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狂鳄海啸 > 第四十一章 码头翻船

我的书架

第四十一章 码头翻船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四十一章 码头翻船

   就在姜芃和江忆桐出发前往唐人街救人的时候。

 多猜市满头,六十九号码头……

 扎昆坐在船舱中,身子不停地摇晃着。

 他做梦都没想到,临近出海,竟然会遇上台风和海啸,他奉察沃之命,驻守在货船上,等待明天出海运货。

 可是这雨从下午到现在一直没停过,越下越大,不仅如此,台风还引起海啸,货船在风浪里摇摇晃晃。

 要不是察沃的货船吨位够大,抛的锚够深够重,此时此刻,扎昆肯定不会如此悠闲的坐在船上。

 “该死的鬼天气。”扎昆从怀里掏出一个银色的钢制酒盒,拧开盖子,喝了一口。

 “呼,舒服。”吐出一口酒气,感受着心口燃起的火焰,扎昆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

 “讨厌的台风赶紧停下吧。”正在扎昆无聊感慨的时候,一阵剧烈的晃动传来。这一次的晃动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大,差点让扎昆摔倒。

 “发生了什么事?”扎昆掏出对讲机,虽然手机没有信号,但无线电依然能够使用。

 很快,对讲机那头就传来回应。

 “老大,没事,是一波海浪。”

 “什么海浪这么大?真是的。”扎昆骂骂咧咧地说道。“我又不是没见过台风,哪有这么夸张。”

 扎昆又喝了一口酒,冲对讲机吼道:“都给我盯紧了,要是出什么情况,把你们崩了都挽回不了我的损失。”

 “是!”

 对讲机那头传来应答声。

 “哎,要是有一个姑娘在就好了。”扎昆放下对讲机,笑眯眯地伸出右手,在空中揉捏着,似乎在幻想着眼前有一位半遮轻纱的曼妙女郎。

 然而下一刻,扎昆就从幻想中惊醒。

 剧烈的晃动袭来,扎昆整个人的身体直接撞在了另一边的墙上,扎昆痛叫一声,刚想掏出对讲机说些什么。

 更加剧烈的晃动袭来,扎昆的床铺,被褥都散落在地上。

 “又怎么了?”扎昆揉着脑袋,握着对讲机,疯狂地喊着。

 “……”没人回答。

 剧烈晃动着的扎昆身形突然缓慢了下来,船体的倾斜程度却越来越高。

 扎昆突然意识到了不对劲,冷汗狂流,酒意散尽,整个人都清醒了过来。

 “糟了!”危难时刻,扎昆终于发挥出了雇佣兵的本事,抓着墙壁,肌肉发力,来到了门前。

 拧开房门,来到走廊。

 此时此刻,扎昆扶着墙,也不能说扶着墙,是扶着原来的走道,踩着墙。

 急急忙忙地披上一件救生衣,狂奔到甲板之上。

 整个货船已经完全倾斜,又是一股巨浪打在船上,扎昆尖叫一声,跳入水中,拼命朝岸边游去。

扎昆全身一边向前游,一边回头看。在他心目中,结实无比的货船,在巨浪的拍打下已经近乎侧翻。

借着船上的灯光,扎昆能够看到甲板上的绳子,救生圈,全都掉进了海里。“扑通。扑通。”的声音连绵不绝,扎昆知道,那是船员和自己手下落水的声影。

让扎昆更加窒息的是,远处的海面,涌来了一股十米高的巨浪。

虽然是远处,但仅仅用了几秒钟,就靠近了货船,巨浪带着白色的泡沫,狠狠地撞击撞在货船的底部。

“啪。”海浪和钢板撞击的声音传入扎昆的耳朵,下一刻,在风雨中,察沃的货船,直接被海浪掀翻,天地旋转。

一股更大的海浪袭来,狠狠打在扎昆的脸上,扎昆只感觉自己被一记重拳集中,头晕眼花,下一刻,扎昆酒杯卷进海浪。

好在扎昆早有准备,提早吸了一口气,耳边传来沉闷的水声,扎昆在海浪里疯狂的旋转起来。

好在有救生衣的浮力,扎昆最终还是浮出了水面。

“呕。”扎昆吐出一口咸腥的海水,脸颊如同火烧,耳边似乎传来一声低沉的野兽吼叫声。

 “我的上帝啊。”扎昆飘在水面,看着已经完全反转的货船,不知道该说什么。

 “老大!”引擎发动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灯光打在扎昆的脸上。

 很快,一艘快艇就接近了扎昆,把他拉了上来。

 “呼呼呼。”扎昆喘着粗气,坐在快艇上,任由雨水打在自己的身上。

 “老大,现在怎么办?”扎昆看着周围几名手下,又看了看正在缓缓沉默的货船,苦笑一声:“我现在只希望那个家伙不要跑出来。”

 ……

 多猜市郊区,半山别墅区,一栋豪华的四层别墅内,察沃一身金色睡袍躺卧在巨大的柔软床垫上。

 屋内灯火通明,两名少女正在察沃两侧,轻轻揉捏着察沃的肩膀。

 正在此时,一名管家模样的人急匆匆地赶了过来,看着床上的察沃,有些焦急,但不敢说什么。

 察沃挥了挥手,两名少女立马松手,跪卧在察沃左右。

 坐起身来,察沃活动了一下肩膀,开口问道:“怎么了?”

