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狂鳄海啸 > 第五十五章 险象环生

我的书架

第五十五章 险象环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五十五章 险象环生

  江忆桐笑着周辰,淡淡地说道:“周辰,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要说?”

  “反正,这些雇佣兵跟姜芃脱不了关系。”证据确凿,周辰依然还嘴硬地说道。

  “不信你让姜芃出去,看这些雇佣兵会不会走。”

  “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潘达听到周辰这话都气笑了,看着周辰,不屑地说道:“傻子都知道外面现在趴着一条鳄鱼,谁出去都是送死,你怎么不出去?”

  “诸位,事已至此,就不要再争辩了。”老师傅不知道何时走到了人群中间,施施然说道:“我们共同的敌人应该是外面的巨鳄,而不是自己人,只要守好大门,我相信,鳄鱼是进不来的。”

  就在众人点头之际,

  姜芃隐约间听到了鳄鱼的怒吼,下一刻,枪声响起。

  姜芃的神色立马大变,一把搂住江忆桐和姜小湖,拖着乐叔朝内院跑去。

  “嘭嘭嘭!”一排细密的弹孔出现在庙门之上。

  “啊啊啊啊啊啊!”一阵惨叫声传来,原来是有人躲避不及时,被子弹打中了腿。

  姜芃拉着江忆桐,姜小湖还有乐叔来到了老师傅的小房间,一同赶过来的还有潘达。

  听着屋外密集的扫射声和众人惊慌失措的叫喊声和尖叫声,姜芃看了看屋外,皱了皱眉,想要出去。

  “你疯啦?姜芃?”半蹲在地上的江忆桐一手抱着头,一手拉住了姜芃,高声问道。“你干嘛去?”

  姜芃半蹲下身子,回答道:“有人中枪了,我要去救他,我不去,他会死的。”

  江忆桐微微探头,看向窗外,果然,有一个人小腿被射中了,抱着腿在地上痛苦的哀嚎,满地的血迹,而他离庙门最近。

  “不行,太危险了。”江忆桐低下头,看向姜芃,满眼的拒绝。

  “没事,你等我。”姜芃咬咬牙,掰开了江忆桐的手,俯下身子,半蹲着跑了出去。

  “我爸他要去干嘛?”姜小湖看着姜芃跑了出来,立马站起身,想要出去,却被江忆桐一把抱住。

  “小湖,你冷静点,快蹲下。”江忆桐高声喊道。

  屋外子弹连天,姜小湖刚想说什么,窗户却被子弹打碎了,江忆桐赶紧抱着姜小湖卧倒,密密麻麻的玻璃渣溅射到江忆桐的后背上。

  “啊。”江忆桐痛叫一声,好在她穿了两层衣服,只是受了一些皮外伤。

  “江姐姐,你没事吧?”江忆桐身下的姜小湖立马担忧地问道。

  江忆桐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屋外,夫子庙的大门已经被射成了蜂窝,可雇佣兵还没停手,子弹跟不要钱似得打在门上,姜芃只能低着头,等待着枪声的停歇,终于,枪停了。

  姜芃赶紧跑到了伤者的身边,将他朝厢房的方向拖去,耳边只有身下之人的呼喊声。

  姜芃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看到千疮百孔的庙门“轰”的一声四散开来,漫天木屑飘过。

  原本庙门就有了裂纹,加上机枪的扫射,早已经脆弱无比,古斯塔夫轻轻一幢,门就开了。

  古斯塔夫摇头晃脑地走进孔夫子庙,满眼的凶光。

  “我勒个去。”姜芃的腿差点吓软,好在以前玩过极限运动,像什么跳伞啊,滑雪什么的,跟现在一样刺激。

  他很快回过神,拖着中弹之人,飞快地后退。

  古斯塔夫摇了摇脑袋,细小的眼睛,盯着地上的血迹拖痕,目光锁定了姜芃。

  “姜先生,往后山走!”老师傅的话从身后的主庙传来,姜芃一咬牙,直接抄起地上那人,背在身后,直接冲向主庙。

  古斯塔夫迈着粗壮的大腿,直奔姜芃袭来。

  感受着身后传来的阵阵腥风,姜芃连气都不敢喘,直接冲进了主庙,朝后山跑去。

  姜芃三两步上了台阶,把身上的伤者丢给了众位小师傅,喘着粗气。

  “嘭,咔嚓,哗啦。”主庙传来各种各样的声音,想必是古斯塔夫正在大肆破坏。

  姜芃站在台阶上,忧心忡忡看着主庙的后门。

  “吼!”一阵怒吼声传来,古斯塔夫的长嘴出现在后门,向上探去,可是因为它太宽了,被房门卡住,死活过不来。

  任由古斯塔夫怎么挣扎,这小小的房门如同天堑一般将它与姜芃众人隔开。

  眼看肥肉就在嘴边,却怎么也吃不下,古斯塔夫焦急地晃动身子,大嘴一开一合,但没有丝毫办法。

  “呼,呼,呼。”姜芃长出一口气,总算暂时逃离鳄口了。

  一边的伤员还在呻吟,老师傅赶紧叫小师傅把他抬到后院,包扎伤口。

  “大师,应该暂时安全了,它上不来。”姜芃气喘吁吁地说道,

  “但……”老师傅的眼中丝毫没有放松的神情,他话还没说完,古斯塔夫的小眼睛咕噜一转,竟然是把头撤了回去,离开了后门。

  “糟了!”姜芃叫了一声,姜小湖和江忆桐还在前院,古斯塔夫去找他们怎么办啊?

