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狂鳄海啸 > 第二十九章 初见察沃

我的书架

第二十九章 初见察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十九章 初见察沃

  一道肉菜,一道素菜,西红柿炖牛肉和手撕包菜,荤素搭配,色香味俱全。

  “我吃不了辣,也不会做。所以做得菜比较偏酸甜口,应该没问题吧。”姜芃指了指桌上的菜,试探道。

  “没事没事,我都可以,不介意的。”江忆桐坐在桌子边上,突然想到什么,开口问道:“那如果小湖想吃辣呢?”

  姜芃拍拍手,指了指窗外。

  “那不是有赵哥他们开的川菜馆么,就上次一起去吃的,小湖想吃辣了就叫他们家做。”

  “难怪你不吃辣,还跟川菜馆老板这么熟。”江忆桐恍然。

  姜芃拿出碗。盛了一碗海鲜汤给江忆桐。

  “小心烫。”姜芃细心地说道。

  江忆桐吹了吹汤上的热气,用勺子舀了一勺,尝了一口。

  “哇,好鲜啊。”江忆桐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又连喝了两口。

  “姜芃,你这手法,堪比五星大厨啊!”

  姜芃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脑袋。

  “还好啦,都是我爸教的好了,从小耳濡目染,学了不少。”

  江忆桐又盛了一碗海鲜汤,惊叹道:“你不去当厨师真是可惜了。”

  “厨师啊?我还差的远呢。厨师这种工作,谈不上喜欢,做饭只是简单糊口罢了。”

  江忆桐的厨艺水平还停留在烹饪速食食品的段位上,虽然比姜小湖强,但也强不到那里去。

  属于做饭还要看说明书的那种。

  喝完了汤,江忆桐又吃了几口菜。

  牛肉咸香中带着微微酸甜,包菜爽脆可口,江忆桐很久没吃到这么好吃的家常菜了,米饭都吃了两碗。

  “哇,不行了不行了,今天吃的太多了,回去不知道要长多少斤肉。”

  江忆桐虽然一直在抱怨会胖,可嘴巴却没停下来过。

  姜芃也很开心,看到自己做的东西被吃光,那就是对厨师最大的褒奖。

  “自己动手做的菜,肯定比外卖什么的要好,偶尔多吃一些,没事的。”姜芃回答道。

  江忆桐点点头,表示肯定。

  菜过五味,两人都吃的差不多了,姜芃起身收拾,江忆桐也在帮忙收拾碗筷。

  姜芃在厨房洗碗,江忆桐看着正在忙碌的姜芃,突然感觉到了两个字——安心。

  洗完碗,姜芃又泡了两杯热茶,递给了江忆桐一杯。

  “你还真会养生,这是什么茶啊?”江忆桐看着淡黄色冒着热气的茶水,好奇地问道。

  “安溪铁观音,特意叫国内的朋友邮寄来的,不可多得哦。”姜芃吹了吹茶水的热气,抿了一口。

  江忆桐也学着姜芃的样子,喝了一口,清淡悠香的茶水入口,顿时心旷神怡,解除了刚才牛肉的一丝丝油腻。

  江忆桐刚想说什么,姜芃的手机突然响了。

  姜芃掏出手机,看着一串陌生的电话号码,微微皱眉。

  “你好,请问你是?”

  “姜芃是吧,我想跟你谈谈。”

  “你是谁?”

  “我是谁?我是3A公司董事长察沃。”

  姜芃听到察沃两个字,吓了一跳,手里的茶杯差点失手掉在地上。

  “你找我有什么事?”姜芃放下茶杯,站起身,在江忆桐有些诧异的目光下,走到窗边。

  察沃能查到自己的手机,姜芃丝毫不惊讶,自己是公司的法人,想查手机号码,太简单不过。

  “姜芃先生,你不要太紧张,我找你,只是想跟你聊一聊。”察沃用的是中文,带着些许泰腔。

  “我跟你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聊聊的话,我觉得没什么必要。”姜芃想都没想,低声回绝道。

  “姜芃先生,你不要这么早拒绝我啊,我想跟你聊的事情,对咱们双方都有好处。”察沃的声音很平和,听不出一丝怒气,但姜芃却打了十二分的防备,警惕着察沃说的每一句话。

  “不用了,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先挂了。”姜芃不想跟察沃废话,立马想要挂断电话。

  “稍等一下,姜芃先生,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你好像有一个女儿,叫姜小湖,还在上高中吧。”察沃的声音依然很平静,但姜芃已经开始冒冷汗了。

  “你想干嘛?我警告你,你敢动我女儿,我绝对不会放过你。”姜芃的声音异常冰冷,显然是动了真火。

  一边的江忆桐也察觉到了姜芃的不对劲,但出于礼貌,她并没有开口问什么。

  姜芃撇了一眼江忆桐,再次压低声音问道:“你到底想干嘛?”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笑声。

  “姜芃先生,我都说了很清楚了,我只是想跟你谈一谈,没有丝毫恶意。”

  姜芃沉默了一会才回答道。

  “你说,在哪谈?”

  察沃报出了一个地名,姜芃默默记下。

  “好了,姜芃先生,我会在这个地方等你。哦对了,希望你我之间的约谈,不要有第三个人知道,就这样,再见!”

  察沃说完,很果断地挂掉了电话。

  姜芃脸色铁青,看着手机,模样十分可怕。

  “姜芃,你没事吧?”江忆桐放下茶杯,站起身,看着神色不对劲的姜芃,问道。

  听到江忆桐的话,姜芃这才反应过来,面颊变得柔和许多。

  “没事。”

  江忆桐走到姜芃身边,继续问道。

  “真没事?需要我帮忙吗?”

