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狂鳄海啸 > 第三十三章联手抗敌

我的书架

第三十三章联手抗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三十三章联手抗敌

空荡荡的库房充满着血腥和腥臭味。

地面上散落着各种各样的脚印,还有很多道深深的沟壑。

尤其是周围的墙壁上,还有几处凹坑,坑边都是细密的裂纹,时不时还会掉落墙皮下来。

显然是被巨力打击过的。

姜芃有些皱眉,看着这些痕迹,他可以断定这间仓库里装的东西绝对不是什么正常的货物,有极大的可能是违规的濒危野生动物制品。

  “这下怎么办?”姜芃心中有了挣扎,他不相信,察沃会花一百万让自己送一批“海产品”去意大利,甚至还委托了雇佣兵。

  货船就在旁边。比那天扎昆他们开的那艘货船还大,也更正规,可姜芃隐隐之中,似乎听到了野兽的嘶吼。

  “我能上去看看吗?”姜芃转过身,看向身后的扎昆,询问道。

  “姜先生,之后我们有的是时间看船,我保证,你会看腻的。”扎昆看着船,微笑地说道。他虽然在笑,可姜芃看起来却浑身不自在,如同被一条毒蛇锁定了一般,充满杀机。

  “货船还要装一些私人用品,姜先生想看,我们明天就可以出发,到时候在船上,你想看多久看多久。”

  “明天出发?不是说后天吗?怎么突然提前了?”听到时间提前了一天,姜芃心中的不安更加强烈。

  “工人们都比较勤劳,工作完成的很及时,明天就可以出发了,早去早回,你说不好吗?姜先生。”扎昆说的也有道理,早走晚走都是走,还不如早去早回。

  “我知道了,明天几点出海?”姜芃看着扎昆“和善”的脸颊,不动声色地点点头,没有露出破绽。

  “明早十点,69号码头。”

  也懒得跟扎昆废话,得到了具体位置,姜芃带上墨镜,离开了库房,走出铁门,上了车,一脚油门,快速离开。

  看着吉普车离开的样子,扎昆冷冷一笑,意味深长。

  “姜先生,我很期待这次的旅行。”

  吉普车驶离了仓库,坐在驾驶位上的姜芃心中却是越来越不安。

  虽然说做海运的,多少都有过走私行为。可姜芃他们的行为,在海关眼中都是小儿科,属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种。最高的价值不到千元。

  但察沃说这可是价值三千万的货物啊,就算察沃说的是假的,三千万打个对半,也是一千五百万。

  如果这些东西真的是违规走私制品,那姜芃可就倒霉了,横竖不是人。

  运送这批货物,如果被海关发现,直接入狱没话说。

  如果没被海关发现,成功运送到意大利。姜芃自己就有把柄落在了察沃手里,走私罪这个罪名可不是闹着玩的,到时候自己还不是任由察沃宰割。

  虽然在泰国待了十多年,但姜芃还是一个中国人,一个有良知,有底线的中国人。

  他知道什么事情能做,什么事不能做。

  正在姜芃纠结犹豫的时候,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一个人的身影。

  没有犹豫,姜芃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熟悉的电话。

  “喂,见一面吧,有些事想跟你谈谈。”

  ……

  跟江忆桐见面的地方依然是维多利亚咖啡屋,还是十三号桌,下午的咖啡屋人依旧很少。

  只不过,这一次是姜芃在等江忆桐。

  桌上的红茶已经加了两回水了,现在又有些凉了。不过姜芃并也不在意,喝完了茶水,吩咐服务员再来一杯新的红茶。

  熟悉的高跟鞋脚步声传来,姜芃回过头,立马看到了江忆桐靓丽的身影。

  “今天怎么有雅兴请我喝咖啡啊?”江忆桐的声音传来,姜芃抬起头,他对江忆桐已经有所了解。

  工作状态下的江忆桐,会把头发扎起来并带上眼镜,休闲时则会把头发散开,不带眼镜。

  很明显,今天的江忆桐是在工作状态。

  “没事就不能请你喝咖啡吗?”姜芃笑着说道。

  “我报道写了一半,看到你的邀请,二话没说稿子都没写了。你要是没什么重要的事,我可是要发火了。”

  江忆桐半开玩笑地说着,顺手点了杯咖啡。

  “我明天要出海了。”姜芃喝了一口茶水,随口说道。

  “怎么提前了?不是周末吗?”江忆桐有些疑惑。

  “嗯,提前了。”姜芃点点头,继续说道:“你怎么不问我给谁送货呢?”

