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狂鳄海啸 > 第七十一章 还有狙击手

我的书架

第七十一章 还有狙击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七十一章 还有狙击手

  “一切都是察沃的阴谋,不管是走私,还是他为了唐人街的地皮,叫我把古斯塔夫赶到唐人街,为的就是让古斯塔夫吃掉你们,事后可以降低房价。

  察沃不让我们开枪杀人,真的,我说的都是真的,我需要看医生,不然,我会流血过多死掉的。”

  姜芃沉默了,暂时没有回答,他正在思考该不该放了扎昆。就在姜芃思考的时候,他没注意到,扎昆的手微微抬起,做了一个握拳的手势,随即快速落下。

  另一边,潘达带着人正在收枪丢到一边的空房间中,姜小湖也赶过来,扶起了地上的江忆桐。

  “小湖,你不是跟着陈太太他们走了吗?怎么会在这里?”

  姜芃看着扶起江忆桐姜小湖,皱着眉头说道,满眼的怒火。

  “我这不是担心你吗?再说了,你没看到我刚才跟周辰的配合了吗?”姜小湖嘟起小嘴,不满地说道。

  “……”姜芃无语,转头看向江忆桐,开口道:“忆桐,你没事吧?”

  姜小湖扛着脸颊苍白的江忆桐,看着江忆桐脸上清晰的五指印,姜芃的心就一阵绞痛。

  “还好,死不了。”江忆桐笑了笑,伸手擦掉嘴角的血迹,有些虚弱地说道。

  “你别学我说话啊。”姜芃苦着脸说道,这么多人,他也不太好表现出太关心江忆桐。

  江忆桐长出一口气,抬起头,看向天空,环顾四周,缓缓说道:“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正在此时,江忆桐的眼角突然从围墙外看到了一阵反光,一个恐怖的念头突然涌上心头——这是瞄准镜的反光!

  “小心。”江忆桐想都没想,直接扑向姜芃身边,把姜芃连带着扎昆狠狠撞到。

  与此同时,一声枪响滑坡天空。

  “是杰克!是杰克!”

  扎昆的手下立马有人认出了这一道有些厚重的枪声。

  “该死的,有狙击手,有狙击手,快隐蔽,快隐蔽!”潘达大喝一声,提醒道。

  姜芃自己没有中枪,可看着躺在地上的江忆桐,浑身如同坠入冰窖一般。

  他连扎昆都不管了,直接抱着江忆桐,躲进了一边的厢房。

  与此同时,山腰上的杰克叹了口气,他实在没想到,江忆桐竟然会发现自己。

  刚才在扣动扳机的时候,看到那个熟悉的女子,杰克的手竟然抖了,身为一名优秀的狙击手,这样低级的失误竟然出现在他的身上。

  “哎。”杰克叹了口气,他也不知道自己这一枪到底打中没有。

  扎昆身受重伤,自己一击未中,对方已经知道有狙击手了,一定不会再出现在空旷地带,再待下去也不是办法,杰克打算回到船上先。

  “看来,老大要失败了。”又叹了口气,杰克的身影消失在水面。

  ……

  扎昆无语了,他的脑袋已经很晕了,眼皮也越来越重,最重要的是,姜芃竟然把他给丢了,姜芃竟然把他这样一个重要的人质给丢了。

  他在心中默默祈祷着自己人能把他救回去,可他的祈祷并没有实现。

  潘达眼疾手快,抢在雇佣兵之前,接替了姜芃的位置。

  “别过来啊,要是再过来,我就崩了你们老大。”潘达举着手枪,躲在屋檐死角下,对准了扎昆的脑袋,威胁着雇佣兵们,虽然他们的枪已经被收了,但他们已经抽出了一把把明晃晃的军刀。

  扎昆现在根本无力反抗,只能任由潘达摆布了。

  另一边,姜芃抱着江忆桐,躲进老师傅的小房间,满脸的惊慌。

  “忆桐,忆桐你说话啊。”姜芃急的满头大喊,泪水,很水和泥土砂石混在一起,经过姜芃手掌的擦拭,形成一道道黑痕。

  “咳咳。”江忆桐轻轻咳了一声,低声道:“好疼啊。”

  姜芃的心陡然一凉,惊慌失措地说道:“你,你中枪了?在哪?哪里中枪了?”

  “姜芃,你对我,有没有一点点的喜欢。”江忆桐突然答非所问道,似乎下一口气都喘不上来。

  “有,有,有。”姜芃想都没想,立马回答道。

  “那你为什么拒绝我。”看着低头悲痛欲绝的姜芃,江忆桐眼咕噜突然一转,强忍着嘴角的笑意,“虚弱”地说道。

  “不是,不是,是你太优秀了,我是一个烂人,我害死了我的妻子,我没有资格接受你的感情。”姜芃情绪激动之下,丝毫没有发现江忆桐的“异样”。

  “人无完人,谁都会犯错,都已经过去了,你还要继续生活,咳咳,再说了,我也不介意你的过去,李汶雪也不想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

  江忆桐“咳嗽”了两声,继续说道:“你能说一句喜欢我吗?哪怕不是真心的。”

  “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是真心的。”姜芃搂着江忆桐,飞快地说道。

  “吼!”江忆桐突然怪叫一声,语速变得正常起来:“你自己说的,你可不能反悔哦。”

  姜芃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抬起头,看向江忆桐。

  “你没中枪?”

