芃刚准备离开,

 文生递给了姜芃一样东西。

 “这是什么?”姜芃问道。

 文生微微一笑,说道:“芃哥,你拿着吧,应该会用上的。”

 姜芃有些疑惑地把东西放到衣服口袋里,回到了唐人街。

 唐人街已经炸开了锅。

 不仅是乐叔,有好几十户街坊邻居都中了招。

 这件事情再一次证明了一句俗话————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乐叔是因为爱子心切加上年纪大了可以理解,可其他人则完全是为了占便宜儿中了招。

 为了多出了的房款,上了当。

 唐人街今天多了很多型号相近的陌生车辆,也多了很多穿着西服拿着文件夹的人。

 不少街坊邻居都在跟他们争论着。

 “好一个3A公司,好一个察沃。”姜芃心中惊叹着。

 他没想到3A公司武的不行来文的了。

 混混胁迫这一招不管用了,竟然使出了陷阱合同这一招。

 这一下子算是打在这些街坊们的软肋上了。

 远超房价的交易金,还能直接得到一部分定金,让不少不懂法律的街坊上了当。

 看来今天是3A公司收网的日子了。

 来到乐叔杂货铺前,姜芃拨开人群。

 走到了几名西装男的面前,将满脸通红的乐叔护在身后。

 “这位先生,请问您是哪位?”

 为首的那人一身墨绿色西装,头发梳的一丝不苟,带着一副金丝眼镜,说话很是礼貌,手里还握着一个天蓝色的文件夹,模样十足,说的话竟然是汉语。

 “你们是谁?”姜芃心也有点虚,这样的敌人才是最难对付的。

 “先生您好,我是3A公司法务部的一名律师,我叫颂帕。”颂帕笑着说道。

 “泰籍华人?”听到颂帕的名字,姜芃皱着眉问道。

 “是的,我的父亲是一位中国人,请问您是?”颂帕点点头,再次问出了问题。

 “我叫姜芃,是这栋房子的租客。”姜芃回答道。

 “哦?”颂帕眼中精光一闪,继续说道:“姜先生,既然您是租客,那这件事就与您无关了。”

 “怎么没关系?我,我是……”姜芃咬咬牙,开口道:“我是周永乐先生的法律顾问。”

 颂帕嘴角闪过一丝冷笑,继续说道:“既然是这样,我大致给您说一下情况,姜先生。周永乐先生已经跟我司签订了合同,钱款我们已经支付,现在这栋房子归我公司所有,我来收房子,有问题吗?”

 颂帕说着,拿出了跟乐叔签订的合同。

 白纸黑字,有着乐叔的签名画押,姜芃也有些紧张起来。

 身后的乐叔拉了拉姜芃的衣服,低声说道。

 “小姜啊,这件事你也尽力了,都怪我自己老糊涂了,你别管我了。”

 姜芃示意乐叔不要说话,自己则是上前一步,开口说道:“这份合同是你跟周永乐先生签的吗?你们这是诈骗。”

 颂帕摆摆手,指了指自己的嘴巴,说道:“姜先生,请注意您的言辞,这份合同已经具有法律效益了,我希望您可以认清这一点,至于我们是不是诈骗,可不是您能决定的。冲您刚才这几句话,我可以起诉您诽谤了。”

 姜芃也不太懂法律,在颂帕面前根本过不了几招,现在已经是额头冒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姜先生,我劝您还是早一些找一处新的住所,不然可能会流落街头哦。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们3A公司也在做房产生意,可以给您介绍一些不错的房源,前提是,您能支付的起。”

 颂帕话音落下,身边另外两名律师顿时哈哈大笑起来,眉眼间满是嘲讽,显然3A公司的房源在他们眼中,不是姜芃这种人能出的起的。

 一旁的街坊们都是满脸怒色,可对方披着法律的外衣,占着先机,己方又不能使用武力,一时间,大家只能互相低声议论。

 姜芃也是满腔怒火,要不是强忍着情绪,早就一拳打在颂帕可恶的脸上了,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

 颂帕就是这样的斯文败类。

 看着面色铁青的姜芃,颂帕得意洋洋地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叫他过来吧,给他们最后一击。”

 姜芃愣住了,不知道颂帕搞什么鬼。

 可几分钟过后,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乐叔杂货铺前。

 “你们还有什么话说?周辰是我们3A公司员工,也是跟周永乐先生签订合同的负责人,现在更是周永乐先生的全权代理人。

 他可以证明当时双方都在正常的条件下签订的合同,并且事后还得到了周永乐先生的再三确认。”

 姜芃虽然跟周辰不熟,但好歹见过他。

 看了几眼,立马认出来了,刚想说什么,突然感到身后的乐叔有些不对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