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狂鳄海啸 > 第五十二章 人心涣散

我的书架

第五十二章 人心涣散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五十二章 人心涣散

  但所幸,江忆桐按照着频率,很准确地扎在了古斯塔夫的腹部。

  下一刻,快艇就狠狠撞在了古斯塔夫的脑袋上。

  “嘭”的一声,快艇剧烈的摇晃起来,朝周围的平房撞去。

  古斯塔夫的头太硬了,快艇撞上去,自己反倒剧烈的颤抖起来,潘达手里的反向盘直接开始飞快的旋转。

  快艇在失控之下,眼看就要船毁人亡。

  好在潘达根据自己多年的开出船经验,先是狠踩刹车,然后尽量打正方向盘,在潘达的全力操作下,快艇终于是减慢速度,避免了撞在两边平房上。

  “潘达,快调头,去接姜芃。”江忆桐揉着脑袋,刚才船摇晃的太厉害,她的脑袋不小心撞在船沿上,好在伤的不重,只是脑袋有些昏沉。

  潘达调转船头,才发现古斯塔夫似乎是被撞懵了,身子停止了旋转,泡在水中,好像死了一般。

  姜芃则是在鳄鱼不远处,好像晕了过去。

  快艇来到了姜芃身边,江忆桐把绳子丢了过去,叫喊道:“姜芃,你醒醒,抓住绳子。”

  姜芃听到江忆桐的声音,睁开眼,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胃里翻江倒海。

  古斯塔夫的力量实在是太大了,旋转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要不是姜芃有些底子,绝对坚持不下来。

  饶是现在,姜芃也感觉浑身如同散架了一般,好像刚跟人狠狠。干了一架似的。

  姜芃迷迷糊糊地抓住绳子,落入水中,在潘达和江忆桐的拉扯下,来到了快艇边。

  江忆桐和潘达用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姜芃从水里拽了上船。

  “赶紧走。”江忆桐揉着脑袋,冲潘达喊道。

  古斯塔夫现在还在晕眩,不趁这个机会走的话,三人绝对走不掉。

  潘达发动快艇,朝孔夫子庙的方向开去。

  快艇离开没一会。

  身后的古斯塔夫似乎回过神来,晃了晃巨大无比的脑袋,毫无感情的小眼睛锁定了姜芃三人的快艇,半潜入水,直追而来。

  好在商店距离孔夫子庙很近,快艇用了不到一分钟,就来到孔夫子庙前,潘达来不及拔钥匙,直接跳下快艇,朝庙门奔去。

  姜芃也是一跃而下,刚想跑路,却发现江忆桐还没下船。

  “你怎么了?”姜芃站在快艇边上,看着捂着脑袋的江忆桐,焦急地说道。

  身后就是来势汹汹的古斯塔夫,必须赶紧躲进孔夫子庙。

  江忆桐揉着脑袋,缓缓说道:“我刚才好像撞到了脑袋,有些晕。”

  江忆桐说着,想站起身,却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姜芃顺势搂住江忆桐的腰,将她抱入怀中。

  然后拔腿朝庙里跑去。

  姜芃刚刚经过孔夫子的雕像,古斯塔夫就冲出了水面,直奔二人咬来。

  古丝塔夫两吨重的身体奔跑在路面上,每一步,就能带起强烈的震动,要不是姜芃身子稳,这会早就摔倒了。

  “嘭嘭嘭嘭。”粗重的脚步声在身后响起,如同索命的丧钟一般,姜芃气都不敢喘,闭着眼疯狂先前跑。

  他甚至还能闻到了古斯塔夫巨口中传来的腥气。

  好在古斯塔夫庞大的身体在陆地上远远没有在水中那么灵活。

  它的四只小短腿能力有限,虽然冲向了姜芃和江忆桐,但还差了些火候,姜芃赶紧抱着江忆桐冲进了孔夫子庙。

  刚一进庙,潘达就关上了大门,将横梁插上。

  “咚!”的一声闷响,大门被狠狠撞击,靠着门的潘达一下子被撞开好几米,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足足有半米厚的木门直接被撞到剧烈晃动起来。

  令人牙酸的“吱呀”声不断响起,木屑,灰尘,翻飞落下。

  姜芃放下江忆桐,还没来得喘口气。

  “咚!”又是一阵闷响,孔夫子庙的大门猛烈地颤抖起来。

  姜芃可以清晰看见庙门上已经出现了一道裂缝,虽然不深,但只要古斯塔夫再来几下,绝对是危险无比。

  姜芃赶紧上前一步,顶住大门。

  古斯塔夫撞击的声音很大,孔夫子庙厢房内的不少人都听见了动静,走出了房门,立马就看到了倒在地上的潘达和扶着墙揉着脑袋的江忆桐,还有顶着大门的姜芃。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不少人看着晃动的大门,冲姜芃喊道。

  还有一部分人动作很快,跑到大门口,帮姜芃一起挡住大门。

  “咚,咚,咚。”剧烈的撞击此起彼伏,古斯塔夫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五六个成年人都有些顶不住压力。

  好在古斯塔夫撞击了一会,发现没什么收获,似乎是累了,主动放弃了撞击。

  姜芃通过门缝看见古斯塔夫晃悠悠地回到水中,荡起一阵涟漪之后,便消失在河里。

  姜芃终于松了一口气,瘫坐在地上,喘着粗气。

  “刚刚那是什么?”主动来帮忙的刘老根,擦着额头的汗水,惊魂未定地说道。

  “是啊,好大的力气,我们几个人都快顶不住了。”

  姜芃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

  “好像是鳄鱼,我刚刚从门缝里看到一只鳄鱼,好大的一只鳄鱼。”一名靠近门缝的街坊似乎看到了古斯塔夫的身影,低声说道。

  他的声音虽然低,但立马被周围的人听见了。

  “什么,你说什么?刚才撞门的是鳄鱼?”