  姜芃摇摇头。

  “没事,工作上的事情,我要出去一下,见一个客户。”

  “现在吗?”

  “对,就是现在。”

  姜芃点点头,江忆桐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是谁打来的电话,但她知道姜芃绝对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嗯,有事你去忙吧,我也该走了。”江忆桐点点头。

  两人一边说,一边下了楼。

  “你去忙吧。我自己回报社了。”下了楼,江忆桐冲姜芃说道。

  姜芃略带歉意地上了吉普车,冲江忆桐说道。

  “抱歉啊,不能送你了,下次再向你赔罪。”

  江忆桐挥挥手,示意姜芃不用再说了。

  姜芃冲她点点头,发动吉普车,离开了唐人街。

  看着匆忙离去的姜芃,江忆桐心中充满了疑惑,但自己和姜芃之间的关系现在有些微妙,不太好说什么。

  叹了口气,江忆桐踩着高跟鞋,也离开了唐人街。

  察沃约姜芃见面的地方是一间装修清幽的茶馆。

  现在是下午四点种,姜芃走进茶馆,一股淡淡的茶香扑鼻而来。

  “您好!”拨开珠玉门帘,姜芃还有些疑惑,察沃并没有告诉自己具体的包厢号,一个柔弱的声音就打断了姜芃的思绪。

  “你好。”姜芃吓了一跳,抬眼看去,一名面容姣好,木簪扎发的旗袍女子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这里的人怎么走路不带声音啊。”姜芃扫了一眼女子的脚,才发现原来地面上有一层厚厚的地摊,难怪走起路来没有声音。

  “您好,请问姜芃先生吗?”女子的声音很软糯,听起来很舒服。

  姜芃打量了她一番,点点头。

  “这边请,贵客已经等候多时了。”女子深深鞠了一躬,不经意流露的春光,让姜芃心神一荡。

  但姜芃也不是涉世未深的初生牛犊,这点诱惑对他来说算不了什么。

  “哦,带路吧。”姜芃点点头,跟着女子走进茶馆,连续饶了好几个弯子,才走到一处包厢前。

  包厢上用汉语繁体写着“清风”二字,门外还在两个带着墨镜,身材魁梧的保镖。

  “姜先生,到了。”女子恭敬地行了一礼之后,快步离开,只留下姜芃和面前两个壮汉保镖。

  这两个保镖身高都在一米九开外,一名黑人,一名白人,都带着墨镜,穿着西服,浑身肌肉将西服高高撑起。

  这两名保镖的素质就比桑切斯的保镖高出太多了,姜芃能从二人手背骨节处老茧看出,他们绝对是练家子,甚至可能是退伍兵。

  姜芃没有丝毫怀疑,这两个人一人一拳就可以把自己送上西天。

  试探地上前一步,那二人立马一左一右挡住了包厢门。

  “什么意思?”姜芃虽然有些心虚,但气势还是摆了出来,盯着两个保镖,质问道。

  两名保镖对视一眼,其中的黑人开口道:“hands up”

  姜芃立马反应过来,原来是要搜身。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姜芃叹了口气,举起了双手。

  两名保镖立马从上到下,仔仔细细地开始检查。

  看着四张宽厚的手掌在身上摸索,姜芃感受到了强烈的不适,作为一名正常男性,这种感觉实在不太好。

  “ok。”

  终于,熬过了“酷刑”,姜芃的手机,钱包,口香糖全部被暂时“没收”。

  通过了检查,两名保镖才让开身形,其中的白人保镖轻轻敲了三下门,然后打开包厢门,冲姜芃偏了偏头。

  姜芃轻咳一声,调整好状态,走进了包厢。

  一进包厢,一股淡淡的熏香传来,姜芃微眯双眼,打量起来。

  包厢的风格非常中国风,家具都是红木。

  茶几上的透明水壶正在“咕嘟嘟”烧着水,一名满头白发的人正在摆弄着茶几上的茶具。

  包厢的环境清雅恬静,显然是下了很大的心思,能在多猜市开这样一间茶馆,幕后老板可定不是一般人。

  “这间茶舍如何啊?”

  “很好。”

  “姜芃,姜先生吧,请坐。”

  说话是坐在主座上的察沃,跟姜芃看的资料相比,现在的察沃稍微丰满一些。

  如果姜芃没记错的话,察沃今年应该五十多岁。

  可看起来并不显老,发量也很充足,一头白发应该有意染出来的,圆脸大耳,好似一尊弥勒佛,笑起来,脸上会有一些皱纹,但丝毫没有凶狠之色。

  察沃这个人肯定不是什么好人,这是毋庸置疑的。

  但姜芃此时此刻竟然在察沃身上感到了一种高贵的气质。

  这是一种久居高位,谈笑间就可以决定很多人命运的一种气质。

  包厢里只有两个人,姜芃犹豫了一会,抽出红木太师椅,坐了上去。

  “察沃先生,没想到你的汉语这么好。”

  察沃呵呵一笑,打开一个玉盒,用木夹夹起了部分茶叶,放到茶壶之中,加入热水,冲泡起来。

  “姜芃先生见笑了,我向来很喜欢中国文化,也去过不少次中国,尤其是对着茶道,很是喜欢,所以今天就约了姜先生在这里见面,姜芃先生,不会介意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