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狂鳄海啸 > 第七十章 局势反转

我的书架

第七十章 局势反转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七十章 局势反转

  潘达紧咬下唇,都咬出血了,但还是松开了扣动扳机的手。

  “呵呵,看来你很喜欢姜芃嘛,为了他连命都不要了,很好,我倒要看看,姜芃为了你,能做到什么地步。”

  扎昆不再看潘达,一巴掌打在江忆桐的脸上,江忆桐的脸颊上立马多出了一个清晰的巴掌印。

  “咳咳。”被扎昆这样扇巴掌,江忆桐咳嗽了两声,嘴角也流出一道血痕。

  “扎昆,卧槽尼玛!你给劳资住手!”看着江忆桐被打,姜芃心剧烈颤抖起来,如同万箭穿心,他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力气,直接站起来身来,冲向了察沃。

  “废物。”扎昆一手抓着江忆桐的秀发,将她提了起来,看着狂奔而来的姜芃,直接一脚把他踹倒。

  “看来你的心上人还没有选择放弃呢,既然这样,游戏继续,我不介意一对二。”扎昆慢慢靠近江忆桐的耳边,轻声说道。

  “嗯~真是迷人的香气啊。”扎昆顺势闻了闻江忆桐的头发。

  可随即又是一拳打在江忆桐的小腹上。

  “变态,败类!扎昆,你是不是个男人,有本事你打我,你放开她!”姜芃捂着肚子,想站起身来,可是浑身的剧痛让他无法做到。

  “可以啊,你求我啊。我记得你们中国求人的方式好像叫什么?”扎昆突然看向江忆桐,询问道:“叫什么来着?”

  “Fuck you!”江忆桐微微眯着眼前,气若游丝地说道。

  “嗯,不错,还嘴硬。”扎昆微微一笑,点点头,又是一巴掌打在江忆桐的脸上。

  但这一次,江忆桐一声都没吭,被打之后,虽然耳朵直打鸣,可依然冷眼看着扎昆。

  “我记得叫什么,磕头,对对对,就是跪下来,给我磕头,姜芃,你磕头求我啊,说不定我就会放了她。”

  姜芃看着扎昆和她手中的江忆桐,没有任何的犹豫,滚倒在地,重重地磕了一个响头。

  “求求你放了她。”泥土,碎石粘在姜芃的额头上,没有听到扎昆的回应,他不敢抬头。

  看着跪倒在地的姜芃,两滴热泪从江忆桐眼角划过,男儿膝下有黄金。

  有一个愿意为了自己跪下的男人,江忆桐也觉得值了。

  扎昆很满意的点点头,说道:“不错不错,我是个讲信用的人。”说完松开了抓住江忆桐头发的手。

  江忆桐的身子立马软倒在地,原本绑好的长发也随之散落开来。

  “姜芃……你真的是个废物,我太……”

  看着躺在地上的江忆桐和跪倒在地的姜芃,扎昆哈哈大笑,正要说什么,一个掌声响起,打断了扎昆的话。

  “啪啪啪。”

  扎昆有些疑惑地回头,才发现原来是周辰一边拍着手,一边一瘸一拐的走到自己的身边。

  “扎昆队长打的好,真是解了我心头之恨。”周辰满脸的快意,慢慢走到姜芃的身边,抓着姜芃的头发,把他的脑袋抬了起来,一巴掌扇在姜芃的脸上。

  “姜芃,你不是很牛吗?你不是很吊吗?现在怎么不说话了,跪在这里如同丧家之犬一般?”

  姜芃被周辰这一巴掌直接扇倒了,嘴角都被打裂开来。

  周辰松开手,得意地笑着。

  姜芃重新起身,吐了一口鲜血,甚至还吐出一颗后槽牙,他没有说话,只是满眼的冰冷和恨意,现在的姜芃,如同一条受伤的恶狼,隐忍,孤独。

  扎昆饶有兴趣地看着眼前的一幕,放松着脖子,笑眯眯说道:“有趣,有趣。”

  狗咬狗的场面扎昆很喜欢看。

  “尊敬的扎昆队长,能否让姜芃这个混蛋给我道歉呢,我可是等了好久呢,每当姜芃这张脸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都恨不得撕烂它。”周辰面带微笑的转过身,看向扎昆,微微行礼道。

