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狂鳄海啸 > 第三十九章 孔庙避难

我的书架

第三十九章 孔庙避难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三十九章 孔庙避难

  姜芃看向周辰的脸,淡淡地说道:“我有船,就在门口。”

  周辰的脸色顿时变得精彩起来。

  “你不信可以去窗外看一下。”姜芃指了指窗户的方向,低声说道。

  周辰立马关上们,过了大概有一分钟,门重新被打开。

  “等着。”

  周辰说完,又闭上了门。

  姜芃侧耳倾听屋内很快响起了敲门声和窸窸窣窣的声音。

  应该是乐叔起床的声音。

  过了好一会,房门再次被打开。

  “小姜啊,是你啊。”乐叔揉着眼睛,已经穿好了衣服。看着屋外的姜芃,继续说道:“没想到雨下这么大,睡了一会的功夫都淹到二楼了。”

  “乐叔,你快穿好衣服,跟我走吧,我有船,咱们到安全的地方。”姜芃有些焦急的说道。

  “好好好,真是麻烦你了。”乐叔点点头,只拿了一把伞,出了房门。

  “小辰,你快点。”乐叔冲屋内喊道。

  “别催了,马上。”屋内传来周辰不耐烦的声音。

  又等了五分钟,周辰终于换好衣服走了出来,只不过,手里还提着一个大大的包。

  姜芃的眉头立马就皱了起来。

  “小辰,都什么时候,你还背包干嘛啊?”乐叔也是有些不满,不过周辰的脸色相当自然,丝毫没有什么羞愧感。

  “包又不大,走吧。”

  乐叔摇了摇头,有些歉意地看了姜芃一眼。

  要不是看在乐叔的面子上,姜芃绝对不会正眼看一下周辰。

  强忍着怒气,姜芃带着周辰和乐叔回到了二楼。

  水已经淹到二楼将近小腿的位置,姜芃的登山靴鞋跟高又防水,所以没什么感觉。

  不过,周辰和乐叔都是淌着水来到窗边。

  “芃哥,你总算来了。”看到姜芃赶来,窗外的潘达松了一口气。

  “先让乐叔上船。”

  看着就要捷足先得的周辰,姜芃一下子挡在他面前,让潘达扶乐叔先上快艇。

  周辰怨毒地看了姜芃一眼,哼了一声。

  乐叔上了船之后,周辰先把包丢到了快艇上,然后一跃而上,快艇立马剧烈晃动起来。

  “你能不能轻点?”潘达赶紧站稳身子,看到周辰丢上来的手提包,他就知道这个人有问题。

  “知道了知道了。”周辰摆了摆手,扫视了快艇上的人一眼,立马就看到了江忆桐和姜小湖,他认出了江忆桐。

  哼了一声,周辰抱着手提包,找到一个角落,撑开伞坐了下来。

  “芃哥,来,小心点。”潘达伸出手,将姜芃拉到了快艇上,启动引擎,轰鸣声响起。

  又加了上了周辰和乐叔,快艇顿时有些拥挤。

  潘达操纵着快艇,刚想说什么。

  耳边突然传来一阵巨响。

  不远处的一栋平房轰然倒塌,破碎的砖瓦和家具顺流而下,被汹涌的河水吞没,很快就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已经有房子顶不住了。

  “快,快走吧。”周辰的嘴巴有些哆嗦,一栋房子就在眼前化作瓦砾,这样的冲击让他有些无法接受。

  扭头看了看身边的屋子,周辰的顿时冷汗直流。

  “等一下,我答应过陈太太,要去接她,潘达,往前开一点,就在不远处。”

  雨水顺着姜芃的帽檐流下,他的眼神坚定且不容置疑。

  “你,你疯了吗?”周辰抱着包,脸色铁青的叫到:“你没看到已经有房子被冲垮了吗?还不走,留在这等死吗?”

  姜芃扫了周辰一眼,理都没理他,冲潘达喊道:“潘达,开船,我给你指路。”

  潘达咧嘴一笑,说道:“收到,芃哥!”

  周辰还想说什么,却被乐叔拉住了。

  “小辰,大家都是街坊邻居,遇见这种事,说什么都要互相帮助的啊。”

  周辰看了一眼乐叔,又看了看姜芃,哼了一声,把头别到另一边,小声嘀咕着。

  “迟早会被他害死。”

  潘达驾驶着快艇,朝姜芃指的发现开去。

  水流很急,加上快艇上多了这么多人,速度相比于刚才慢了许多。

  姜芃操纵着快艇大灯,有节奏的开关起来,同时高声喊道:“陈太太,陈太太!”

  很快,另一边的房屋里就传来回应。

  是手电的光亮,还伴随着陈太太的声音,在暴雨声中是那么的清晰。

  “小姜,是你吗?”

