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狂鳄海啸 > 第三十章 神秘货运

我的书架

第三十章 神秘货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三十章 神秘货运

  “你想说什么,直说吧,我很忙的。”姜芃看了一眼察沃,回复道。

 “诶,不急,姜芃先生,品茶讲究的是耐心,我这茶还没泡开,姜芃先生就着急了。”察沃微微一笑,将洗茶的水倒掉,重新加入开水,水壶连抬三次,开水瞬间重新注满了茶壶。

 姜芃眼角微动,不动神色地说道:“凤凰三点头,没想到察沃先生对茶道还颇有研究啊。”

 凤凰三点头,是指在往茶壶加水时,水壶连续抬起落下三次,寓意欢迎客人的到来。

 “哦?”察沃低呼一声,眼中精光一闪,显然是来了兴趣,看向姜芃,问道:“姜芃先生也懂茶道吗?”

 “一点点。”

 察沃将茶杯用开水清洗了一遍,然后斟满淡黄色的茶水,用横夹将杯子夹到了姜芃的面前。

 “尝尝看。”察沃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姜芃也不做作,五指并拢,轻轻叩击桌面,随即举起茶杯一饮而尽。

 “嗯,不错,香气馥郁,沁人心脾,喝过之后,唇齿留香,应该是上好的碧螺春。”姜芃放下茶杯,点点头。

 察沃眼中的欣赏之色更加浓郁,他又冲姜芃的茶杯里斟满茶,笑着说道。

 “姜芃先生,其实,今天叫你过来,我是来道歉的。”

 

  姜芃愣住了,道歉,察沃搞什么鬼?

  “此话怎讲?”

  察沃也喝了一口茶水,缓缓说道。

  “首先很抱歉用了这样的手段请姜芃先生过来,我对姜芃先生和你的家人没有任何想法,现在是法治社会,一切讲理,有话可以坐下来好好谈。

  其次先前在唐人街群架闹事事件中,给姜芃先生带来的麻烦,害的姜芃先生进了警察局。

  我表示诚挚的歉意。都是手下不懂事,做事太没有分寸了,干之前也没有通知我一声。”

  姜芃看了一眼察沃,虽然知道他是在睁着眼睛说瞎话,但见他表情诚恳,说话滴水不漏。

  心中不免有些疑惑,继续质问道。

  “那今天的事情,察沃先生怎么解释呢?”

  察沃摆摆手,说道:“都是我们法务部部长颂帕出的馊主意,我已经把他开除了。这么大的事情都敢瞒着我,真是没把我这个董事长放在眼里。

  这件事情的起因经过结果还是警察局通知到我这里来的。

  姜芃先生,我向你保证,如果我知道这件事,肯定会以高出市场价的价格光明正大的收购唐人街的地皮,绝不会搞这些歪门邪道的。”

  “……”姜芃眉头一皱,他在来的路上设想过很多与察沃之间的对话,甚至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可没想到现在是这样的一个局面。

  察沃单方面道歉?还是如此诚恳的道歉?看着察沃低眉顺眼的模样,就差跪在地上给姜芃磕头了。

  人家好歹是3A公司的董事长,最大的持股股东啊。

  俗话说的好,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察沃已经摆出了这幅模样,姜芃更不可能板着个脸了。

  “这件事,察沃先生真的不知道?”姜芃皱着眉头问道,语气已经松了不少。

  “姜芃先生,你有所不知,前段时间我在股东大会上的确流露出对唐人街这块地感兴趣,但后来因为工作忙的缘故,在一段时间内我都忘了这件事。

  没想到手下的人记得很清楚,一直在办这些事。但没想到他们为了占便宜,搞出这样的事情。

  我已经彻查当事人,开除了不少罪魁祸首。至于今天发生的事情,我已经告诉法务部了,所有合同一律作废,我们3A公司买地,向来是光明正大,绝不会做违法犯罪之事。”

  察沃一席话说的是义正言辞,刚正不阿,听得姜芃都开始怀疑网上那些传闻的真实性。

  “真的?”

  姜芃有些狐疑地看着察沃,还是不敢相信。

  “姜芃先生,当然是真的了,不信的话,你等会回去可以问一问你的邻居们,看看我说的是不是真的,哦,对了,钱还是要退给我们的。”察沃补充道。

  “不过我们会支付一部分钱作为众人的精神损失费,表示我们的歉意,说起来这些事。要不是我今天接到警察局的电话,还一直都被蒙在鼓里。”

  姜芃彻底呆住了,如果察沃说的是真的,之前发生的事情都是他手下瞒着他干的,那察沃的确很冤枉。

  “察沃先生,今天找我过来不单单是道歉吧?”姜芃喝了一口茶水,察沃立马斟茶,姜芃也五指紧握,叩击桌面还礼。

  “当然,我也是好奇,想见一见姜芃先生,如果没有姜芃先生之前的力挽狂澜,我的手下可就真的铸成大错了。”

  姜芃看着察沃的眼睛,没有看到一丝虚情假意,都是满满的真诚,姜芃也慢慢放松了下来。

  “察沃先生看也看过了,还有什么事?如果没事的话,恕我告退了。”

  虽然放松了身体,但姜芃还有戒心,如果对方没什么事,还是早走为妙。

  “姜芃先生,不要着急么。”察沃笑了笑,继续问道。

  “姜芃先生有没有兴趣来我们3A公司就职啊,我很欣赏姜芃先生,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公司战略部部长的职位现在有所空缺,姜芃先生可以立马来就职。”

  这是什么情况?察沃直接给自己抛出了橄榄枝,让他去3A公司上班?还是部长职位。

  “不,不用了。”姜芃想了想,还是拒绝了。

  “姜芃先生是有什么顾虑吗?我知道姜芃先生自己有一家货运公司,只不过,规模并不大,人也不多。这样,我给姜芃先生的年薪开价是两百万人民币,你意下如何?”