  “当然可以,姜芃,你没听见周辰先生说的话吗?还不道歉。”对于周辰的奉承,扎昆很是得意。

  “对不起,周辰,我不该针对你。”姜芃低着头,低声说道,非常的老实。

  “哈哈哈。”周辰得意地笑着,肆意地抒发着自己的爽快。

  “笑什么笑,周辰,你这个白眼狼!”一个有些稚嫩的声音传来,前院的一个角落,一名少女双手握着一把手枪,对准了周辰。

  “你离我爸爸远一点。”姜小湖突然出现,让所有人都吓了一跳,潘达刚想动,脚边的地面就被子弹打中。

  顺着开枪的方向卡看去,潘达立马就看到了满眼调笑的卢卡斯。

  “我劝你最好别动,我们老大还没玩够呢。”卢卡斯晃动了一下枪口,高声说道,满脸的得意。刚才跟潘达上后山的时候,可没少针对他,此刻正是报复的时候。

  看着对准自己的手枪,周辰怪叫一声,吓得魂飞魄散,脸色惨白。

  跟一只瘸腿的鸭子一般,匆忙躲到了扎昆的身边。

  看到周辰滑稽的模样,所有的雇佣兵都哈哈大笑起来。

  “别害怕。”扎昆拍了拍周辰的肩膀,笑着说道:“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女孩连保险都不知道怎么开,就学别人开枪,我跟你打赌,真要是开起枪来,折断的肯定是她自己的手腕。”

  扎昆一边笑,一边看向姜小湖:“你是姜芃的女儿?我的上帝啊,你的爸爸有没有教过你怎么用枪?如果没有的话,你还是回家学学怎么喝奶吧。”

  “小湖,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姜芃站起身来,看着身后的姜小湖,满眼的焦急,姜小湖不是跟着后山的快艇走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姜小湖可没在计划里啊。

  “老爸,枪给你。”姜小湖没有回答姜芃的话,将手枪朝姜芃的方向丢去。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这把手枪吸引,手枪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正在高空顶点的时候,一声枪响,火花闪过。

  空中的手枪被一颗子弹打飞,落在一边。

  卢卡斯面带微笑地吹了吹枪口的热气,一脸的自豪。

  “哦,干的漂亮,卢卡斯,我发誓回去我给你加……”扎昆满脸的笑容,他的话还没说完,突然就传来一声重重的惨叫。

  “啊啊啊啊。”所有人都呆住了,惨叫的人是扎昆,目光汇聚,原来是一把军刀,狠狠地扎在了扎昆的右肩上,整把军刀直接扎透了扎昆的肩膀。

  “特么的,是谁?”扎昆只感觉右肩传来一阵剧痛,力量正在飞速的流逝,他回过头看去,看到的竟然是周辰冰冷的目光和微微颤抖的带着血迹的双手。

  “是你,周辰,你……!”扎昆刚想说什么周辰的双手用力一推,直接把扎昆推开。

  “姜芃!”周辰大喝一声,姜芃应声而起,直接从身后抓住了扎昆的,一把拔下插在扎昆肩头的军刀,带起一阵血花。

  要知道,军刀都是带血槽的,姜芃这样抽刀,现在的扎昆,整个右手已经废了。

  鲜血喷涌而出,姜芃没有丝毫的犹豫,一只手狠狠锁住扎昆的脖子,另一只手,用匕首顶住了扎昆的咽喉。

  “都别动,都别动,给我放下枪。”姜芃的刀尖抵在扎昆的喉头,冲雇佣兵们怒喝着,一边喊,姜芃一边朝己方阵营后退。

  扎昆的手下们顿时炸开了锅,所有人都举着枪,冲姜芃怒喝这。

  “放开头儿。”

  “你信不信我打穿你的脑袋,放开老大。”

  ……

  姜芃毫无畏惧,缓缓退到了江忆桐的身边,刀尖已经划破了扎昆的喉头。

  “叫你的手下放下枪。”姜芃冷声说道。

  姜芃的身子已经被扎昆的鲜血染红,扎昆也因为失血过多,此时浑身已经失去了大半的力气了,挣扎了几下,就放弃了抵抗。

  “放,都给我放下枪,都想我死吗?”扎昆喘着粗气说道。

  听到扎昆的话,雇佣兵面面相觑,迫于扎昆多年的威信,终于有人开始丢枪了,有了第一个人,就有第二个,很快,扎昆所有部下都丢下了枪。

  周辰一瘸一拐的走到姜芃的身边,扎昆的目光看向周辰,满眼的恨意。

  “没想到,你才是,你才是最阴险的人。”

  扎昆做梦也没想到,周辰竟然是内奸,是姜芃的内应,在所有人目光被姜小湖丢枪吸引住的刹那,他插下了最关键的一刀。

  “呵呵,过奖。”周辰笑了笑,说道:“比利的手段我见识过了,与虎谋皮的下场就是人财两空,我还是想活下去的。”

  姜芃活动了一下嘴巴,舔了舔嘴角的伤口,没好气地说道:“我靠,你刚才扇我那下可真够狠的。”

  周辰挑了挑眉毛,回答道:“还好,不打狠一点,这尊大佛可不会上当。”周辰顿了顿,继续说道:“还有,我早就想打你了,你就当公报私仇吧。”

  姜芃笑骂一声,刚想说什么,却听见怀中的扎昆说话了。

  “姜芃,呼,呼,有话好好说,你,你先放了我,我保证,带人离开。”失血过多的扎昆说话都不利索了。

  “不好意思,作为重要的人质,我还不能放你走。”姜芃有些“歉意”地说道,随即,又紧了紧卡着扎昆脖子的胳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