  服务员已经把咖啡端了上来。

  江忆桐闻了闻咖啡的香气,莞尔一笑,说道:“你想说,自然会说。随意触碰他人的秘密,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姜芃很欣赏江忆桐的知性,毕竟,这个年代,这样的女人太少了。

  “你觉得察沃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姜芃突然问了一个很偏远的问题。

  江忆桐扫了姜芃一眼,皱着眉头问道:“你问这个问题干嘛?”

  “这次去欧洲,我是帮察沃送货。”

  “察沃?”江忆桐很惊讶,差点被咖啡呛到,看着姜芃,眼神有些不敢相信。

  “你帮察沃送货?”江忆桐重复了一边姜芃的话。

  “嗯,还记得那天下午吗,我匆匆忙忙接了个电话,然后就开车走的那天。”

  江忆桐点点头。

  “那天下午,就是察沃约的我。”姜芃一五一十地说道。

  “他约你干嘛?”江忆桐有些好奇。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察沃想让我去他的公司上班,年薪200万。”

  “200万?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所以你同意了?”江忆桐看着姜芃,眼神中闪过一丝失望。

  “当然……”姜芃顿了顿,在江忆桐杀人的目光中,笑了笑, 继续说道:“当然拒绝了,我没去。”

  江忆桐浑身一轻,松了口气。

  “不过,我虽然拒绝了察沃的offer,但他又提出了合作。”

  “什么合作?”

  “他让我帮他送一批货去意大利,走海运。我问过察沃,他跟我保证过,这批货绝对没问题,会走海关,一切手续齐全。”

  “这种套话你也信?船一旦开了,主动权全在船长的手里,船长肯定是察沃的人啊,他想去哪就去哪啊。”江忆桐有些嗤之以鼻。

  “这两天我也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说实话,我跟察沃见了几次面。我看不太透这个人,他并不像网上说的那样冷血无情,相反还很和善,甚至有一种老好人的感觉。”姜芃低声说道。

  “可今天下午,我去装货的时候,发现察沃的这批货带着很浓重的腥味,根本不像是普通的货物。他甚至还请了雇佣兵保护,我不信他会运3000万的咸鱼去意大利。”

  江忆桐喝了一口咖啡,冷冷一笑。

  “你被察沃的外表骗了,他就是一个笑面虎,冷血的刽子手,眼中只有金钱二字。”

  姜芃有些皱眉,他对察沃的感观其实还不错,没想到江忆桐会这么评价察沃。

  “知道我为什么要当一名记者吗?”江忆桐看着姜芃,神色淡然。

  “不知道。”姜芃傻乎乎地说道。

  “……”江忆桐白了姜芃一眼,继续说道:“我从小就喜欢动物,大学学的也是动物保护专业,期间加入了国际动物保护协会。可是越长大,我越发现,一味的呼吁和抗议根本没有用……”

  江忆桐顿了顿,继续说道。

  “人类虽然是站在地球食物链顶端的生物,可是一旦脱离了其他生物,绝不可能独活。

  从古至今,受到人类活动影响而灭绝的野生动物不计其数。因为人类而进入濒危行列的动物历历在目。

  国内的野生动物走私经过政府的管控,基本销声匿迹。可是身在泰国的察沃,依然猖狂地逍遥法外。

  那些偷猎的人固然可恶,但更加可恶的就是像察沃这样的人。

  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正是在察沃这种人的金钱驱使下,让更多的人忍受不住金钱的诱惑从而走上了猎杀捕捉濒危野生动物的行列中。

  这些年亚洲和非洲发生多起偷猎,走私事件,背后都有察沃的影子。

  察沃花钱收货,然后走私,最后高价出售,赚取暴利。

  3A公司就是披着贸易公司外皮的走私公司。

  察沃的罪行人神共愤,但牵扯到交易的时候,从来不自己出面,所以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察沃的犯罪罪证。

  我当记者,就是为了找到察沃和像察沃这样的人的罪证,曝光他们,将他们绳之以法。”

  “轰隆隆。”屋外的天空传来一阵闷响,雨点慢慢从天空落下,越下越大。

  姜芃看着江忆桐,说真的,他现在很佩服江忆桐。

  虽然上一次在咖啡屋跟江忆桐的交谈有些不愉快,但随着对江忆桐的深入了解,姜芃能渐渐理解她了。

  “所以,这就是我找你来的原因。”姜芃看向江忆桐,继续说道:“我这个人虽然也喜欢钱,但也知道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不能做,我也是有底线的。

  察沃这批货绝对不干净,如果我送了这批货,相当于有一个把柄留在察沃手中,而且,我能感受到察沃手下雇佣兵对我的敌意,甚至是杀意。”

  “你想怎么做?”江忆桐目光灼灼地看着姜芃。

  “我想跟你合作,找到察沃的犯罪证据,将他绳之以法。”

  听了姜芃的话,江忆桐突然“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姜芃老脸微红,看着江忆桐,微怒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