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狂鳄海啸 > 第五十四章 枪林弹雨

我的书架

第五十四章 枪林弹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五十四章 枪林弹雨

  “诸位,其实,这些雇佣兵就是姜芃引来的?”

  潘达的火气立马就上来,红着脸冲周辰喊道:“臭小子,你说什么?信不信我揍你?”

  说完,潘达挽起袖子,就要上前揍周辰,但是被姜芃给了拦住了。

  “潘达,不能动手。”

  潘达气的浑身发抖,要不是姜芃拉着他,此时已经是一记铁拳打在周辰可恶的脸上了。

  “心虚了?”周辰笑了笑,继续说道:“各位街坊邻居应该很清楚,前一段时间,姜芃之前因为唐人街地皮合同的纠纷案跟察沃起了纠纷。要不是有姜芃,这些雇佣兵会把鳄鱼赶到这里来吗?”

  姜芃的眉头狂跳,他也恨不得上去揍周辰一顿,可是现在打了周辰,无异于是承认了他说的话,没有人会在相信姜芃。

  “周辰,你没看出来,这些雇佣兵是针对唐人街所有街坊邻居的?察沃跟我有仇,为什么不让这些雇佣兵直接开船过来抓走我,还费这么大劲找一条鳄鱼来袭击我们?”

  姜芃可以断定,巨鳄古斯塔夫的事情周辰不知道,周辰现在故意往自己的身上泼脏水,无非是想扳倒自己在众人心中树立的威信。

  说的严重一点,周辰现在巴不得姜芃被鳄鱼吃掉。

  听到姜芃的话,周辰的眼神立马有些慌乱起来,但很快,他就有了新的对策。

  “呵呵,巧舌如簧。众所周知,唯一一个有交通工具的人就是你们那一帮子人,谁知道你是不是跟那些雇佣兵串通好,把鳄鱼引过来的帮凶!”

  这句话纯粹就是血口喷人了,姜芃看着周辰,冷笑地说道:“真是笑死人了,你简直就在胡说八道。”

  周辰得理不饶人,继续振振有词地说道:“多猜市之前又不是没有经历过台风,通讯同样中断过,但用不了几天就可以恢复,我们只要老老实实地待在孔夫子庙里,用不了几天,通讯恢复,就会有政府派人来救我们,可你呢?”

  周辰上前几步,站在姜芃的面前,义愤填膺地继续说道:“你背地里,瞒着大伙偷偷出去开了几次快艇?每一次回来都有问题,你更是一直隐瞒唐人街外有鳄鱼的真相,你是怕有人逃走,误了你的好事!”

  姜芃实在想不到周辰能说出这些话,但问题是这些事情姜芃的确做了。

  偷偷开快艇,隐瞒鳄鱼的真相,但姜芃是为了大家好,可此时却成了周辰手中的把柄。

  看到周围街坊邻居渐渐变冷的眼神,姜芃渐渐的喘不上气了。

  看到姜芃脸色变了,周辰立马跟打了鸡血似的,红着脸继续说道:“被我说中了吧?就是你勾结雇佣兵,引来鳄鱼,想要害大家!”

  “小辰!够了!”正在周辰大放厥词的时候,一个苍老的声音从人群中传来,满头华发的乐叔慢慢走了出来,看着周辰,高声说道:“够了,别说了,我跟姜芃一起住了十多年,他绝对不是这样的人。”

  周辰的眉头立马皱了起来,看着乐叔,说道:“爸,这里没你的事,你一边呆着去。”

  乐叔重重地“哼”了一声,说道:“小辰,你现在连我的话都不听了吗?我让你跟我回屋去。”

  乐叔说完,就去拽周辰的手,想把他拉回屋子。

  周辰立马甩开乐叔的手,后退两步,继续喊道:“爸,你怎么胳膊肘老向外拐,姜芃这个人根本不是个好人,他就是一个妆模作样的伪善者,如果没有他,就没有外面的雇佣兵和鳄鱼,大家的生命就受不到威胁!”

  “混账东西!”乐叔怒骂了一声,一巴掌抽在周辰的脸上,一声清脆的巴掌声传入了每个人的耳朵。

  “你打我?”周辰呆住了,他捂着脸,看着乐叔,不敢置信地说道:“你打我?你从来没打过我?你今天为了一个外人来打我?”

  周辰看了一眼姜芃,指着他说道:“你对得起我妈吗?你为了他,竟然打你自己的亲生儿子!”

  乐叔指着周辰,浑身颤抖,说不出一句话。突然,乐叔眼睛一闭,朝后倒去,竟然是被气昏了。

  幸好周围人眼疾手快,抱住了乐叔,才没让他摔在地上。

  “乐叔!”姜芃连忙走到乐叔身边,为他拍胸口,掐人中,拍了好一会,乐叔才吐出一口气,缓缓地睁开眼睛。

  乐叔颤颤悠悠地举起手,指向周辰,却又说不出话。

  姜芃冷眼看着周辰,冰冷地说道:“你到底想怎么样?周辰!”

  周辰狞笑一声,说道:“你,姜芃,滚出夫子庙,开着你的破船,离开这里,我们唐人街的街坊邻居中,不需要内奸。”

  “你放屁,我爸爸才不是内奸,倒是你这个贼眉鼠眼的东西,才是内奸吧!”

