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狂鳄海啸 > 第六十三章 善有善报

我的书架

第六十三章 善有善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六十三章 善有善报

   姜芃的胸口虽然一阵剧痛,但并无大碍,他捂着胸口,喘着粗气,抬起头看去,呆住了。

 周辰手握着铁叉,整个人直接跪坐在古斯塔夫的脑袋上,用自身的重力加上铁叉将古斯塔夫的嘴巴死死压制住。

 “你还在发什么呆?”周辰大叫一声,满头的汗水,颤抖的双手显然不能支撑太久。

 姜芃立马回过神来,从地上捡起嘴套,套在了古斯塔夫嘴上,然后用绳子在古斯塔夫的嘴上缠绕了整整五圈,狠狠地打了个死结。

 眼看姜芃脱离危机,所有人心中悬着的心都落了下来。

 不能张嘴的鳄鱼,跟失去了爪牙的老虎一样。看到古斯塔夫的嘴巴被封住,周辰再也支撑不住,松开了手,一屁股坐倒在边上,喘着粗气。

 姜芃不敢停下,随着大网的不断收紧,潘达的水流喷射,古斯塔夫终于放弃了抵抗,不再扭动身子,姜芃还不放心,甚至用铁条做了几个固定装置,用钢钉封死。

 做完了这一切,姜芃这才长出一口气,双手撑着膝盖,盯着眼前安静下来的古斯塔夫。

 姜芃刚想说什么,突然发现喷向古斯塔夫的水柱正在减弱,他立马齐声,冲潘达喊道:“水不要停。”

 正准备休息的潘达,一脸迷惑地看着姜芃,问道:“芃哥,都搞定这个家伙了,为什么不停水啊?”

 江忆桐握着铁叉,走到了潘达的身边,开口解释道。

 “鳄鱼是冷血动物,如果体温一直很低的情况,活动的积极性会变低,就是懒得动了。这水枪就是咱们的杀手锏,只要不停用冷水控制古斯塔夫的体温,他就会失去活力,不然你以为我们能这么容易制服古斯塔夫吗?所以啊,水不能停,你就一直喷着吧,”

 潘达一脸苦笑着说道:“啊?那我怎么办?我手好酸啊。”

 没人理会潘达,眼看姜芃脱离险境,姜小湖再也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跑出人群,直接冲进了姜芃的怀里。

 “你个骗子,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姜小湖含着泪水,一拳拳敲打在姜芃的胸肌上。

 “疼疼疼,我刚才可是结结实实被大鳄鱼撞了一下,这会胸口还疼呢。”姜芃赶紧“求饶”道。

 也不知道姜芃是真疼还是假疼,总之暂时唬住了姜小湖,她停下捶打的动作,紧紧抱住姜芃,只是不停的哭。

 姜芃有些无奈地分开姜小湖,笑着说道:“我这不是没事吗,你看,大鳄鱼都被我们抓住了。”

 说着,姜芃还替姜小湖擦掉了眼角的泪水,一边的江忆桐也是眼含泪光轻轻地鼓着掌。

 姜芃还想说什么,突然想起了周辰,他扭头看向一旁的周辰,发现他正用复杂的眼神看着自己。

 姜芃缓缓走了过去,蹲下身子,伸出手,低声说道:“你救了我一命。”

 周辰突然笑了,并没有去握姜芃的手,回答道:“之前欠你一次。”

 周辰说道是刚才在前院发生的事情,如果没有姜芃打掩护,不仅仅是乐叔被咬掉一条腿的后果了。

 “乐叔会好起来了。”姜芃看着周辰,突然开口说道。

 这句话一句,周辰的眼神立马变了,他看了看姜芃已经悬空的手,叹了口气,伸出自己的手,握住了姜芃的手。

 “谢谢。”

 暂时制服住了古斯塔夫,姜芃并没有觉得安心,更加危险的事情还在后面,那就是外面的那群雇佣兵,这些人可不是古斯塔夫这种只会凭借本能做事的动物,都是带着枪的雇佣兵,如何解决掉他们,才是大问题。

 姜芃一时间想不出办法,只好去请教老师傅。

 “大师。”姜芃来到大师的身边,恭敬地打着招呼。

 “姜先生逢凶化吉,化险为夷,真乃福报也。”老师傅微笑着说道。

 “大师这可折煞我了,虽然暂时控制住了巨鳄,但外面还有全副武装的雇佣兵,这些人该如何解决啊。”

 姜芃皱着眉头问道。

 大师思索了一番,缓缓说道:“以弱胜强,需要天时地利人和,俗话说的话,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虽然我们在武器装备上不占优势,但在人数上,却是多数的哪一方。

 对方仗着有武器的优势,定是心浮气躁,目中无人,所谓骄兵必败,姜先生只需合理运用对方的弱点,即使手无寸铁,也可以反败为胜,况且,我方还没到手无寸铁的地步。”

 听了老师傅的一番话,姜芃大致听懂了,他看着老师傅,问道:“大师的意思是要抓住这些雇佣兵骄傲自大的心里,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老师傅点了点头。

 “可说起来简单,做起来不容易啊,对方都是训练有素的退伍兵,身体素质过人。撂翻我们这些乌合之众,绰绰有余。”

 老师傅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不要太小看自己了。”说着,老师傅在姜芃耳边低语了几句,

 姜芃半信半疑地看着老师傅,低声回答道:“大师,这样可以吗?”

