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狂鳄海啸 > 第七十五章 恶有恶报

我的书架

第七十五章 恶有恶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七十五章 恶有恶报

  潘达立马不甘示弱,转身摸出一把突击步枪,对准了察沃。

  立马有两名黑衣人挡在了察沃了面前。

  姜芃这一边的众人们也纷纷掏出枪,虽然不少人还是不会用枪,但装装样子还是可以的。

  察沃这边的黑衣人虽然个个训练有素,但拿着的始终是小手枪。

  姜芃这边的人虽然普通老百姓,但不少人拿着的可是步枪,论火力来说,还是姜芃这一方占优势。

  “看样子你不仅仅是赶走了扎昆,还得到他们的武器,难怪能抓住古斯塔夫。”看到姜芃一行人亮出家伙,察沃的神色虽然有些惊讶,但没有丝毫的慌乱。

  看到姜芃一伙人全副武装,他认定姜芃是用了扎昆一行人的麻醉弹制服了古斯塔夫。

  “姜芃,你想来一次火拼吗?”察沃轻轻拉下身边黑衣人持枪的胳膊,缓缓站到了人群的前面,看着姜芃一方黑黝黝的枪口们,他笑的很淡然。

  “我赌你们不敢开枪。”

  察沃的笑容充满了自信,他的话音落下,原本还有些吵闹的姜芃等人立马安静了下来。

  姜芃虽然没举枪,但他知道察沃说的没错,他们这些人,用枪吓吓人还行,说真敢开枪的,没有人。

  “大伙放下枪吧。”姜芃举起手,安抚着众人的情绪。

  “察沃,我也不想跟你废话了,古斯塔夫你可以带走,我也不想再跟你有任何的纠缠。你原本让我送到欧洲的就是这条鳄鱼吧,只要我跟着扎昆出海,不论是扎昆,还是意大利的海关,都有一百种方法让我完蛋,你想的真是周到啊。”

  察沃丝毫没有谎言被戳穿时的不好意思,他挥挥手,诚恳地说道:“姜芃,我是真的很看好你,如果你愿意为我做事,我之前开的条件,依然有效。

  不仅如此,抛开这次的合作费,我还会给你一大笔额外的奖金,作为你抓住古斯塔夫的奖励,这些钱,足够你在多猜市中心买下一套别墅。”

  可让察沃没想到的是,姜芃没有丝毫的犹豫,挥挥手,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谢谢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你我的合作,就此作废。”

  看着慢慢放下枪的姜芃等人,察沃也挥挥手示意手下们放下枪。

  “哦?这可真是太可惜了,如果你能跟我合作,我相信你一定可以跟我打造出一个称霸泰国甚至称霸世界的商业帝国,可惜啊。”察沃一脸的惋惜之色,显然是在替姜芃做的决定而惋惜。

  “称霸世界的走私帝国吗?察沃,你不会真的以为靠走私你可以畅通整个世界吧!”姜芃一个不注意,江忆桐摘下了头上的兜帽,走了出来,满脸的愤然之色。

  “这位是?”察沃一脸的迷茫,看着江忆桐,随即恍然道:“哦,我记得你,你是报社的记者,我记得叫江忆桐,我看过你的资料。”

  “忆桐,你干嘛,退下,这里没你的事。”姜芃满脸的焦急,拉着江忆桐想把她拉回身后,可是江忆桐挣脱开了姜芃的手,完全没有后退的打算。

  “察沃,这些年,你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多少野生动物直接或间接地死在了你的手上,12年的数百根非洲象牙,14年的十六根白犀牛角,15年的3张东北虎皮,17年的50只藏羚羊,这些罪行你应该还记得吧,这仅仅是我知道的,我不知道的动物走私,你还做了多少?”

  随着江忆桐的诉说,察沃的脸色慢慢变得冷酷起来,他看着江忆桐,微微皱眉道。

  “你了解的很清楚嘛,江记者,看来你这些年下了很多功夫啊。”

  姜芃还想说什么,可通过江忆桐微微颤抖的身体,他能感觉到江忆桐激动的心情,这么多年追查的走私案真凶就在眼前,也难免江忆桐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察沃,你知不知道,因为你的关系,有多少濒危野生动物几乎灭绝,有多少护林人死在偷猎者的枪下。”

  听到江忆桐的话,察沃似乎听到了一个笑话一样,笑了起来。

  “小姑娘,这话说的就不对了吧,这些人的死跟我有什么关系,又不是我开枪打死他们的。同理,那些动物也不是我杀掉的。”

  “你还要不要脸,察沃,没有你出的钱,就没有这些偷猎人,没有偷猎人,就没有被杀害的野生动物,也就没有护林人的牺牲。”江忆桐控诉道。

  “我懒得跟你争辩,没有我还有其他人会出钱,就算我不做,还有其他人会做,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市场,你懂不懂啊?”察沃拿出一张白色的手帕,轻轻擦了擦额头的汗珠,随口说道。

