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狂鳄海啸 > 第四十四章 心狠手辣

我的书架

第四十四章 心狠手辣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四十四章 心狠手辣

   这一次,扎昆看清楚了,看的是一清二楚。

 一条墨绿色的粗壮巨尾浮出水面,紧接着,狠狠抽打在二号快艇的船身上。

 扎昆立马看见快艇解释的钢制船身被深深打进了一个凹槽,下一刻,没有丝毫的停滞,二号船直接被这条巨尾打翻。

 扎昆的冷汗顺着雨水留下,最糟糕的情况,还是发生了。

 “老大……是……是一条鳄……鱼……它太大了……太……”比利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来,显然已经是落入水中。

 “救……救命啊,老大。”

 听到比利的声音,正在开船的雇佣兵有些犹豫地冲扎昆说道:“头儿,我们要不要去救一下兄弟们?”

 扎昆还没说话,就听见不远处传来一阵清晰的枪声。

 “嘭!”

 扎昆的脸色立马又难看了几分。

 “闭嘴,让兄弟们不要开枪,这是老板的货,打死了谁都赔不起。”

 “可……可是……老大……已经有兄弟被鳄鱼吃了啊。”

 扎昆不再理会比利,掏出一台扩音器,大声说道:“都给我听好了,谁都不允许开枪,把鳄鱼打死了,我第一个宰了谁。”

 扎昆说完,放下扩音器,冲身后的人说道:“杰克,准备麻醉子弹,最大计量的,看到鳄鱼,直接打。”

 杰克是一个带着灰色头巾遮住左眼的男人的,满脸的胡须。

 他身后背着一把狙击枪,眼神锐利,披着一件黑色雨衣,听到扎昆的话,立马放下身后的狙击枪,开始填装弹药。

  “把船开过去,慢一点,杰克你看准一些。”扎昆放出命令,快艇立马朝着二号快艇的方向缓缓开去。

 杰克已经做好准备,半蹲着身子,手里握着狙击抢,微眯着右眼,目不转睛地看着海面。

 另一边,迫于扎昆常年的威压,在他下了不能开枪的命令之后,尽管已经有人被鳄鱼袭击,但真的没人敢开枪了。

 而且,在比利的组织下,他们竟然把二号快艇硬生生给翻了过来,现在不少人正在往船上爬。

 扎昆冷眼注视着海面,雨水打在水面上,根本看不清水底有什么情况。

 一名率先登上二号船的雇佣兵站直了身子,正在拉身边的队友。扎昆操纵着一号船上的大灯,打在他身边的水面上。

“糟了!”一道黑影正在二号船周围快速移动,扎昆的呼吸顿时急促起来。“小心,小心!”

扎昆挥舞着双手大声喊道,可为时已晚,巨鳄的身影从水里弹射而起,直接一口咬在那人的身上、

 “杰克!”扎昆怒喝一声,灯光打在鳄鱼的身上,杰克没有犹豫,立马扣动扳机,一枪打在鳄鱼的下颌边。

 “吼!”鳄鱼吃痛,松开嘴巴,再次沉入海底。

 而那名雇佣兵,则是被鳄鱼巨大的惯性直接撞到了海水里,翻涌出几道血花。

 “杰克,你打上了吗?”看到鳄鱼消失不见,扎昆立马扭头冲杰克问道。

 杰克点点头,说道;“我确定我打上了。”

 扎昆的脸色阴晴不定,他用灯光不断寻找着鳄鱼的踪迹,可是过了好久,都没有反应。

“啊啊啊啊。”扎昆愤怒地叫喊着,发泄自己的情绪,他从船上捡起一把冲锋枪,朝天空疯狂地扣动着扳机。

良久,一梭子子弹打完,扎昆这才平静了下来,他双目通红,短短几个照面,自己不知道损失了多少手下,多兰奇还生死未知,胸口的压抑让他恨不得现在就用重机枪把古斯塔夫射成筛子。

但他并不能这么做,因为这是察沃的货物。

 “我发誓,有机会,我一定杀了这畜生。”扎昆骂了一句,掏出无线电,连接上了一个频道,等了一会,从对讲机里传来一个阴沉的声音。

 “喂,情况怎么样了?”

 扎昆深吸一口气,调整好心态,冲对讲机说道:“老板,情况不太好、”

 察沃那边沉默了一会,有些颤抖地说道:“说明白点。”

 扎昆知道察沃这会儿是强忍着怒火,他立马解释道:“老板,船翻了,货跑出来了,刚才袭击了我们,不过它中了麻醉枪,这会不知道在哪了。”

 “饭桶。”察沃骂了一句。

 扎昆咬了咬牙,强忍着怒火,刚才骂别人的话现在被人骂了,扎昆能不生气吗?