 老师傅点点头,说道:“应该可以。”

 “有几成把握?”

 姜芃问道。

 老师傅摸了摸下吧,说道:“三到四成。”

 “这么低啊?”听到胜算,姜芃的脸色立马垮了下来。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还没开始做,不要太灰心啊。”

 姜芃听了这话,终于点点头,说道:“算了,拼了,大师,你可要助我一臂之力啊。”

 老师傅微微颔首道:“大家都是同乡人,同根生,老朽自然是要出力的,更何况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大师还懂佛学?”姜芃有些诧异地问道。

 老师傅脸颊微红,轻轻咳嗽了一声,转过身,背对着姜芃低声回答道:“略有涉猎,不足挂齿,不足挂齿。”

    ……

 比利有些无聊的靠在快艇边上,心不在焉地看着夫子庙破碎的大门,打了个呵欠。

 “无聊死了。”比利嘟囔了一句,扭头看向身边的手下,问道:“喂,鳄鱼进去多久了?”

 立马有人回答道:“一个小时了。”

 “都一个小时了?里面好像没什么动静了,是不是鳄鱼把他们都吃光了?”比利突然有些兴奋地说道。

 手下们都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比利的脸色立马垮了下去,等待的时间是最漫长也是最折磨人的,更重要的是现在没有通讯,手机已经成了摆设,无法消磨时间。

 正在比利闲的发慌的时候,一道人影突然出现在夫子庙的大门。

 立马就有眼尖的手下发现了那道人影,冲比利报告。

 “呦,有乐子了!”比利哈哈一笑,来了精神,站起身来,眯着眼睛看着站在夫子庙大门口那人,是一个男人,有些眼熟。

 比利辨认了一会,就认了出来,这个人是姜芃。

 姜芃的动作也很简单,高举双手,一脸淡然,慢慢朝水边走来,很明显是放弃抵抗的模样。

 “靠近点,举起枪,先吓唬吓唬这个小子,没我的命令,不许开枪。”比利吩咐手下把船开近一些,距离夫子庙一两米的距离,可以很清楚的看见姜芃。

 “小子,我认得你,你叫姜芃,对吧,你是我们老大指名道姓要的人。”比利举着步枪,对准姜芃,满脸的笑容。

 “原来我的名号这么响亮啊。”姜芃的手依然举的老高,他满脸的释然,好像根本没看到比利手中的枪。

 “你们不用这样对付一个放弃抵抗的人吧。”

 比利冷笑一声,姜芃虽然这么说,但他依然没有放下手中的枪,缓缓回答道:“你是一个狡猾的人,说!你这样走出来的目的是什么?”

 姜芃笑了笑,看了看比利手上的枪,反问道:“你难道不奇怪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吗?你不好奇鳄鱼在哪吗?”

 果然,听了姜芃的话,比利的好奇心一下就被引了起来,没错,现在庙里有一只大鳄鱼,姜芃是怎么绕过鳄鱼安然无恙的走出来呢?还是里面发生了什么?

 “哦?那我问你,鳄鱼在哪?你是怎么出来的?”比利问道。

 姜芃呵呵一笑,见鱼儿已经上钩,他不紧不慢地说道:“很简单啊,鳄鱼已经被我们抓住了,至于我为什么出来?当然是因为想跟你们做一笔交易。”

 “交易?什么交易?你也配?”比利冷笑一声,突然反应过来,皱着眉头,不可思议地说道:“你刚刚说什么?你把鳄鱼抓住了?开什么玩笑?那条鳄鱼可以轻易撞翻一艘装满人的快艇,一口可以吞下一个成年人,你跟我说你们抓住了他?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姜芃依然满脸的淡然,自信。

 “那你觉得我凭什么这么悠闲的站在这里跟你聊天,而鳄鱼不从我的身后狠狠地咬我一口?”

 姜芃胸有成竹的样子,和风轻云淡的表情没有任何破绽,他说的没错,如果庙里有鳄鱼,此时姜芃还敢站在门口大放厥词吗?

 比利心中的狐疑更加强烈,姜芃说的没错,除非有别的出口让鳄鱼逃走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