  “真的有鳄鱼吗?你没看错吗?”

  听着嘈杂的人群,姜芃的脑袋都大了三分,他站起身来,通过门缝,确定古斯塔夫真的没在屋外,才开口说道:“大家不要惊慌,先静一下。”

  姜芃毕竟救了不少人,在人群中的威望还算够,他发话了,人群终于是慢慢安静了。

  眼看事情瞒不住了,姜芃只能实话实说了。

  “不瞒大家说,现在唐人街外确实有一条鳄鱼。”

  姜芃缓缓说道。

  此话一处,众人又有炸锅的迹象。

  “诸位!”姜芃的声音又高了几分。

  “刚才撞门的也是那条鳄鱼,至于唐人街为什么会出现鳄鱼,具体的情况我也不太清楚,我们刚才是出去找食物的时候,无意间碰上这只鳄鱼的。”

  姜芃的声音暂时盖住了众人的引论声。

  “大家不要惊慌,只要我们呆在孔庙中。绝对是安全的。”

  正在姜芃想要继续安抚民心的时候,角落中突然传来一个有些尖锐的声音,分不清男女。

  “胡说八道,庙里根本就不安全,没有吃的,外面还有鳄鱼,你早就知道有鳄鱼,还骗人。”

  这个声音有不少人听见了,立马点头议论着。

  “昨天晚上不是有人说见到鳄鱼了吗?这个姜芃还一直矢口否认。现在鳄鱼都快撞进庙里了,才承认,是想害死大家吗?”

  “就是就是,昨晚信誓旦旦地说唐人街周围肯定没有鳄鱼,这会鳄鱼就来了,根本没把大家的生命安全放在眼里。”

  “刚才谁说没东西吃了?救援部队怎么还不到啊,中午喝的一碗粥哪里够啊!饿死人了!”

  ……

  姜芃顿时感觉到不妙,看着周围人脸色慢慢改变的神色,他诚挚地说道:“各位街坊邻居,我是真的不知道这鳄鱼是怎么来的,我们刚才出去就是想去唐人街找一些吃的回来,才无意间撞上了鳄鱼。”

  听到有吃的,立马有人问道:“那吃的在哪啊?”

  姜芃指了指庙外,说道;“就在外面的快艇上。”

  人群顿时安静了下来,虽然说现在外面看不见鳄鱼,但要是鳄鱼潜伏在快艇周围来个守株待兔的话,谁要是出去,不就成了鳄鱼的口粮了吗?

  眼看姜芃成为众矢之的,姜小湖气不过了,赶紧走到姜芃身边,看着周围人,大声说道:“我爸冒着生命危险给你们找吃的,你们现在还在这说风凉话,有本事,自己去外面的船上拿啊。”

  姜小湖的声音刚落下,角落的那个怪异的声音又一次响起。

  “他是你爸,又不是我爸,谁知道他有没有给你私藏东西。”

  姜小湖这次可是听到一清二楚,环顾一圈,大声叫到:“谁?谁在说话?有本事出来。”

  没人回应。

  就在场面僵持不下甚至即将恶化的时候,老师傅穿着一身布衣缓缓来到人群之中。

  “诸位,诸位,我有些话,想说一下。”

  老师傅的声音很平和,但清晰地传入了所有人的耳中。

  “我知道大家的心情很激动,但还请大家先回房休息,姜先生为了大家的安危,已经付出了很多,多次冒着生命危险出庙。”

  老师傅看了一圈所有人,继续说道:“鳄鱼也是牲畜,灵智并未及人类,只会凭借本能,大家只要安安心心地待在庙里,绝对不会出事的,这一点,我可以保证。”

  老师傅这番话说完,已经有不少的人点头,随即回房去了。

  看着还在原地的不少人,老师傅叹了口气,说道:“待稍作休息,我们便去船上取回食物,大家放心吧。”

  老师傅说完这话,走到了姜芃身边,低声道:“姜先生。”

  姜芃抬头看向老师傅,却发现他指了指某个方向。

  姜芃顺着方向看去,发现江忆桐靠着墙,似乎昏了过去。

  姜芃赶紧走到江忆桐身边,轻轻拍了拍江忆桐的肩膀,叫到:“忆桐,忆桐,你怎么样?”

  但江忆桐没有反应。

  “大师,大师,她怎么了?”姜芃赶紧站起身来,向老师傅询问道。

  姜小湖也是赶忙跑到了江忆桐的身边,轻声呼唤着:“江姐姐!江姐姐!”

  老师傅看了江忆桐一眼,低声道:“你带着她跟我来。”

  姜芃闻言,立马抄起江忆桐,抱在怀里,跟着老师傅,走进了早上的小房间中。

  姜小湖看着姜芃抱着江忆桐,眼神中虽然也有些焦急,但只能暂时放下心,都交给姜芃。

  她走到潘达身边,看着还在揉着屁股的潘达,兴师问罪道:“你和我爸偷摸摸地跑出去,为什么不告诉我?”

  潘达看着姜小湖的模样,赶紧开口说道:“诶,我肚子突然好疼,你等我一下。”

  说完,潘达揉着肚子往厕所的方向跑去。

  看着落荒而逃的潘达,姜小湖气冲冲地跑向卫生间,站在门口等潘达。

  小房子内,姜芃把江忆桐放到小床上,看着陷入昏迷的江忆桐,焦急地问道:“大师,她刚才好像是撞到了头,你看有事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