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狂鳄海啸 > 第六十七章 周辰叛变

我的书架

第六十七章 周辰叛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六十七章 周辰叛变

  话说刚才杰克寻找狙击位置之前,扎昆就带着手下们毫无畏惧的踏入夫子庙大门,丝毫不畏惧姜芃甩什么手段。

  扎昆一行人来势汹汹,很多人穿的都是背心,无袖夹克,露出一身强壮的肌肉,加上凶狠的眼神和隐隐散发出的戾气。

  仅仅是走路,就能感觉到一股强烈的肃杀之气。

  让扎昆有些惊讶的是,姜芃一方并没有搞什么花招,一伙人正大光明地站在前院当中。

  双方泾渭分明,暂时对峙了起来。

  扎昆的眼光何等的毒辣,姜芃自己掩饰的还不错,风轻云淡,算是没有破绽。

  可姜芃身后的那些人,虽然表情凶狠,拿着武器,但从他们僵硬的神情,微微颤抖的双腿,就能看出来是强行装出来的。

  最重要的是他们躲闪的眼神,扎昆一眼就认出他们心慌到了极点。

  这也不能怪姜芃他们,扎昆等人都是饱经风霜,刀口舔血的雇佣兵,姜芃这边,除了他和潘达, 还有几名小师傅以外,其他都是普通的老百姓。

  他们能自发留下协助姜芃,已经是万分难得了。

  要不是两艘快艇带不走所有人,姜芃也不会留下这些街坊邻居,肯定叫他们一起走了。

  “姜芃,我们又见面了。”扎昆露出一丝笑容,上前一步,伸出蒲扇般的手掌。

  姜芃并没有伸手,冷眼看了看扎昆,随口说道:“不用这么虚伪,谈正事吧。”

  扎昆自讨了个没趣,收回手。眼中闪过一丝怨毒,随即很快收敛。

  他轻轻摊了摊手说道:“好吧,姜先生,你想怎么谈?”

  姜芃正要说话,一个尖锐的叫喊声从不远处传来。

  “扎昆队长,我可算等到你了,呜呜呜。”

  一个一瘸一拐的身影突然从残破的主庙中传来,脚边还带着不少破碎的雕像碎块。

  这人的声音带着三分愤怒,三分哀怨,和三分惊喜。

  纵然是老练无比的扎昆,此时此刻,也着实吓了一跳。

  周辰的身影绕过姜芃等人,直接来到扎昆的面前。

  周辰显示一副鄙夷的模样看了看姜芃,然后抓住了扎昆的大声,满脸的悲痛之色。

  “这位?你是谁啊?”扎昆看着这个“瘸子”,满头的雾水,自己好像并不认识他啊。

  周辰提着一个手提包,直接扑通一声,跪倒在扎昆的身边,声泪俱下的哭诉道。

  “扎昆队长,你终于来了,可等死我了,我隐忍太久了。”

  “???”扎昆看了看周辰,又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姜芃,刚想问什么,突然看到姜芃眉眼中传来的厌恶之色,显然是极度看不起跪倒在地上的年轻男人。

  “扎昆队长,我是周辰啊,我们在3A公司见过面的,就在察沃老板的办公室门口,你忘记了?”周辰抹了抹眼角的泪水,显得异常委屈。

  “啊?”扎昆回忆了一下,随即试探地问道:“你是3A公司的?”

  虽然扎昆的确去过3A公司察沃的办公室,但他对周辰没有丝毫的印象。

  “是啊,扎昆队长,你忘了,那天是我给你倒的咖啡啊。”周辰满脸的期待之色,眼角的泪痕犹在。

  好像扎昆如果说不认识他,就是天大的罪人一样。

  “哦哦哦,有点印象,有点印象。”扎昆擦了擦额头,掩饰着自己的尴尬,随即皱了皱眉,继续问道:“你是3A公司的人,怎么会在这里啊。”

  听到扎昆发问,似乎是戳到了周辰的痛处,他又开始嚎啕大哭,一边哭还一边把眼泪鼻涕往扎昆裤腿上抹,搞得他也有些厌恶。

  “说来话长啊,都是姜芃这个狗东西害的我。”

  周辰一手拿着手提包,一手指着姜芃的鼻子骂道。

  “我本来是住在唐人街的,这些天要搬家的,可谁知道碰见了台风暴雨,洪水冲了我的家,我只能来夫子庙避难。

  可谁知道姜芃来了夫子庙。因为之前替公司办唐人街卖房合同的事情,我得罪了他,所以姜芃仗着人多势众,处处为难我,鳄鱼来了,还让我去做诱饵,我为了躲避鳄鱼,腿也摔断了,姜芃简直不是人啊。”

  周辰一边哭,一边说,时不时还锤一下自己的受伤的腿,满脸的悲痛,真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啊,简直如同杜鹃啼血,比窦娥还冤,当然扎昆肯定不知道谁是窦娥,不过,他也大概明白了周辰的意思。

