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狂鳄海啸 > 第七十三章 最终时刻

我的书架

第七十三章 最终时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七十三章 最终时刻

   “这孩子,就是惯得。”姜芃看了一眼姜小湖,板着的脸终于是撑不下去了,松垮了下来。

 “下次不要做这么危险的事了。”

 姜芃叨叨了一句,又看向江忆桐,略带关切地说道:“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事?”

 江忆桐摇摇头,说道:“还好,就是一些皮外伤。”

 看着正在寒暄的两人,潘达满脸的“痛苦”,要知道,潘达现在可还是个单身汉啊。

 姜芃正在跟江忆桐聊天,突然发现潘达一言不发正要进庙,赶紧上前一步,开口问道:“潘达,你干嘛。”

 潘丹酸溜溜地转过头,看了一眼姜芃和江忆桐,随口说道:“不打扰你们了。”

 随即长叹一口气,继续说道:“可惜我这么好的演技,芃哥你都不表扬我一下。”

 姜芃立马被逗乐了,笑着说道:“好好好,给你加薪可以了吧。”

 听到加薪二字,潘达的眼睛立马亮了起来,他眨了眨两只小眼睛,惊喜地说道:“芃哥,说话算话啊,你可不能骗我。”

 姜芃拍了怕潘达的肩膀,收敛了笑意,带着几分真诚说道。

 “骗你干嘛,这次多亏你了,没有你,我连小湖都救不了,再说了,虽然是演戏,但始终有危险,少了你,我连个帮手都没有了。”

 看到姜芃真情流露,潘达的黑脸顿时一红,轻轻摸了摸鼻子,他哈哈笑道:“那还用说,芃哥,我可是你最好的帮手,没了我,我怕你都睡不好觉了。”

 姜芃也是哈哈一笑,可笑着笑着,突然发现了不对劲。

 不知什么时候,江忆桐已经站在了他的身边。

 “周辰卧底的事你怎么不告诉我,这么危险的事情你都瞒着我?”

 听到江忆桐的质问,姜芃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住了,一滴冷汗悄然滑落。

 看到气氛不对劲,潘达赶紧开溜。

 “诶,潘达,你别走啊,你……”姜芃看着潘达,还想说什么,可潘达只是投来了一个“好自为之”的眼神,就溜之大吉了。

 姜芃顿时大呼叛徒,咬牙看向姜小湖,姜小湖立马哼了一声,露出一副“你活该”的表情,跟着潘达的脚步,溜进了夫子庙内。

 这下子孤立无援,姜芃顿时感觉不妙。

 “我不是让你跟着小湖他们一起走嘛,你怎么留下来了。”姜芃带着讨好般的笑容,开口说道。

 “船坐不下了,再说了,你觉得我是那种自私的人吗?你别岔开话题,我问你呢,周辰卧底的事情,你为什么告诉我,合着我这一顿打,是白打了?”

 江忆桐柳眉微竖,显然是动了火气。

 “留下来太危险了。你也看到了,扎昆就是个疯子,我怕……”

 姜芃还没说完,就被江忆桐打断道。

 “你怕什么?怕我有危险?你还知道危险呢!我江忆桐是那种一走了之的人吗?就算再危险,我也不怕!”

 “好好好,我错了我错了,下次不敢了。”姜芃赶紧“求饶”。

 “你这家伙!”江忆桐赶紧捂住了姜芃的嘴,没好气地说道:“你还希望下次发生这种事啊,没有下次了。”

 听着江忆桐责怪的语气,姜芃心中突然感到久违的柔软,这是被人关心的感觉,这种感觉,姜芃太久没有感觉到了。

 “我知道,没有下次了。”姜芃伸手拉开江忆桐放在自己嘴边的手,真挚地说道。

 “你说的,不管再危险,你都不能再丢下我了。”感受着掌心的温热,江忆桐眼眶微红缓缓说道。

 “好,我不会再丢下你了。”姜芃回答一声。

 看着江忆桐的眼睛,点了点头。

 江忆桐面颊微红,不再说什么,夕阳西下,映照在河水之上。

 波光粼粼的湖面上闪耀着橘色的光芒,微风拂过,姜芃和江忆桐两人的身影倒映在河面上,时间仿佛就此凝固。

 “喂,这种氛围下,你不应该抱抱我吗?”江忆桐等了半天,发现姜芃真的就只拉着手,没有其他的动作了。

 如此氛围之下,姜芃竟然这样直男,江忆桐真的怀疑姜芃有没有谈过恋爱。

 “啊?这……”姜芃这才反应过来,看着江忆桐,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现在抱江忆桐算不算太晚。

 “你!你这,气死我了。”江忆桐急的上火,看着满脸犹豫的姜芃,松开了姜芃的手,气鼓鼓地跑回了夫子庙内。

 “我……我又咋了?”姜芃一头雾水地看着江忆桐离开的方向,叹了口气。“女人,真奇怪啊。”

 说完,姜芃也摇着头走进了夫子庙。

 ……

 察沃现在感觉自己要爆炸了。

 当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爆炸,而是要气炸了。

 姜芃竟然是用扎昆的无线电联系上了自己,这意味着什么?