  站在一旁听了半天的姜小湖听到周辰这句话,忍无可忍,终于跳了出来,指着周辰的鼻子大骂道。

  “上梁不正下梁歪,有人生没人养的野货!”

  “你!”这句话算是击中姜小湖的痛处了,姜小湖被气的连话也不会说了。

  “草泥马的。”姜芃再也忍不住了,放下乐叔,两步就来到了周辰的身边,一拳打在周辰的脸上。

  “嘭。”姜芃的力道极大,一拳把周辰直接打到了人群中,好在有人扶住他,才没让周辰摔倒。

  被姜芃打了一拳,周辰丝毫没有还手的意思,姜芃挥舞着拳头还想继续揍周辰,可是却被其他人拦下了。

  “说话就说话,干嘛动手打人?”

  “让开!”姜芃看着挡在自己的面前那人,面无表情的说道。

  那人比姜芃个子矮,立马被姜芃的气势吓住,想要让开,却怕没面子,满脸的纠结。

  “没事,让他打我,最好打死我。”周辰擦掉嘴角的血迹,吐出一口带着碎牙的血沫,冷笑道:“他已经急了,被说到痛处了,他越打我,就说明他越心虚。”

  周辰这话说完,更多的人已经挡在他的身前。

  姜芃看着周辰得意的模样,热血上涌,喊道:“好,我走!”

  话音刚落,一道熟悉的身影站在了姜芃的跟前。

  “周辰,你的戏该演完了吧。”

  周辰的瞳孔一阵收缩,看着面前的女人,一丝不妙涌上心头。

  “又是她!”周辰心中默念道。

  来的人是江忆桐。

  江忆桐走到了姜芃的身边,握住他的拳头,用力摊开,然后拉着姜芃的掌心,把他拉了回来。

  “周辰,据我所知,你就是3A公司的员工,察沃就是你的大老板吧。”

  周辰的脸色顿时白了一些。

  “怎么不说话?”江忆桐看着周辰,轻笑道。

  “说什么?是,你说的没错,我的确是3A公司的员工,可那只是曾经,我已经辞职了,不信,你可以问我爸。”

  周辰虽然有些慌,但还没自乱阵脚,他指了指姜小湖怀里的乐叔,缓缓说道。

  乐叔虽然不能说话,但还是点了点头。

  江忆桐并无变色,继续说道:“好,既然这样,你刚才说,是姜芃和这些雇佣兵联手,想要害在此的各位邻居们,是吗?”

  周辰心中不解,江忆桐为什么要这么说,但他还是点了点头。

  “那好,我问你,你刚才不是说了,姜芃和你的老板……”看到周辰立马要变色的表情,江忆桐笑了笑,改口道:“哦,前老板察沃有矛盾,既然姜芃和察沃有矛盾,那姜芃为什么要跟一个和自己有仇的人的手下合作呢?”

  周辰的脸色再一变,他刚才可没想到这一点。

  “这是不是你自己说的话自相矛盾呢? ”江忆桐笑了笑,风轻云淡地说道。

  “他,他当然是为了钱,察沃这么有钱,姜芃肯定是为了钱给察沃合作的。”周辰慌乱中,编了一个这样的理由。

  “哦,既然是这样?那我就要说一下,姜芃昨晚上冒着生命危险救了不少人,其中还有你,周辰,他既然要害大家,为什么要救大家呢?”

  江忆桐的话说完,被姜芃救下的那些人立马点头。

  “姜芃这么做是不是太无聊了,他大可不必救你们,开着快艇带着他女儿直接潇洒离去,连孔夫子庙都不会来。”

  周辰的额头已经开始冒汗了,呼吸也开始局促起来。

  “还有,昨晚上姜芃开船走是因为要出去找船,他想开自己的货船来载大家出去,可是在半路遇上了察沃的手下,这些雇佣兵。这才不得不逃回来,路上碰见了巨鳄,为了安抚大家的情绪,不引起恐慌,才隐瞒了下来。”

  “这条巨鳄名叫古斯塔夫,是来自于非洲的一条鳄鱼王,被察沃走私到多猜市,想运到欧洲去,可惜遇上了台风海啸,古斯塔夫逃了出来,这些雇佣兵是来追鳄鱼的,将鳄鱼赶到这里来,都是察沃的阴谋,跟姜芃毫无关系!”

  江忆桐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道:“孔夫子庙的粮食在中午就已经吃完了,姜芃是怕大家饿着,才冒着被古斯塔夫袭击的危险,开船去唐人街上的商店找吃的,最后差点葬身鳄鱼口中。”

  江忆桐目光凛凛地扫视所有人,一字一句地说道:“你们觉得,这样的人,会害你们吗?”

  江忆桐的话音落下,陈太太第一个站了出来,高声说道:“姜芃绝对不是这样的人,江律师说的对。我被困在家里碰见了姜芃,拜托他来救我,姜芃没有食言,真的开了船救了我,他要是想害我,我第一个不信!”

  刘老根第二个站了出来,咳了咳嗓子说道:“我也不信!姜芃救我的时候,我不小心掉到了湍急的河水里,他二话没说,冒着生命危险跳到河里救我,我腿脚不方面,在水里就是个累赘,姜芃始终没有丢下我,救了我全家,说他想害人,我也不信!”

  很快被姜芃救回来的那部分人都开口表态。

  只有先前独自前来孔夫子庙避难的人才持有怀疑态度。

  周辰的脸色立马变得煞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