  “你在咒我死啊?”

  “啊?”

  姜芃瞬间感觉时间凝固了,血液在向自己的脸部汇聚。

  “你骗我?江忆桐?好呀,你根本没中枪!”

  看着怀中正在偷笑的江忆桐,姜芃感觉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

  “你这是什么表情?你是不是个男人,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都说了,难道还想反悔。”

  江忆桐一副“无赖”的模样。

  “你!”姜芃还想说什么,突然看到了江忆桐脸上的掌印,语气软了下来,但抱着江忆桐的手松开了。

  “我已经四十岁了,是一个中年人,还有孩子,你才二十六岁,正是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是我配不上你。”

  “什么配的上,配不上的,我喜欢你,你喜欢我,这就够了。”江忆桐对于年龄倒是满不在乎。

  “咳咳。”姜小湖不合时宜的咳嗽声从门外响起,看着姜小湖微微探出的脑袋,姜芃这才反应过来,事情还没解决完呢。

  “你再别做这种傻事了,你在房间里待着,我出去看看。”姜芃站起身,正要出门,手却被江忆桐拉住了。

  “给我们彼此一个机会好吗?我始终相信在感情面前,年龄不是问题。而且,你背负的东西太多了,不要再逃避了,我愿意跟你一起面对。”

  姜芃的身子僵住了,感受着掌心的温柔。

  姜芃犹豫了,江忆桐原本也应该跟着快艇一起走的,就算没走,姜芃的意思也是让她待在后山,跟老师傅在一块。

  周辰卧底的计划里面其实没有江忆桐的,姜芃也没有告诉她,所以这一切都是江忆桐自发做的。

  内心的枷锁被掌心的柔软一点点打开。

  姜芃轻轻捏了捏江忆桐的手,然后松开。

  “等一切都结束了……”

  话音落下,姜芃走出了大门。

  一出门,姜芃就看到了屋檐下的姜小湖,周辰,还有拿枪指着扎昆的潘达。

  虽然雇佣兵们武器被夺了,但从他们喷火的目光,和手中的刀具来看,他们并没有放弃。

  还有不少人已经跳进了厢房,重新拿起了武器。

  “妈的,你还有狙击手,这就是你的诚意?”姜芃顺着屋檐走到了扎昆的身边,接过潘达手中的枪,拽着扎昆的领口将他提了起来。

  扎昆现在已经跟一滩烂泥一样陷入了半昏迷状态。

  “医院,救我,救我。”扎昆断断续续地说道,眼睛已经闭上了。

  姜芃见扎昆的状态真的不太好,也有些不知所措。

  扎昆肩头恐怖的伤口已经不再流血了,血似乎是流干了。

  要是再拖下去,真的要出人命了,扎昆死了,还怎么当人质。

  可周围不知道在哪里还潜伏着一名狙击手,姜芃要是走到院中,说不定就会立马一枪爆头。

  “把他放下,我们会走。”一个声音突然从夫子庙门口传来,一身湿漉漉的杰克背着狙击枪走进夫子庙,高声说道。

  “你是谁?”姜芃举着枪,看着面前这个打扮古怪,用头巾遮住右眼的男人,眉头紧皱地说道。

  “我就是那个狙击手!”杰克淡淡地说道,说着,抬了抬背后的狙击枪。

  “是杰克!”“杰克来了!”“太好了,我们有办法了,杰克一定可以收拾掉这些人。”

  “……”听着议论纷纷,在雇佣兵中众星拱月般的杰克,姜芃沉默了。

  “你就是姜芃吧,你没得选,你如果把扎昆给我,我立马带着所有人离开,不会再干涉你们的任何事。

  我们雇佣兵的宗旨是一切为了利益,不会没脑子的送死,在这里火拼的下场,只有两败俱伤。

  但如果你拒绝。”

  杰克毫无畏惧地摘下狙击枪,上膛解开保险。“你可是试试看,结果会是怎么样。”

  姜芃犹豫了,正如杰克所言,现在的姜芃一伙人就是纸老虎,虽然有枪,但敢开枪杀人的,说实话,没有一个,大家都是普通老百姓,杀个鸡都要犹豫半天,更别说杀人了。

  杰克明显在雇佣兵中很有威望,如果在他的带领下,自己一伙人根本没有胜算。

  “好,希望你能说道做到。”姜芃扛着扎昆,走到杰克身边,把扎昆丢给了他。“还有,你们的货船上有无线电是吗!”

  “芃哥!”

  “爸爸!”

  “姜芃!”

  听着众人的呼唤,姜芃转身笑了笑,自信地说道:“相信我。”

  所有人都沉默了,毫无疑问,姜芃现在就是这些人的领导者,他做的选择,众人现在只能相信他了。

  看到姜芃的动作,杰克点了点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