 管家递过来一个对讲机,低声回答道:“老爷,扎昆队长找你。”

 察沃皱了皱眉头,但还是拿起对讲机,开口问道:“喂,我是察沃!”

 对讲机那头立马传来扎昆喊声:“喂,老板,我是扎昆。”

 “废话,我还不知道你是谁了,说重点。”察沃揉着眉心说道。

 “老板,台风太大了,引起的海啸,把,把,把……”扎昆连续说了三个把,才继续说道:“把货船打翻了。”

 “什么?”察沃的眼睛瞬间睁大,整个人直接站了起来,冲对讲机吼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老板,船翻了。”扎昆老老实实地重复了一遍刚才说的话。

 “该死!”察沃怒骂了一句,接着说道:“货呢?货跑了吗?”

 “不清楚,老板,我需要装备和支援。”扎昆开口道。

 “……”虽然察沃很想痛骂扎昆几句,但是这件事毕竟跟他也没关系,台风提早登陆多猜市,这种事情,谁能预料?

 更何况,察沃自己的船,他当然知道分量,能被打翻,绝对不是扎昆能办到的事情。

 “我知道了。”察沃恢复了平静,冲对讲机说道:“我现在派人过去,你们随时保持联系,装备到了,第一时间给我查,货还在不在,查到了,立马给我回复!”

 “知道了,老板!”

 扎昆没了声音,察沃这才怒吼一声,狠狠地把对讲机摔在地上。

 “该死,该死,该死的台风。”察沃连续骂了三遍“该死”,看着摔的粉碎的对讲机,暴跳如雷。

 “派人,立马派人去找扎昆,一定要知道货物的下落,快去。”察沃歇斯底里地冲管家喊着。完全没有与姜芃对话时的优雅与从容。

 管家看都不敢看一眼察沃,答应了一句,快步离开。

 察沃转身,看着跪倒在自己面前的两名少女。

 原本狰狞的表情突然变换成一副温柔的笑脸。

 俯下身子,察沃两只手分别摩挲着两名少女的脸颊,有些怜惜地说道:“吓坏了吧。”

 两名少女的身子微微有些颤抖,但都没有说话。

 察沃挽起左边少女的发丝,放在鼻尖,深深吸了一口气。

 “别怕,来,继续。”察沃呵呵一笑,继续躺倒在床垫上,指了指自己的肩膀,两名少女不敢犹豫,立马继续开始揉捏。

 ……

 姜芃和江忆桐开着快艇,穿梭在唐人街中,肆虐了大半天的台风暴雨,此时终于有减弱的趋势了。

 “雨小了很多,风也没那么大了。”江忆桐拿着话筒,开口说道。

 “话是这么说,可现在的雨还是不小的。”姜芃开着船,回答道。

 “嗯。”江忆桐点点头,举起喇叭,继续喊道:“这里是搜救队,这里是搜救队!请被困人员以发光物为信号,请被困人员以发光物为信号,我们会来救你,我们会来救你。”

 江忆桐的声音通过喇叭的扩散响彻在夜空中,姜芃慢慢开着船,一边眯着眼,仔仔细细盯着周围的楼房。

 “那边。”江忆桐眼睛一亮。突然指了指左边的一栋二层楼房。

 “确定吗?”姜芃立马操控者游艇的大灯,照了过去。

 “应该没问题,我刚才在那边看到了有灯光。”江忆桐点点头。

 姜芃用大灯,一边靠近,一边寻找着踪迹。

 “有了!我看到了。”姜芃眼睛一亮,加快速度,直冲到平房边。

 “救,救救我的孩子。”随着姜芃的接近,一个微弱的声音渐渐进入耳边。

 姜芃高声说道:“我们来了,等一下。”

 停下快艇,姜芃直接跃起,直接跳进了二楼的阳台,此时二楼的水位已经淹到了大腿的位置,姜芃踩着水,走进了房屋立马就看到了一名抱着孩童的妇女。

 “我来了。”姜芃三两步走到妇女的身边,高声喊道:“我来帮你。”

 看到有来人,妇女带着哭腔说道:“先救我的孩子。”说完,把怀里的孩子递给了姜芃。

 姜芃接过孩子,立马看到了一张可爱的脸蛋,孩子不大,穿着一身童装,小脸还沾着不少水滴,看到姜芃抱着自己,一双大眼睛直溜溜的盯着姜芃,完全没有苦恼。

 “乖孩子。”姜芃抱着孩子,做了个笑脸,然后冲妇女说道。

 “别着急,别着急,跟我走。”

 “忆桐,接着孩子。”走到阳台边,姜芃把孩子递给了江忆桐,才把妇女抬了上去。

 上了游艇,妇女的情绪终于慢慢稳定了下来,江忆桐把孩子递给她,又把身上的雨衣和救生衣解了下来,替妇女穿好。

 “谢谢,谢谢你们。”妇女看着江忆桐,嘴上不停地道着谢,江忆桐冲她笑了笑,摇摇头,随即扭头向姜芃伸出手。

 “我拉你上来。”

 四目相对,姜芃在江忆桐的眼中看到了默契和信任。

 点点头,拉住江忆桐伸过来的手,双腿发力,姜芃跃上了快艇。

 长出一口气,救了一对母子,姜芃的动力更加充沛了。

 他发动引擎,游艇继续朝唐人街里开去,可是刚走没一会,身后就传来一声巨响。

 回过头,原来刚才妇女所在的那栋二层小楼,已经被河水冲垮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