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狂鳄海啸 > 第四十七章 潘达闯祸

我的书架

第四十七章 潘达闯祸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四十七章 潘达闯祸

  到时候察沃再动用手中的力量,造谣生事,威逼利用,出低价买下唐人街的地皮还不是易如反掌。

  只是没想到扎昆在这里遇见了姜芃。

  扎昆之前也请示过察沃,如果遇到姜芃怎么办?

  察沃只是冷笑着回答了他四个字:“随你处置。”

  在如此天灾面前,消失掉一个人,再正常不过了。

  察沃虽然惜才,但对于敢拒绝自己的人,从不在乎。

  死就死吧,世界上人这么多,死一两个又何妨。

  在察沃眼中,普通人的生命还不如一沓钞票实在。

  至于扎昆,向来都是睚眦必报。

  而且身为白人退伍兵,骨子里是非常看不起亚洲人的,姜芃敢讹诈自己,扎昆已经记住了姜芃。

  加上之前古斯塔夫暴走,扎昆损失了不少的手下,更是失去了多兰奇这个爱将,在清点人数的时候,扎昆真的想把古斯塔夫弄死,可是又不得不咽下这口气。

  之前是因为条件制约,无法出手。

  现在多猜市因为台风海啸早就大乱,警察们自顾不暇,哪里还管的上他们,杀了姜芃也没人知道,无法发泄怒火的扎昆,只好把矛头对准了姜芃,和唐人街上的难民。

  “姜芃,游戏开始了。”

  惊魂未定的潘达开着船回到了唐人街,慢慢减缓速度,扭头冲姜芃问道。

  “芃哥,你认识那些拿枪的家伙吗?”

  姜芃深吸一口气,平复着自己的心情,缓缓说道;“认识。”

  “他们为啥要开枪啊?”

  姜芃抬眼看了看潘达,低声说道:“他就是咱们上次讹的那一拨雇佣兵,就是把咱们船撞了的那些家伙,现在你知道为啥了吗?”

  潘达顿时哑口无言。

  过了好一会儿,潘达才低声说道:“芃哥,你说咱们现在把钱还回去,可以不?”

  姜芃白了一眼潘达,反问道:“你说呢?”

  “那我们现在怎么半?去另一条路吗?我记得唐人街有两条出口。”潘达问道。

  “不用想了,扎昆他们既然堵住了这边的出口,那边的出口肯定也不会落下,不要浪费油了。”姜芃立马说道。

  “那现在怎么办?我们出不去了。”

  听了潘达的话,姜芃突然呆住了,一个奇怪的想法涌上心头。

  “我们出不去了,那为什么扎昆他们不进来了呢?”

  姜芃仔细回想刚才和扎昆他们相遇时的场景。

  扎昆的快艇和另一艘快艇丝毫没有追击的架势,只是堵在门口。

  这是为什么?

  他们有枪,想要杀自己易如反掌,只要从两边堵截,自己和潘达必死无疑。

  那扎昆他们为什么摆出守卫的姿态?

  姜芃突然想到了之前自己看到的巨型影子,一个极为不好的想法涌上心头。

  唐人街里有什么东西,让扎昆这群雇佣兵很顾忌。

  “潘达,开船,快,快点,回孔庙。”姜芃高声喊道。

  “怎么了?芃哥?”潘达有些疑惑,但还是依照了姜芃的吩咐,发动了快艇。

  在潘达离开原先位置不到两秒种,一道巨大的黑影猛然跃出水面,带起重重的拍水声。

  巨大的水花立马溅射了姜芃一身,好在他的衣服是防水的,不过脸上的水就办法了。

  姜芃顾不上擦脸上的水,立马用快艇大灯照在那道黑影之上。

  一颗满覆鳞甲的巨型鳄鱼头颅慢慢沉入水中,眼中反射着妖异的亮光,犹如一名进入状态的猎手。

  “我的妈呀,是鳄鱼,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鳄鱼?”潘达回头正好看见了巨鳄古斯塔夫沉入水面。

  他连忙扭转身子,操纵快艇,疯狂加速。

  “为什么唐人街会出现一条鳄鱼?”

  听着潘达的尖叫,姜芃怒喝一声,喊道:“别慌,好好开船,它在追我们。”

  姜芃的灯光一直打在水面上,只不过河水有些浑浊姜芃看不太清水底。

  但古斯塔夫的黑影姜芃是能看见的。

  正在水底急速接近着姜芃和潘达的快艇。

  姜芃一边锁定着古斯塔夫,一边将所有的事件串联在一起。

  巨大的集装箱,腥臭味,意大利。

  姜芃有一个猜测,虽然不知道是真是假。

  那就是这条巨鳄是察沃这次要求姜芃送往意大利的货物。

  这样就能解释扎昆这些雇佣兵为什么要全副武装追到唐人街这里来。

  应该是巨鳄逃离了货船,无意中来到了唐人街,扎昆奉察沃之命前来捉回巨鳄。

  至于为什么不进唐人街,姜芃猜测应该是察沃想让唐人街死上一些人,从而让后续收购唐人街地皮的计划能够实现。

  其实姜芃的猜测已经很接近事情的真相了,只不过他没想到,察沃会如此的冷血,主动将巨鳄古斯塔夫赶到唐人街,要不是枪杀平民事后处理起来太过于麻烦,扎昆也不会借鳄鱼之口除掉唐人街的众人。