  姜芃拍了拍潘达的肩膀,指着那边说道:“潘达,看到那边的亮光了吗?朝那里开。”

  潘达点点头,马力全开,发动机引擎带着剧烈的轰鸣声,直冲过去。

  “陈太太!”河水已经淹到了二楼三分之一的位置,快艇停在陈太太诊所二楼的位置。

  “芃哥,快一点,水流太大了。”在风雨中,快艇不断地摇晃着,随时都有被冲走的危险。

  “小姜!你可算来了。”窗户打开,陈太太的身影从窗户里探了出来。

  “陈太太,快,快上船。”姜芃伸出手,想把陈太太拉过来。

  陈太太想要从窗户里翻出来,可是窗户有些小,陈太太有些胖,加上水已经蔓延到膝盖的位置了,无法发力,陈太太死活翻不出来。

  “陈太太,你让开点。”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姜芃冲陈太太喊道。

  看着陈太太让开,姜芃拿起快艇上的鱼叉,狠狠敲在陈太太家二楼的窗户上。

  “嘭。”“嘭嘭。”敲了三四下,终于把玻璃敲碎了,露出了宽阔的空间。

  姜芃放下鱼叉,福下身子伸手拉住了陈太太,用力一拽,将陈太太拽上了快艇。

  不过,陈太太落在快艇上,引起了剧烈的摇晃。

  还好潘达眼疾手快,站在另一头操控着平衡,快艇才没翻船。

  “我靠!”周辰叫了一声,刚想发作,肩膀却被潘达按住。

  “小子,再比比我就把你的包丢下去。”潘达低声说道。

  周辰看了潘达一眼,沉默了。

  “陈太太,你手里拿着什么啊?”把陈太太拉到了船上,姜芃才看到她手里拿着一个不小的东西。

  “扩音器喇叭?”姜芃眼睛一亮,这可是个好东西。

  陈太太有些抱歉地说道:“我刚才怕你们听不见,就用这个东西回应了,刚才顺手带出来了。”

  “能借我用一下吗?”姜芃指着大喇叭问道。

  “当然可以。”陈太太把大喇叭递了过来。“我现在要它也没用了。”

  姜芃接过喇叭,再这样的雨夜里,有一个扩音器,会方便很多,喊了这么半天,姜芃的嗓子都有些哑了。

  “屋子里还有其他人吗?”姜芃看了看黑黝黝的房间,开口问道。

  “没了,我先生在市中心了,下午联系过,应该比这里安全。”陈太太点头道。

  “好,你先找个位置坐下。”姜芃将陈太太安抚好,走到了潘达的身边。

  姜芃还没开口,潘达率先喊道:“芃哥,不行啊!”

  姜芃疑惑地问道:“怎么了?什么不行啊。”

  潘达指了指快艇,说道:“人太多了,船太重了,现在的油支撑不了多远的。”

  姜芃想问的也是这个问题。

  “你知道最近的安全的地方再哪吗?”姜芃叫到。

  “当然是越靠近市中心越安全啊,可是我们的船到不了那里啊。”潘达回答道。

  人是都救了,可是姜芃又陷入了难题。

  快艇超重了。

  虽然不是不能走,但因为人太多的缘故,快艇的油量根本支撑不到将所有人都拉到安全地带。

  姜芃陷入了难题。

  “还等什么呢?人不都到齐了,还不开船啊!”周辰见姜芃和潘达不开船,在那里闲聊,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姜芃拿起扩音器喇叭,开口说道:“我们的船太重了,发动机的油量支撑不到市中心。”

  所有人的目光瞬间集中到了周辰的手提箱上。

  “你,你们,看我干嘛?”周辰面色惨白,断断续续地说道:“我的包又不重,跟我有什么关系。”

  “小姜!”乐叔突然拉了拉姜芃,姜芃低下身子,问道:“怎么了,乐叔?”

  “小姜啊,我记得唐人街那一座孔夫子庙地势很高,几乎跟一个小山一样,你说那里可不可以啊。”

  姜芃微微一愣,随即立马意识到乐叔在说什么。

  孔夫子庙,在唐人街的西南边,因为是庙宇,所以修建在地势较高的位置上,平时去祭拜,都要爬将近两层楼的楼梯才能进入到寺庙中。

  而且,最重要的是,孔夫子庙离众人所在的位置,很近。

  姜芃面露喜色,思前想后,孔夫子庙确实是最近的安全地带了。

  “潘达!”姜芃拿着喇叭,冲潘达喊道:“潘达,我给你之路,朝孔夫子庙的方向开,就在唐人街的西南边,哪里地势高,离得近,我们可以去那里避难。”

  潘达点点头,发动引擎,开始前行。

  姜芃握着手电筒,在风雨中,用手电的光柱替潘达指路。

  “姜芃……”江忆桐不知什么时候摸到了姜芃的身边,拉了拉他的裤子。

  姜芃半蹲下身子,江忆桐俯在姜芃的耳边,低语道。

  “这个周辰有问题。”

  姜芃看了江忆桐一眼,点点头,说道:“我知道,要不是看在乐叔的面子上,我才不会救他。”

  江忆桐摇了摇头,说道:“不是这个问题,周辰的包有问题,里面装的东西绝对不正常。”

  姜芃拍了拍江忆桐的肩膀,低声道:“暂时顾不了这么多了,我先把大家送到安全的地方,路上你盯着他,有问题第一时间通知我。”

  江忆桐点点头。

  虽然路况艰难,但潘达也是个开船老手了,驾驶着快艇,在姜芃的指挥下,终于看到了孔夫子庙。

  果然如同乐叔所说,孔夫子庙的地势位置很高,河水只淹没到了庙前台阶的三分之二处。

  潘达开着船来到了孔夫子庙前的台阶,关掉了发动机。

  “芃哥,我们到了。”潘达指了指眼前的孔庙,露出了微笑。

  “小湖,忆桐,到了,这里应该比较安全,我扶你们下来。”姜芃率先翻身下船,踩在没脚的水中,把姜小湖抱了下来。

  “小湖,你往上面走。”姜芃指了指孔庙的方向,扶着江忆桐,将她拉下船。

  “大家一个一个来。”姜芃一边喊,一边把所有人扶下船。

  “芃哥,现在怎么说?”潘达停好船,将船锁在了一边的石柱上,翻身下船问道。

  “我也不清楚,先进去看看。”姜芃摆摆手,走到最前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