  姜芃看着察沃的脸,想从他的身上找出些许破绽。

  可是姜芃失败了,如果察沃说的是真的。说实话,姜芃心动了,年薪两百万,这已经是一个不菲的数额,比自己开公司赚的多太多了,而且胜在稳定。

  姜芃自己的公司虽然盈收不错,但收入非常不稳定。运气好的时候可能天天有事干,运气不好的时候,可能一个月都要躺在甲板上晒太阳。

  看到姜芃动心了,察沃微微一笑,眼神中闪过一道精光,他不动声色地喝着茶,默默等待着。

  “察沃先生,你给的条件我很满意。”姜芃深吸一口气,开口道。

  察沃“哦”了一声,说道:“这么说,姜芃先生同意了?”

  姜芃笑了笑,回答道:“不,很抱歉,这个工作,我并不接受。”

  察沃深深看了一眼姜芃,摸着下巴,似笑非笑地问道:“能说说理由吗?”

  “其实也没什么,虽然我自己的公司不大,但我很喜欢现在的氛围。”姜芃顿了顿,看向察沃。“而且,我不太喜欢一成不变的生活。”

  说不想去那真是假话,可姜芃思前想后,还是决定放弃这个机会。

  以来因为姜芃不喜欢被人约束,二来则是姜芃知道察沃就算再怎么善良,走私犯罪是不争的事实,与虎谋皮,下场往往相当凄惨。

  其实还有第三点,只不过姜芃不想承认罢了。

  那就是江忆桐一直在调查察沃走私的罪行,自己如果临阵倒戈,加入到了察沃的公司,该怎么面对江忆桐。

  “好,好志气。”察沃比了一个大拇指,赞叹道。

  “面对高薪依然不忘初心,我实在是佩服。姜芃先生不愿意来3A公司上班非常可惜。那有没有兴趣合作呢?”

  “合作?”姜芃低声重复道。

  “是的,我正好有一单生意想跟姜芃先生合作。”察沃点点头。

  “说来听听。”

  “是这样的,我有一批货物想从多猜市运到欧洲,走海运,这一路上需要有人盯着,不知道姜芃先生有没有兴趣。”

  “走海运?到欧洲?”姜芃愣了一下,随即说道:“我的船可不行啊,不论是硬件还是软件,都达不到国际航线的标准。”

  察沃挥挥手,说道:“姜芃先生不要紧张,不需要你的船,用我的船,姜芃先生只需要一路护送到位就可以了。”

  “这种事情,3A公司应该有不少人抢着做吧,怎么会轮到我。”姜芃疑惑地问道。

  “姜芃先生不要奇怪,我之前不是说了,我很欣赏你,而且这批货比较重要,关系我们公司一个巨大的客户。

  人多嘴杂,我只能选信得过的人来帮我。”

  姜芃听到这话顿时乐了。

  “察沃先生第一次与我见面,就相信我了?”

  察沃倒是一脸严肃的点点头。

  “我这个人看人很准,姜芃先生绝对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我的货物由你护送,我很放心。”

  姜芃有些无语,这个察沃怎么回事,对上眼了,非自己不可了?

  “当然,忙不是白帮的。至于报酬,就按货物的百分之三算吧。”

  “货物的百分之三大概是多少?”姜芃有些好奇地问道。

  “大概一百万人民币左右吧。”察沃一边冲着茶,一边平淡地说道。

  “什么?”姜芃倒吸一口凉气,一百万,还是人民币,自己没听错把。

  “别激动啊,姜芃先生,只是人民币而已,又不是美元英镑。”察沃默默地将姜芃的茶杯填满,低声说道。

  一百万的报酬,姜芃算了算,足够在多猜市买一套不小的房子了,还能剩下不小。

  这房子不论是自己住,还是留给姜小湖,都是极好的,而且,只需要送一次货。

  “察沃先生,这价值三千万的货物,全都让我一个外人来运送,不太符合规矩吧。”姜芃试探道。

  “当然不会,我刚才不是说了么,我只选我自己信得过的人。虽然不多,但还是有一些的。到时候会和姜芃先生你一同护送这批货物到欧洲完成交货。”

  “既然有信得过的人,还叫我干嘛。”姜芃依然存有戒心。

  “呵呵,姜芃先生,中国有句古话说的好,人心隔肚皮。

  还有,中国人崇尚中庸之道,我这批货物实在太重要了,虽然是我信的过的人,但也要有制衡,姜芃先生,你懂我的意思吗?”

  察沃的话有道理,姜芃不禁点了点头。

  “如果姜芃先生愿意的话,定金我稍后会发到你公司账户上。”察沃诚挚地冲姜芃说道。

  “……”姜芃沉默了,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美差,送一趟货,就有一百万人民币的收入,只要花费一个月左右的时间,虽然需要吃点苦,走长途海运,但绝对是赚的。

  可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越是美味的东西,越要想一想需要付出什么代价。

  单凭察沃一句欣赏自己?这太虚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