 要么是扎昆一伙人失败了,要么就是扎昆一伙人跟姜芃合伙了。

 合伙是不可能的,察沃敢打包票。

 可说姜芃一伙手无寸铁的难民,制服了全副武装的扎昆,打死察沃也不信。

 更重要的是,姜芃说古斯塔夫在他的手上,这是什么意思?

 古斯塔夫被姜芃抓住了?

 察沃想要回拨无线电,可根本没人回应,如果姜芃得到了古斯塔夫,用货船带着古斯塔夫离开,那为什么要叫自己去唐人街呢?

 察沃怎么也想不明白。

 在察沃的身边,还是那两名少女,只不过那两名少女此时此刻满脸泪痕地跪在地上。

 二人的脸颊上各自有一道深深的五指印,显然是察沃刚刚发泄完。

 “该死的,该死的,该死的!”察沃连续骂了三遍该死的,然后将手里的酒杯狠狠砸在地上。

 “嘭。”破碎的玻璃渣带着酒液溅射到两名少女宽松的衣袍上,可那二人依旧是不敢有任何的动作,低着头,纹丝不动地跪着。

 “呼。”察沃长出一口气,眼中闪过一丝寒光。

 察沃也不是一般人,经过发泄,怒火渐渐收敛,开始思考起对策。

 “这些雇佣兵都是饭桶,是饭桶,收了我这么多钱,一点点小事都干不好,真的是一群废物。”察沃来回踱步,金色的睡袍随之摆动。

 “不行,古斯塔夫一定要到手,不管付出多少的代价。”察沃心中一片冰冷,他知道如果自己食言,等待着自己的是什么。

 “吩咐下去,让下面的人准备好,马上出发,去唐人街!”察沃走到一边,冲管家低声说道,然后走到宽大的书桌前,打开一个精致的铁盒,从里面取出一根深棕色的雪茄,剪断一边。

 立马有下人上前为察沃点火,察沃深吸一口雪茄,吐出一口白色的烟雾,缓缓说道。

 “姜芃,期待与你的见面。”

 ……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天空中也开始飘起小雨,姜芃一行人在后山,等待着最终时刻。

 潘达依然再为古斯塔夫浇水,不知道是太累了还是受伤太重,古斯塔夫很安静地趴在地上。

 虽然古斯塔夫身上有厚厚的几层绿网纠缠,但姜芃知道,如果古斯塔夫真正发起彪来,这些网是困不住它的。

 “姜芃,察沃真的回来吗?”周辰一瘸一拐地来到姜芃身边,开口问道。

 姜芃回头看了一眼周辰,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说道:“你是伤员,好好休息,乐叔这会应该已经到医院了,你放心吧。”

 周辰看了一眼姜芃,他能看出来现在的姜芃有些紧张。

 “谢谢,但你真的想好怎么对付察沃了吗?”周辰不依不饶地问答。

 听到周辰的问话,姜芃终于正面回答了他的问题。

 “还没有。”

 “你应该知道,察沃的手段,不下于那些雇佣兵,甚至更夸张。”周辰缓缓说道。

 “哦?看来你知道什么。”姜芃笑了笑,看向周辰问道。

 周辰咬了咬牙,犹豫了一会,继续说道。

 “我虽然不是3A公司的高管,但也不是普通员工,公司做的一些事,我还是有所了解的,其实我也知道,上次购房合同那件事跟你们没关系,如果我爸签了合同,我也大概率拿不到剩下的钱。”

 姜芃有些惊讶地看着周辰,只见他咽了咽口水,继续说道。

 “我已经从3A公司辞职了,公司做的一些事,我也见不惯,察沃绝对不是一个善罢甘休的人。”

 “你想说什么,直说吧。”姜芃低声说道。

 周辰深吸一口气,看了一眼四周,尤其是江忆桐的方向,然后用极低的声音说道。

 “不要跟察沃闹掰了,尽量和解,察沃的手段不是你能想象的到的,如果你还想在多猜市生活下去的话,就不要跟察沃处在对立面,这条鳄鱼对于你来说,根本没有用,给了察沃又有何妨。”

 听了周辰的话,姜芃笑了笑,点了点头,说道:“周辰,你能说出这番话我很感动,你的建议我会考虑的,好好休息吧,一会察沃来了你就别出面了,躲在房间里吧。”

 周辰听完,还想说什么,可姜芃却走到院中,冲潘达说道:“潘达,后院你盯着,我去前面看看。”

 潘达点了点头,手上的动作丝毫没有停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