  看着周辰这幅模样,连扎昆这种人都有些于心不忍,心中泛起了阵阵同情。

  姜芃到底是用了什么手段陷害周辰,让一个大男人哭的如此声泪俱下。

  之前察沃有跟扎昆聊过对唐人街这块地皮的兴趣。

  不然之后也不会叫他们把古斯塔夫赶到唐人街来害人了。

  签陷阱合同的事情,扎昆略有耳闻,加上自己之前去3A公司的时候,行踪没告诉其他人。连自己的手下都不知道,如果不是察沃的员工,他怎么知道自己去过3A公司,还知道自己叫什么。

  扎昆隐约记得那天自己确实喝了别人倒的咖啡,所以并没有怀疑周辰话的真假。

  “放屁。”扎昆还没说话,另一边的姜芃就怒骂一声,指着周辰的鼻子冷笑道:“周辰,你能不能要点脸?什么叫我欺负你,什么叫我让你做诱饵,庙里没有多余的食物,人人吃的都是白粥,我要是为难你,早就把你赶出夫子庙了。

  至于诱饵?鳄鱼来了你自己跑的慢,怪的了谁?如果没有我,你早就死在鳄鱼嘴里了。”

  周辰听了这话,差点从地上蹦起来,他面色铁青,看了看扎昆,含冤道:“扎昆队长,你看看,你看看,这还是人说的话吗?姜芃简直不是人,鳄鱼来的时候,把我留在最后,还故意推倒我,想让我葬身鳄鱼腹中。”

  扎昆也点点头,面带鄙夷之色看向姜芃:“姜先生,你这样的做法,未免有些太不人道了吧。”

  听到周辰的辩诉,姜芃满眼的怒火,胸口也不断起伏,他看了看扎昆,又看了看周辰,哼了一声。

  “这跟你没关系,扎昆。”

  听到姜芃这句含怒的话语。

  扎昆呵呵一笑,心中一喜,暗想,这个机会真是不错,姜芃明显就是这群人的领头羊,如果能借此机会分裂一下姜芃一伙人,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说实话,扎昆也不想管这种破事,但这是一个机会,不禁能打压姜芃一方的气势,还能让他们的心态一点点崩溃,就像孙子兵法里所说,未战先怯。

  “周辰,你要点脸吧,芃哥这两天一口饭都没吃,你好歹还吃了东西,这都不知足!真是条白眼狼,我们拼死拼活的时候,你在干嘛?你出过一分力?”

  潘达实在是忍不住了,举起手中的枪,就瞄准了周辰。

  周辰看到黑黝黝的枪管,立马吓得面色惨白,他赶紧抱住扎昆的大腿,躲在后面,惊恐地说道:“扎昆队长,你可要救我啊,你可要救我啊。”

  扎昆的大腿被抱住,立马有几分不愉快,眉头都皱了起来。

  似乎是感觉到扎昆的不愉,周辰立马把手提包递给了扎昆,献媚地说道:“扎昆队长,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还麻烦收下,我只求扎昆队长能保护我,带我离开这个鬼地方,等我出去了,我会再支付给你一笔钱的。”

  “哦?”扎昆眉头一挑,接过手提包,拉开拉链,立马看到了一堆白花花的钞票,原本的几分不愉快立马烟消云散。

  扎昆伸手探进钱堆,摸索了一番,发现这一个手提包里都是钱,虽然不是美元,但金额也是不少。

  大致计算了一下金额,扎昆的态度立马就好了起来。

  “好说,好说,我向来讨厌以大欺小的人,也最恨那些欺负弱者的人,放心,我会安全地把你带出唐人街的。”

  扎昆拉上手提包拉链,随手丢给身后的手下,将周辰扶了起来。

  扎昆眼角的余光可以清晰捕捉到姜芃眉眼间的怒火,和其他人眼中的不屑,他不禁有些得意。

  双方还没开始交锋,姜芃这边就先输一码,更重要的是,姜芃吃了个暗亏,自己还赚了一笔外快,实在是舒爽。

  “你先站我后面,等我解决掉眼前这位,就带你出去。”

  扎昆笑了笑,将周辰拉到身后,随即指了指姜芃。

  笑话,钱已经到手了,带不带周辰都是扎昆一念之间的事情,原本扎昆是想在半路把周辰丢进河里自生自灭的,不过听到周辰还有钱要给,带一个人出去也未尝不可。

  “姜先生,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了,还有,叫你的人放下枪,我不想你吓到我的客人。”处理完周辰的事情,扎昆面带微笑的看着姜芃,指了指举枪的潘达。

  姜芃则是满脸的鄙夷,看着扎昆身后得意洋洋的周辰,忍不住说道:“周辰,你会后悔的,跟强盗作伴,你是没有好下场的。”

  “姜先生,你应该知道,我们双方火拼,对谁都没有好结果,所以,我劝你,还是先放下枪,好好谈一谈。”扎昆重复说道,打断了姜芃的威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