  姜芃深吸一口气,刚要下台阶,肩膀被老师傅拍了拍。

  姜芃回过头,看向老师傅。

  “愿夫子保佑你。”老师傅低声道。

  姜芃点点头,道了声谢,走下了台阶,走进了后门。

  一进后门,就能看到主庙已经被古斯塔夫闹的天翻地覆。

  佛像,雕像,庙台,桌子,椅子。

  要么是被打成了碎片,要么就是缺胳膊短腿,总而言之,一片狼藉,惨不忍睹。

  姜芃踩着满地碎片,蹑手蹑脚地绕到大门,正好看见古斯塔夫正在迈着小粗腿,一尾巴扫在江忆桐和姜小湖所在的房门。

  “嘭”的一声,木门直接被古斯塔夫的巨尾扫了个粉碎,灰尘漫天,古斯塔夫的目光看向屋内,立马锁定了半坐在地上的乐叔。

  看到鳄鱼盯住了乐叔,姜小湖赶紧挡在乐叔的面前。

  姜小湖一挡,江忆桐就挡在姜小湖的面前。

  看到这样子,潘达不得不硬着头皮挡在江忆桐的面前,毕竟自己算是这间屋子最强壮的人。

  看着古斯塔夫的张开的大嘴和尖锐的獠牙,潘达吓得将一个凳子丢了过去。

  “咔嚓。”巨口合上,古斯塔夫把木凳咬了个粉碎。

  “啊,我的妈妈呀,我还没结婚,就要死在鳄鱼嘴里了吗?真不值得啊。”潘达带着哭腔,满头大汗,绝望地说道。

  身后的江忆桐和姜小湖想笑,可看着慢慢走进小房间的古斯塔夫,怎么也笑不出来。

  就在此时,一道伟岸的身影直接坐在了古斯塔夫宽阔的后背上,姜芃手里握着一根木棒,狠狠敲击着古斯塔夫的脑袋,鼻子,嘴巴。

  身上坐了一个人,头部还遭受着击打,古斯塔夫立马感觉到了不舒服。

  它回头看向姜芃,身子一抖,将姜芃甩开。

  但古斯塔夫又看到了一个黑黝黝的东西。

  “去死吧,畜生。”姜芃手里握着枪,一枪打在古斯塔夫细小的眼睛上。

  “嘭!”一团红色的血雾爆开,古斯塔夫立马开始疯狂地晃动身体。

  巨大的鳄鱼尾巴扫来,姜芃一下子被打翻到一侧,狠狠撞在墙壁上。

  “卧槽。”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姜芃揉着老腰,看着古斯塔夫。

  古斯塔夫被姜芃一枪打爆了一只眼睛,整条鳄陷入了暴走中,

  它的身体也滚出了江忆桐所在的小屋,在院子中心打着滚。

  凡是被古斯塔夫尾巴扫过的地方,不论是墙壁还是地面,直接碎裂开来,可想而知,古斯塔夫的力量有多大。

  姜芃忍着浑身疼痛强行站起身来,走到小屋边,喊道:“快走,去后山。”

  “你没事吧?”江忆桐绕过两腿还在发颤的潘达,走到姜芃身边,问道。

  “还好,死不了。”姜芃回了一句。

  姜小湖扶着乐叔,拽着潘达走出小屋,心有余悸地看了看屋外的古斯塔夫,吓的花容失色,拔腿就跑。

  姜芃拉着江忆桐,正要往后山走,突然看到另一边的厢房的房门打开,一脸惊慌的周辰看了看地上正在扭曲着身体的古斯塔夫,满脸煞白的吞了吞口水,随即朝大门外跑去。

  姜芃神色大变,摸了摸裤子口袋,发现没有快艇的的钥匙,他赶紧冲前面的潘达喊道:“潘达,船钥匙在你哪里吗?”

  潘达楞了一下,随即回过头,满脸的慌乱。

  “我,我,我身上也没有啊。”

  “会不会是刚才忘记拔了?我们刚才下船下的急,我好想没看见潘达拔钥匙。”

  江忆桐回忆道。

  “我靠,不会吧!”潘达看着提着手提包,已经跑出屋外的周辰,满脸的惊慌。

  姜芃想去追,可是地上的古斯塔夫似乎缓过神来了,身体的扭动开始慢慢变小,也不会再翻白肚了。

  “算了,随他去吧。”姜芃咬咬牙,继续说道;“我们上后山,外面有雇佣兵,我们出去也是一样的。”

  江忆桐和潘达点点头,不再留恋快艇。

  姜芃一边吩咐江忆桐几人上后山,一边高声叫到:“大家别躲在房子里了,跟我上后山,后山比这里安全。”

  姜芃一连喊了好多声,终于有了回应。

  回应最快的自然是姜芃救过的这些人。

  陈太太,刘老根一家,那对母子,还有一部分人。

  这些人出了门,姜芃立马指引他们上后山避难。

  可还有不少的人躲在厢房里,不肯出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