  “你……”江忆桐被察沃的话气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姜芃也趁机把江忆桐拉倒了身后。

  “姜芃,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古斯塔夫我就带走了,钱事后我会转给你的。”察沃也不想理会江忆桐了,目光看向姜芃,缓缓说道。

  “察沃,古斯塔夫你休想带走,你忘了江忆桐的职业吗?一名记者,录音设备肯定会随身携带的。

  你刚才说的话我们已经录音了,你就等着坐牢吧,告诉你,警察就在赶来的路上,你完蛋了,察沃。”姜芃冷笑一声,从怀里摸出一根录音笔,一边说,一边放起刚才的录音。

  “呵呵。”察沃的脸上很明显的出现了慌乱之色,不过他很快就镇定了下来。

  “姜芃,你是想要更多的钱吗?可以,没问题,你想要多少都可以给你,你开个价吧。”

  “对不起,这件事,你给再多的钱都解决不了,你刚才说就算你不做,还有其他人会做,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市场,队不敌?”姜芃淡然地说道。

  察沃顿时笑了,但没回答姜芃的话,满脸的鄙夷。

  “我告诉你,就是这种借口让你们这些操控市场的人毫无愧疚之心,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你不做,他不做,没有了市场,哪来的偷猎?”

  姜芃正面反驳了察沃的歪理。

  “废什么话?你以为这样就可以怎么样了吗?告诉你,我也不是第一次碰见录音的人,我的法务部会让你知道什么叫能力,姜芃,今天我就要带着古斯塔夫走,我看谁能拦我!”

  察沃满脸的狰狞,他手下的黑衣人们一部分举起手枪,另一部分开始拖拽起绿色大网,想把古斯塔夫带走。

  “我倒要看看你们谁敢开枪。”察沃站在黑衣人的身后,冷笑着说道。

  一部分黑衣人已经撬开了铁钉,开始准备带走古斯塔夫。

  “住手,你们在干嘛,古斯塔夫可没被麻醉!”姜芃话音还未落。

  异变突起,古斯塔夫一尾巴扫倒了四五个黑衣人,随即身子疯狂地扭动起来。

  “糟了!”姜芃惊呼一声,转头道:“先回到屋子里。”说完,拉着江忆桐和潘达,躲进了后厨。

  古斯塔夫是在后院入口的位置被擒住的,因为和察沃对峙的关系,姜芃等人站在院子里面,察沃等人站在靠外的位置,跟古斯塔夫处于同一个位置。

  因为没有浇水控制体温的关系,加上束缚住古斯塔夫的大网铁钉被撬开,重获自由,饥肠辘辘的古斯塔夫顿时暴走了起来。

  姜芃一伙人可不是第一次见到古斯塔夫暴走了,躲避起来那是轻车熟路,不到十秒钟,所有人都躲进了小屋子,同时反锁大门。

  察沃一伙人就不同了,古斯塔夫一尾巴扫倒了后面的黑衣人,被包在中间的察沃顿时空了出来。

  只听见“撕拉”一声,绿色的大网瞬间被扯开,古斯塔夫一个翻身,就挣开了绿网的束缚。

  因为之前察沃松开了古斯塔夫嘴套的绳子,所以仅仅一个翻身,古斯塔夫的嘴套就掉落下来,它一口就咬在了最近的察沃的腿上。

  “啊!”还没反应过来的察沃只感觉右腿传来一阵剧痛,紧接着就看到古斯塔夫嘴巴死死地咬着自己的小腿。

  “救我,开枪,快开枪。”察沃的身体倒在地上传来一阵哀嚎,雪白的西服瞬间不满了泥水,变得肮脏不堪。

  “嘭嘭嘭。”密密麻麻的子弹打在古斯塔夫坚硬的后背上,带起阵阵火光,但没有一颗子弹起效。

  “笨蛋,麻醉枪,麻醉枪。”察沃疼的冷汗直流,尖叫起来。

  手下们这才反应过来,距离察沃最近的那名手下掏出了一把白色的麻醉枪,对准了古斯塔夫。

  可古斯塔夫似乎是被刚才的子弹打疼了,尾巴疯狂地扫动着,身子也不断变换着位置。

  那人才开了一枪,就被古斯塔夫的尾巴扫倒,手里的麻醉枪也掉落在地。

  可惜的是,这一枪并没有打中古斯塔夫。

  因为之前被姜芃偷袭的缘故,古斯塔夫变得有些谨慎,虽然看不见,但他能感受到周围有很多气息。

  加上之前被子弹齐射,虽然没受伤,但依然感受到了疼痛。

  古斯塔夫松开嘴,暂时吐出了察沃,察沃的腿上顿时出现了两道深可见骨的伤势。

  幸好古斯塔夫折腾了一天没什么力气,要不是察沃的腿肯定就被直接咬掉了。
sitemap