 其实说到底,这件事跟他们雇佣兵关系还真不大。

 台风海啸这种天灾又不是人力能控制的,再说了,货船翻了之后,扎昆也是第一时间给察沃通知的消息,在察沃派人送来装备之后,也是立马吩咐手下换上装备,潜水进入海底查看货物的下落。

 在此之前,除了扎昆和察沃以外,没有第三个人知道这批货物的真面目竟然是一条巨鳄。

 在这样的保密制度下,察沃的手下没有防备,被挣脱的巨鳄袭击,已经有了不少损失。

 虽然扎昆知道察沃这会只是再找出气筒,但一味的被人辱骂,作为雇佣兵首领的扎昆也是满肚子的火气。

 “我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一定要给我把古斯塔夫抓回来,如果抓不到,你们一分钱也别想得到。”

 察沃率先撂下一句狠话,扎昆瞬间有了想把对讲机丢进海里的想法,好在察沃及时说了下一句,让扎昆的心情能好一些。

 “当初我们在古斯塔夫身上装了GPS定位系统,我看一下,你等一下。”

 察沃的声音沉默了一会,随即重新响起,语气也柔和了一些。

 “运气不错,古斯塔夫现在朝着市中心的方向去了,你们现在赶紧给我追上去,我会再派人来支援你们的,记住,我要活的古斯塔夫不是死的,抓到古斯塔夫之后,佣金翻倍!立即支付。”

 俗话说的好,打一棒子,给一甜枣。

 扎昆被察沃的一棒子打的有些受不了,不过听到佣金翻倍,立即支付八个字之后,语气立马就好了起来。

 “知道了老板。”

 谁会跟钱过不去呢?扎昆放下对讲机,深吸一口气,拿起扩音器喇叭,高声喊道:“所有人!都听好了!鳄鱼已经朝市中心的方向去了,我实话给大家说了,这次我们要送的货,就是这条鳄鱼王——古斯塔夫。谁!第一个抓住古斯塔夫,奖励十万美金!”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这句话说的一点都没错,听到扎昆的话,所有人瞬间忘掉了刚才被鳄鱼袭击的几人,尖叫着爬上船,迫不及待的想朝市中心的方向冲去。

 三号快艇因为是直接被古斯塔夫撞翻的,受损相当严重,几乎报废。

 但是二号快艇只是被古斯塔夫的尾巴扫翻,除了进了些水,没有其他的重创。

 落入水中的雇佣兵一半上了二号快艇,一半上了扎昆的一号快艇。

 “走吧,朝市中心走,古斯塔夫身上有GPS定位,我们跟着他,找机会抓住他。”

 扎昆冲开船的那名雇佣兵说道,同时拿出对讲机给二号船下了命令。

 两艘快艇就这样朝着市中心的方向开去。

 ……

 半山别墅内,现在已经是深夜,但察沃一点睡意都没有,他的面前是一个巨大的屏幕,屏幕上是多猜市的略缩图。

 上面有一个红点,正在缓慢移动着。

 扎昆一身睡袍,手里还握着一杯金黄色的加冰酒水,他喝了一口酒,盯着地图,突然饶有兴致地点开距离红点不远处的某地。

 屏幕是触屏的,扎昆的手点在上面,地图立马放大开来。

 “唐——人——街”扎昆一字一句地说着,扎昆又重复了一边“唐人街”然后脑袋里突然闪过一丝精光。

 “呵呵,唐人街,鳄鱼,有意思。”察沃抿了一口酒,有些陶醉地说道:“不知道,死过人的唐人街还有没有人愿意住下去。”

 察沃的眼中突然闪过嗜血的光芒:“我察沃想要的东西,没有得不到的,唐人街,一定是我的。”

话音落下,扎昆轻轻打了个响指,柔美的交响乐顿时响起,扎昆放下酒杯,穿着睡袍,就这样翩翩起舞起来。

 ……

 唐人街,这是姜芃和江忆桐第三次开着快艇回到孔夫子庙了。

 现在已经是后半夜了,台风已经收敛了许多,雨也很小了,最危险的时候已经过去,看着刚刚淹没到孔夫子雕像下的河水。

 姜芃率先跳下船,将船上刚刚救回来的街坊邻居们一一搀扶下船。

 江忆桐则是最后一个。

 “辛苦了。”拉着江忆桐的手,姜芃把她扶了下来。

 孔夫子庙前,穿着雨衣的小师傅手里握着手电,为众人指引前进的道路。

 借着灯光,姜芃瞄见了江忆桐的手背。

 江忆桐白皙的手背上沾着不少泥点,修长的手指上沾满了草叶,污泥。

 五指上微长的指甲已经劈断了三根,只有大拇指和小拇指上的指甲还完好。

 感受着江忆桐的掌心,有些粗糙。

 姜芃知道她的手已经磨破了,手指缝中也满是大大小小的伤口。

 为了救人,江忆桐和姜芃这个晚上已经透支了太多。

 江忆桐从船上跳下,因为力竭的原因,一个不小心,双膝一软,差点跪倒在地,好在姜芃眼疾手快,把江忆桐一把扶住,这才没有受伤。

 “小心。”姜芃虽然也很累,但自身有些底子,还可以坚持,赶紧搂住江忆桐,将她扶好。

 姜芃微微有些心疼,江忆桐本是一位潇洒靓丽的都市丽人。,

 但今天,为了救人,竟然如此全力以赴,全程没有抱怨。

 姜芃有些刮目相看,第一次跟江忆桐正式见面的时候,对方虽然是个美女,但姜芃并没有放在心上。

 只是觉得江忆桐有些固执,正义感太强了。

 第二次在维多利亚咖啡屋,虽然江忆桐救了自己,但姜芃的想法是江忆桐想利用自己的感恩之心来指控察沃。

 姜芃觉得江忆桐这个女人太以自我为中心了,从来不为他人考虑,只顾自己的满腔热血,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随意点评别人。

 虽然最后姜芃为了还人情,给江忆桐发了照片,但又给自己惹上了麻烦。

 这就是第三次两人的见面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