  察沃是丝毫没有把唐人街的这些人的生命放在眼里。

  “开快点,潘达。”姜芃看着水下的巨大身影,焦急地喊道。

  “我已经开到最快了,芃哥!”潘达带着哭腔说道。

  “玛德。”姜芃咒骂了一句,大脑飞快地运转。

  姜芃在回忆着鳄鱼的习性,看能不能从这方面入手,暂时摆脱掉身后的古斯塔夫。

  就在姜芃思考的时候,一股浓厚的腥气铺面而来。

  古斯塔夫的身体从水面跃出,直奔姜芃咬来,姜芃甚至能清晰地看到古斯塔夫上颚第五颗牙齿少了一个。

  也能看见他口中还残留着一些衣服的碎片,这些碎片挂在古斯塔夫的牙齿上,显然刚才他已经吃过人了。

  姜芃连滚带爬地躲开古斯塔夫的撕咬,来到船头的位置。因为快艇的缘故,古斯塔夫的身子被卡住,够不到姜芃,但因为重力的缘故,快艇也被古斯塔夫的重量压得高高翘起。

  古斯塔夫一击未中,又回到水中。

  随着古斯塔夫回到水中,快艇重重地砸在水面上,要不是姜芃抓得紧,整个人都要飞出去了。不仅如此,快艇还差点失控,要不是潘达驾驶技术好,此时此刻,快艇就直接撞在两侧的平房上了。

  姜芃可是实实在在的吓出一身冷汗,整个人的身子都软了。

  好在自己一直锁定着古斯塔夫,才没有被它偷袭成功。

  “我的老天爷!”潘达握着方向盘,用出了浑身解数才重新稳定好快艇。

  “吓死我了。”姜芃瘫坐在潘达身边,长出一口气,小心翼翼,心有余悸的来到船尾。

  古斯塔夫的黑影已经消失了,姜芃惊魂未定地操纵起大灯,四处大量了一下,并未发现古斯塔夫的踪迹,终于镇定了情绪。

  “芃哥,我们快到了。”不远处的孔夫子雕像出现在眼前,姜芃精神一振,站起身来,看向不远处的孔夫子庙。

  “太好了……”看到终于到了安全地带,姜芃悬着的心终于落下。

  这一晚的起起落落,让姜芃的心脏有些受不了,看到近在眼前的孔夫子庙,姜芃突然感觉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姜芃实在是太累了,身体的自我保护机制,让姜芃陷入了昏厥,或者说沉睡。

  当姜芃睁开眼的时候,天已经亮了,而自己则是躺在一张简易的钢丝床上,另一边的桌子旁,趴着一道熟悉的身影。

  姜芃揉着眼睛站起身,才看到自己的身上盖着一张薄毯,旁边的架子上还放着一盆脏兮兮的浑水。

  姜芃看了看自己的手,干干净净,没有泥沙和油污,走到桌子旁,看到江忆桐手里握着的毛巾,不禁摇摇头,喃喃低语道:“不要再这样对我了。”

  不知是听到姜芃说的话,还是感受到了身后有人,亦或是江忆桐睡醒了。

  反正就这么巧,江忆桐呻吟了一声,抬起头,四处看了一下,立马就看到了姜芃。

  “你醒了!”看到姜芃醒了,江忆桐有些朦胧的眼睛立马变得明亮起来。

  “恩,这是哪而,我怎么躺在这?”姜芃有些尴尬地看了看四周,有意跟江忆桐保持了一些距离。

  这是一间小房子,里面的陈设很简单,一张床,一个客桌,一个书桌,一个书架,再无他物。

  “这里是大师休息的地方,你昨天晚上晕倒了,把潘达吓坏了,叫我们出去抬你进来,好在大师说你只是疲劳过度,好好睡一觉就没事了,就让我们把你抬到这里休息。”

  “现在几点了?”姜芃皱着眉头问道,江忆桐看了看时间,回答道:“早上九点多。”

  “潘达呢?”姜芃继续问道。

  “在旁边的厢房里。”江忆桐回答道。

  姜芃正要出门,却被江忆桐拦住了。

  “等一下,我问你几个问题。”

  姜芃扭头看了一眼江忆桐,又看了看她拉着自己的手。

  江忆桐脸颊微红,赶紧松开手,说道:“啊,那个,是昨天晚上的事,你和潘达遇见了鳄鱼?”

  姜芃点点头,说道:“潘达跟你说的?”

  江忆桐“嗯”了一声。

  姜芃的脸色立马变了,说道:“潘达还跟谁说了?”

  江忆桐想了想,回答道:“今天凌晨的时候,潘达冲进厢房说你晕倒了,还说你们碰见了鳄鱼,很大的一条鳄鱼,之后我们才出去把你抬进来的。”

  “这个白痴!”纵然是姜芃脾气再好,此时此刻也是爆出了一句粗口。

  “怎么了?”江忆桐有些疑惑的问道。

  姜芃脸色铁青,用低不可闻的声音说道:“他还说其他的了吗?比如雇佣兵,持枪什么的?”

  江忆桐摇摇头,说道:“潘达还想说什么的时候,被小师傅拉出去了,其他没说什么了。”

  “还好。”姜芃松了一口气。“这个潘达,闯大祸了。”

  江忆桐有些疑惑地问道:“怎么了啊?”

  姜芃看了江忆桐一眼,简单说了一下情况。

  大致就是食物不够,唐人街现在有巨鳄,而且街外有持枪的雇佣兵堵截。

  江忆桐也是个聪明人,姜芃说明完情况之后,她就大致明白了刚才姜芃为什么说潘达闯祸了。

  现在的孔夫子庙,并不是绝对安全的地方。

  唐人街上游荡着巨鳄,唐人街的两侧出口被持有枪械的雇佣兵堵死,孔夫子庙现在的食物供给不足,撑不过半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